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73章 没有阴阳泪,难得鬼蛛消。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刚刚吐了口鲜血的苗溥宗,知道自己的鬼蛛蛊被人给封禁住了。

    这时,刚才上场的中年人跑上前来,一把扶住苗溥宗,情真意切地关心道:“董事长,您没事吧?您别急,我马上给您叫急救车。”

    “不用叫急救车,我没事。”苗溥宗在中年人的扶持下站直了身子,强装着笑脸对下面的人说道:“不好意思,本想和大家一醉方休,等夜里再和大家一起去痛快地放纵一下。可惜,苗某人身体欠恙,不能久陪了。苗某人先告退一步。”

    苗溥宗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转身急匆匆地朝预定的房间走去。在他刚刚回到房间,关上房门,突然脸色一怔,随即盘腿坐在地上,脸带笑容,没想到,自己的鬼蛛蛊被封禁却招来这么大的怨念,看来自己这次说不定会因祸得福。修为又可以上升一个台阶了。天级仿佛是唾手可得了。

    哼,别让我知道是谁在和我作对,真的以为我的鬼蛛蛊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

    没有阴阳泪,难得鬼蛛消。这是写在鬼蛛蛊最后面的一句话。

    阴阳泪是什么,没有人知道。至少在苗溥宗的族中无人知道。所以,苗溥宗才会铤而走险来炼制鬼蛛蛊。因为鬼蛛不死,他便不灭。但是想要鬼蛛死,修为起码也要高他几个层次。他如今是地级后期。想要把鬼蛛彻底消灭的话,天级后期都无能为力,至少要先天初期才行。他可不相信,那种蝼蚁一般的人物能认识先天修为的传奇人物。

    然而他不知道的就是,如果鬼蛛蛊壮大到他不能压制的时候,那么就是鬼蛛反噬主人的时候,那时候,苗溥宗便不是苗溥宗了。

    鬼蛛吸收天地怨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主人修炼。苗溥宗盘腿坐在地上,感受着体内不停增长的内力,苗溥宗喜形于色。

    贱人,没想到吧,没有你的处子元阴,我同样可以突破,只要我达到天级,我的修为就可以出现一个井喷式的增长,天级后期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那时,再采取了你女儿的红丸,我就有望提升先天。贱人,我一定会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女儿在我胯下婉转承欢,一定要让你看着我突破先天境界,一定要让你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族中将会以我为尊。我会将你们母女调教成母狗,在我的面前摇尾乞怜。

    天级,我来了,苗溥宗心中怒吼。

    “郑芷荷还不快快醒来!”莫小川气沉丹田,凝聚起恢复不多的真气,运起《清心悟惮道德真言》冲郑芷荷就是一声暴喝。

    郑芷荷在莫小川的暴喝声中,大脑恢复了片刻清醒,看着被抓在自己手里的郑立,吓的郑芷荷赶快把郑立放到地上,手足无措。眼泪竦竦地滑落下来。

    片刻功夫,郑芷荷好像又陷入了异变当中,情绪开始暴躁,眼睛开始开红,獠牙一伸一缩充满了贪婪。

    莫小川急忙一个闪身扑了上去,把郑芷荷重重压在地上。右手空出来迅速掐了个法诀,口中念道:“天地无极,阴阳互生,轮回百转,反复清明,神来,魂安,百邪封禁。去。”

    “嗷---”郑芷荷发出一声非人类的凄厉长嚎,浑身一阵颤抖,身上的黑气急剧消散,然后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昏过去的郑芷荷不知道,在她的脑海里,有个黑色的犹如肿瘤的淡墨色球体,兀自还挣扎不已,这时,一道黑白交织的光箭重重地击中了淡墨色的球体。随着黑白交织的光箭融入淡黑色球体。淡黑色的球体开始膨胀,缩小,膨胀,缩小,每变化一次,黑色便消弥几分,如是几次,淡黑色球体已变成一层薄薄的雾,而黑白交织的光箭也消耗殆尽。

    而莫小川也用尽全身力气,从郑芷荷的身上滚了下来。然后张大着嘴,大口大口地喘气。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真气,就这么一下子又泡汤了。唉,就不能安安稳稳地让人恢复一下么,要知道,救人可是很累的。

    天级的门槛,终于触摸到了。这屏障看来并不如他人说的那般难以冲破,天级,天级。苗溥宗心里无声地呐喊着。

    突然,心神一阵动荡,全身内力如脱缰的野马,再不受控制,而是暴乱起来。冲破了经脉,冲破了穴道,苗溥宗全身犹如血红色的雨洒一般,朝着客房里喷洒着薄薄的血雾。

    人也再一次悄无声息地软卧在客房软绵的地毯上。

    到底是谁,一次一次地与我作对,一次一次地破坏我的好事,谁,谁啊!!苗溥宗怒火滔天。

    郑立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首先看到的是莫小川。看到莫小川一脸苍白,大张着嘴喘气的模样,不禁问道:“小川,我们都死了吗?不知道芷荷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唉---”

    “你就这么渴望死吗?我可还有大好的年华可以去挥霍呢?所以,我可舍不得死。”莫小川白了郑立一眼,虚弱地说道。

    “我们没死?!”郑立有点诧异。“那芷荷呢?她那个样子跑出去可不是好现象。”

    “她除了身体虚弱一点,精神头不怎么好之外,其他都没什么问题。”莫小川偏了偏身子,让郑立能看得到郑芷荷。

    “你确定芷荷她真的没事吗?”郑立见郑芷荷身子已经回到了原来的样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不免担心地问道。

    “嗯哼。相信她只是累了,睡一会就好了。”莫小川笑着说道。

    “还好。还好。”郑立抬头看了看太阳。

    莫小川同抬头看着头上的太阳,他没发现这会太阳有什么好。或许,郑立说的不是太阳吧。

    “小子,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医治芷荷?”郑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转过头来看着莫小川的眼睛问道。

    “要是说你的病,我倒是有十足的把握。但是芷荷的情况并不是病,而是被人为的下了蛊。”

    “蛊?!你确定,这世上真有这玩意?”郑立差点没有跳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