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60章 九天玄狐变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哈哈,你们鬼山双雄有钱又能如何,还不是像奴才一样被使唤,还不是像狗一样被利用。一旦没了利用价值,谁还把你们鬼山双雄当人看。也只有你们,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偏生要去做狗。”银狐放声笑骂道。

    “看来是我们兄弟给你的时间太多了。你还真以为我们兄弟奈何不了你吗?老二,我们用手里剑远程攻击他,别管他追那一个人,另一人都全力进攻,我们不求能短时间内杀他,只要耗尽他的内力就可以。没有内力压制,我看他如何抵制得了毒药的侵蚀。”鬼山大雄阴恻恻地说道。

    “好,今天我们就把银狐当狗一样遛一遛。银狐,想不到吧,你也会有如此憋屈的一天。”鬼山二雄看向银狐的目光带着无尽恨意,想必应该是在银狐手下吃过不小的亏。

    银狐听了鬼山大雄的话后,脸色本能一变,他最怕的就是出现这种局面。虽然他的秘法足以让他击杀鬼山双雄中的任何一人,但如果两人一心想逃的话,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击杀,更何况还有另外一人在一边对他进行攻击呢?

    先下手为强,无论如何都要击杀他们中的一个。银狐心中想道。

    鬼山二雄声音刚落下,银狐便大喝道:“秘术,九天玄狐变。”人已像鬼山二雄疾射而去。

    银狐施展秘术之后,只见他身后升起一团朦胧的白光,像是月色的皎洁,清冷孤傲,覆地如霜。在朦胧的白光当中,隐约可见一只白色的狐狸,两只前爪合抱胸前,双目微闭,对月朝拜。身后九根狐尾,无风自舞,气势惊天。在银狐冲向二雄的时候,白狐双眼睁开,一道白色光华如匹练般朝鬼山二雄席卷而去。

    鬼山二雄被这白狐目光锁定,身子竟然再难动分毫,好似是他所处的那片空间被一种伟力禁锢了一般。一时间,鬼山二雄心中慌乱不已,全身内力更是急速运转,额头汗水更是像下起了小到中雨一般,哗哗流个不停。他已是用尽全身力气来挣脱神秘的束缚了。但根本就无济于事。

    “老大,救我。”鬼山二雄的声音有些凄厉,有些面对死亡的恐惧。

    “老二别怕,我来了。”鬼山大雄呼声之中,双手已然射出犹如四点星光的手里剑。其中两枚手里剑直射银狐后脑神府和玉枕。攻银狐之所必救,除非银狐想和鬼山二雄同归于尽。另外两枚手里剑直射银狐脑后朦胧白光内的白狐虚影,想要干涉白狐虚影对鬼山二雄的威压锁定。

    感受到身后劲风呼啸疾射而来的手里剑,银狐本能想要闪避,但一想如果自己闪避的话,脑后九天玄狐虚影对鬼山二雄的锁定势比会减弱,那么,就给了鬼山二雄逃脱的机会,自己更会陷入被对的局面。于是,一咬牙,对身后的手里剑不闻不问,反而势若奔雷的一掌,带着无可匹敌的意志,狠狠地攻向鬼山二雄。

    “银狐,你这个疯子。”鬼山大雄怒骂一声,两手接连不断挥出,一道道手里剑瞬间封死了银狐所有闪避的空间,直朝银狐的周身大穴射去。

    “不。”鬼山二雄不甘地看着银狐足可开碑碎石的一掌,在自己的瞳孔中不断放大,不由绝望地大声叫喊起来。

    这时,鬼山大雄最先射出的两枚手里剑,准确地击中了九天玄狐虚影的两只眼睛,九天玄狐锁定鬼山二雄的两道光华被斩断,整个九天玄狐虚影都晃动起来。九天玄狐虚影每晃动一下,便会变淡几分,等九天玄狐虚影稳定下来的时候,已经变的如薄雾般飘渺。

    这一刻,鬼山二雄也爆发了全部的潜力,在千均一发之际,避开了银狐迅若奔雷的一掌。但银狐那一掌所带的掌风,依然将鬼山二雄右肩膀击打的血肉横飞。

    银狐心中暗道可惜,若不是自己身中剧毒,那么秘术九天玄狐变又是岂能如此轻易被击溃。自己已经没有足够的内力和心神去维持九天玄狐变了。难道自己真的要命丧此地了吗?

    在远处观战的莫小川,在听到鬼山大雄对鬼山二雄说,用手里剑远程对付银狐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想起自己在看一篇东倭国的漫画时,里面讲的一些士者专用的暗器,岂不就是这种造形,被东倭国称之为手里剑的东西么?

    东倭国,莫小川眼中寒光闪烁。

    “银狐不愧是银狐,秘法也果然惊天,可惜了,你现在的秘法不能够完美施展,哈哈---今天看你会怎么死。杀死银狐,想必我们兄弟的名号会更响亮一些了吧。”刚刚逃离了必死之劫的鬼山二雄,终于压下了心头的恐慌,仿佛全然忘记了刚才面临死亡时的嘴脸,又沉浸入了自己的yy之中。

    “记吃不记打的东西。”银狐冷笑着撇了鬼山二雄一眼。

    “你马上就会为你说的每一句话付出代价。既然我们兄弟已经找到了对付你的办法。自然不会介意你口舌上的发泄。或许这些就是你最后的遗言了,放心,我们会帮你保留着的。”对于银狐的嘲讽,鬼山二雄不以为意。

    谁会和一个将死的人多计较呢?

    “老二,迟恐生变,速战速决吧。注意不要把他弄死了,还要留他一口气问出东西的下落。”鬼山大雄说着,手上又扣上了几枚手里剑,蓄势待发。

    “好,今天就让银狐在我们手下像狗一样的摇尾乞怜吧。”鬼山二雄说着,双手连点,一枚枚手里剑像被机枪催发的子弹一样,带着劲风射向银狐。

    银狐闪身躲避着,一边向鬼山二雄欺近。鬼山二雄一看银狐又盯上了他,为了避免重蹈覆辄,便施展身法远离银狐。这时,鬼山大雄便开始向银狐投射手里剑。一旦银狐瞄上鬼山大雄,便由鬼山二雄投射手里剑牵制银狐。

    如此下来,银狐便疲于奔命,对鬼山双雄束手无策。时间一久,本就身中剧毒的银狐身体状况也越来越虚弱,而且,九天玄狐变的时间也快要到了。落败被擒不过是早晚的事。

    鬼山双雄见此情况,自然不停地用言语来羞辱银狐,以此来激怒银狐,使银狐气怒攻心,更加剧毒素对银狐身体的侵蚀。

    突然,银狐脚下一个踉跄,身后的九天玄狐虚影便彻底消散。

    就是此时,鬼山双雄两眼一亮,从银狐身前身后各射出五枚手里剑,钉向银狐的双手和双腿关节,而最后一枚则是射向银狐的丹田。

    眼看手里剑就要击中银狐,银狐已无力躲避,心中一片黯然。

    突然手里剑却改变了方向,消失在三人视线当中。银狐知道自己被救了,暂时安全。顿时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鬼山双雄则两目一凝,心中骇然。能凭空使两人的手里剑消失,而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的,至少是天级修为。

    用古武界人的说法是,天级以下,还停留在凡人阶段,而天级以上则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天级和天级以下,当真是天差地别。

    一入天级深似海,地动山摇鬼神惊。这不是说着玩的。

    天级修为,以鬼山双雄地级初期的实力,人家吹口气都能让自己两兄弟重伤。不知道是那位隐匿江湖的前辈路过此地,不知此人脾性如何,是友是敌尚还分不清楚,这如何不让鬼山双雄心中忐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