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74章 术法无正邪,正邪在人心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什么叫这世上还真有这玩意啊?这玩意一直存在的好不好,只是你们接触不到罢了。我相信,董事长夫人肯定知道。你以为你从一穷二白能走到这一步,真的全部是你自己的努力啊?我敢用人头保证,董事长夫人应该没少背后帮了你忙。”莫小川鄙夷地看了郑立一眼,说道。

    “你是说,虹忆她会下蛊?!不,不会的,她那么善良,连过年杀鸡都不敢杀,她怎么会学那种恶心的玩意。”郑立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一副打死我也不认同的样子。

    “你还别不相信,从你刚才的描述来看,你以为你的那两个工友发生的事情,真是巧合?还是你像其他人一样,认为董事长夫是不祥之人?你可别告诉我,你从来都没怀疑过董事长夫人。只是你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而且你那两个工友也是命该如此,一般身怀异术的人是不能随意伤害普通人的,但如果是自保,那就无所谓了。所以你那两个工友对董事长夫人居心不良,才导致自己身死,也怪不得谁。”

    “这些本不该对你说的。但是如今我若插手芷荷的事情,这件事你早晚都会知道。而且,这可能还关系着你和董事长夫人之后的生活。如果董事长夫人是身怀蛊术的人,那你也会知道这些,但是绝对不能外传,明白吧。别给自己招惹祸灾。”

    莫小川说完,郑立沉默了,莫小川说的对,自从两名工友发生那种事情之后,他也怀疑过苗虹忆,但他绝对没有从异术这一方面上想,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像神话小说或电影、电视里的异术。他当时只怀疑苗虹忆命硬,不祥,所以想过与和她亲蜜的人都被她给克死了。而如今,莫小川这样一说,他想了想与苗虹忆十几年来生活的一些细节,还是有些能够印证莫小川的话的。

    譬如,苗虹忆从不吃牛肉,而且也不许郑立他们在家吃牛肉,郑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有,每年的正月,她都会出门几天,独来独往,从不让郑立接送。每逢初一、十五她就把自己关在修建的佛堂里,说是吃斋念佛,为郑立父女求平安。这一切之前郑立总觉得奇怪的地方,在这一刻颇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原来和自己同床共枕了十几年的妻子竟然有可能会蛊术。这又如何让他不惊。虽然在电视和书上的故事中,他知道蛊是怎么回事,那可是让人闻之色变的邪恶的东西。更何况莫小川说他的女儿不是得病而是中了蛊术。想想他心里就压抑的难受。

    “是不是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毕竟普通人对蛊这东西并不了解,而且在一起影视和书刊中,为了增加神秘感,往往会凭自己的主观臆测的猜想添加一些神秘元素。而‘蛊’子,从字面上来看,就是虫皿,也就是放满虫子的盆子,这给人想想就头皮发麻的景象自然不能有好的包装了。所以大多都会把蛊放在邪恶的一面。这有失偏颇。”

    “所谓术法无正邪,正邪在人心。读书的并不一定都是品性高洁的大儒,他们也有祸国殃民的奸臣,难道书有错吗?厨师用刀切菜,江洋大盗用刀杀人,刀有错吗?所以会蛊术的人不一定都是穷凶极恶的人。”

    是啊,郑立心,一下子亮堂起来了。他坚信苗虹忆人是善良的,这跟她会什么东西没有关系。他只知道,苗虹忆是他最爱的妻子就可以了。

    “小川,谢谢你。”郑立诚心道谢。

    “董事长客气了。”莫小川笑嘻嘻地点了点头。

    “虽然时间很短,但我们一起也经历了这些事情,以后,芷荷的病还要拜托于你。对了,还有你说我的病对你来说难度不大,看来以后,我们父女两人就要卖给你了。你也别叫我董事长了,我托大,你叫我一声郑叔叔怎么样?”郑立看着莫小川,心中不胜唏嘘。

    要不是自己今天想念虹忆,要不是郑氏集团目前举步维艰,他也不会心血来潮,经常来郑氏生物科技办公楼顶楼渲泻一下情感的话,也不会碰到莫小川。如果不是自己见到莫小川之后,就鬼使神差地把莫小川留下来讲了自己的故事,也不会和莫小川拉的关系拉近。如果这个时候,郑芷荷没有来找自己,也不会发生莫小川看出郑芷荷病情的原因。更不会发生以后的事,最终,自己会死掉,自己的女儿受不了自己死亡的打击而变成嗜血杀戮地怪物。

    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之后,郑立相信,莫小川就是老天爷送给他们父女的贵人。他真的很感谢老天爷把莫小川带到了他们父女身边。

    如果莫小川知道郑立这样的想法后,肯定心里会大不爽,我是自己把自己送上来的,关老天爷什么事。

    “随你吧,反正我也不吃亏。”莫小川现在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了,如果之前郑氏集团的董事长让自己叫他叔叔,估计,莫小川高兴的都不一定会走路了。而如今,有了肖建军这个大哥,肖家谪子,再加上他自己本身就是修真者,所以身份对他来说,已是浮云。

    哎,不对啊,这要是我叫他叔叔,那以后肖大哥见了他的面怎么个叫法。

    得了,头疼的事情,让他们去处理吧。现在还是抓紧时间恢复真气为准。

    “芷荷,你醒了,你没事了吧?傻孩子,你可吓死爸爸了。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要不爸爸就是死了也不瞑目。”郑立从莫小川闭目恢复真气后,就一直守在郑芷荷身边,时不时的帮她捋一下头发,一片幸福,满目慈爱。

    这时,郑芷荷眼睛突然间睁了开来,双眼中已没有了黑白眼珠,有的只是血红色混沌一片。诡异的心寒,嗜血的狂暴,生人勿近的冷漠,迷茫无助的心酸,让人看了,痛的揪心,蓝瘦香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