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71章 点子背的狠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这许多年来,只有郑芷荷自己知道,病情发作时,究竟要承受多大的痛苦,那不光是身体上,还有精神上的折磨。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有时候,郑芷荷也劝慰自己,放弃吧。

    就那样放纵下去,自己不但能得到快乐,还能为所欲为,随心所欲,到那时,这天地间的万物都可以成为自己的食物。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可是,想想自己的父亲,自己母亲已经离开他了。而自己又被怪病折磨。虽然这几年父亲在她的面前,一直都是一副宽心大度的模样。但郑芷荷心里知道,她父亲到底有多苦。这个坚强的汉子,不知道曾经背着人哭了多少次。这些郑芷荷都知道,只不过她从来都不说,她要维护郑立做为男人的尊严。

    所以她舍不得放弃,也不甘放弃,这其中,郑立是她心里唯一的支撑下去的信念。

    现在,刚刚发病的时候,她心时清楚的很。或许这次她就再也清醒不过来了。变身的的痛楚远远压制不了她对父亲的眷恋。而她本心的善良,使她又不忍对莫小川下手。所以最终她还是选择了自残,以避免对莫小川和郑立的伤害。

    每次她发病的时候,没有一个小时是过不去了。而这次,莫小川只是在她身上点了点,她的病居然奇迹般地缓解了下来,而且很快恢复了正常。这让她对莫小川治好她的病有了莫大的信心。

    郑立看着莫小川的眼睛,同样充满了渴望。自郑芷荷得病以来,他从不知道,郑芷荷发病原来是如此的可怕。他不知道郑芷荷到底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大难。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郑芷荷犯病,总是会把他支出去,然后,一个人把自己紧紧锁在房间里。原是怕伤害到他,怕他看了她犯病的样子会心疼。

    这个傻女儿,有什么是老爸不能和你一起承受的呢?郑立心中暗暗痛惜。这个时候,他也看出了女儿身上,肯定得的不是一般的病。倒像是农村老家常说起的妖物附身。

    “小川,如果你能冶好芷荷的病,还请你伸手帮一下她,你也看到了,芷荷是个好女孩,一切痛苦不应该由她来背负。如果你能治好芷荷,我愿意将郑氏集团拱手相让。虽然郑氏集团处境堪危,但我会在有限的生命时间里,做你的马前卒,为你博上一博。”说着,郑立便直挺挺地跪在了莫小川面前。

    “董事长,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芷荷,快把董事长扶起来。”莫小川因为刚才施展周天星斗锁魔阵,已经耗尽了全身真气,如果此刻不是郑芷荷抓住他的话,他早已躺死狗一般地倒在地上了。

    “爸。”郑芷荷哽咽着,跑过去要扶郑立起来。

    郑芷荷突然离去,使莫小川失却了支撑,所以莫小川踉踉跄跄后退了两步,然后顺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屁股和地面的亲蜜接触,使得莫小川嘴角都咧开了。

    “芷荷,你有用劝爸爸了。好不容易,你的病终于看到了希望,爸怎能再看着你受那种罪。所以我一定会求得小川出手。”郑立的眼神中透露着坚定。

    郑芷荷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过身来,同样要朝莫小川跪下来。

    莫小川见此情况,心下一急。身子往地上一躺,打了几个滚就到了郑芷荷面前。此时,郑芷荷下跪的双腿刚好跪到了莫小川的身上,其中右腿,好巧不巧地跪到了莫小川的小弟弟上。

    “嚎---”莫小川一声哀嚎,吓的郑芷荷赶紧起身。莫小川才得以蜷缩着身子,双手捂着裆部,在地上打着滚。这下,莫小川着实尝到了一把蛋疼的滋味。

    “小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郑芷荷也吓的乱了手脚,心中暗暗责怪自己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同时,右手伸出去,给莫小川去揉被她跪疼的地方。

    莫小川哀嚎的声音“嘎”地一下停了下来,瞪大了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直楞楞地看着急得没了主意的郑芷荷。捂住裆部的手也不知不觉间松开了。因为此刻轻揉裆部的工作已经换了新的主人。力气不大,只是隐隐约约间有些感应。莫小川觉得这次蛋疼的目标转移了,因为他自己觉得头脑有点充血。他害怕一直这样下去,自己的头脑会不会炸开。

    郑芷荷正急的不知所措,却看到莫小川正直楞楞地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没有了,也不再哀嚎了。就那么看着自己,脸色涨红,鼻孔间还好像有一丝血迹慢慢地渗出来。

    难道,自己那一跪有那么厉害,都把莫小川跪出了内出血。可是,自己明明跪的是他的那什么好吗?为什么会内出血呢?

    不过,莫小川看向自己的表情好怪。难道,他发现什么了,他看到自己脸了。郑芷荷心中一惊,连忙用另一只手去摸了下自己的脸。还好,围在脸上的东西还在。

    郑芷荷想着,感觉自己给莫小川揉的地方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挺。郑芷荷想也没想地就抓在手里,捏了捏。

    “嘘---”莫小川小弟弟被郑芷荷这样一抓,又紧紧纂在手中,差点了一泻如注。莫小川心中狂念《清心悟惮道德真言》才强行压下了心中的那份躁动。只不过鼻血已经渗出来了。

    这会糗大了,莫小川暗自想。

    这时,郑芷荷好像也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自己右手中抓住的东西,脸色一变,小嘴张开,一声尖叫,把莫小川的小弟弟一把打开,身子逃离莫小川身边起码有三米远。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脸颊滚烫滚烫的。突然又想起刚才,自己的手摸了莫小川的丑东西,然后又赶忙把那只右手拿开。但拿开右手又没了遮眼睛的东西,又马上把眼睛先遮上了。

    我们的莫小川可就可怜了。蛋疼还没有裉尽。而如今又加上了个鸡疼。看来今天自己与这日子犯冲,点子背的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