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53章 三哥有请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庄晓娴独自走了没有多远,便停下来等着莫小川。这时,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自然,反而有些小女子的娇羞和忸陧。毕竟刚才人那么多,开点玩笑了无伤大雅,心中的紧张被冲淡不少。

    而如今,这里只留下她和莫小川两人,今晚,她们要同住一个屋檐下,仅隔着一堵墙。如此想着,庄晓娴心“砰砰”地跳的越来越快,血压也有升高的趋势。

    “走吧,今天是我们同居的第一晚,要不要再去弄个烛光晚餐回去庆祝一下。”莫小川促狭地看着庄晓娴,坏笑着问道。

    “好啊,我们确实需要一个浪漫而又温馨的氛围。”庄晓娴伸手挽住莫小川的胳膊,温柔地说道。

    “呃---”莫小川语塞了。摸着鼻子苦闷地说道:“你怎么就不配合一下呢?”

    “人家已经很配合了啊。你看,有语言,有动作,有表情。这配合,堪称天衣无缝啊。”庄晓娴觉得有点委屈。

    “呵呵,是我不对,是我的演技不到位。”莫小川连连陪笑道。

    “这还差不多,既然知道自己的不足以后要多加改正。所谓知耻而后勇也。”庄晓娴看着莫小川有着一种孺子可教的欣慰。

    就这样,两人说笑着向家里走去。

    突然一辆面包车,开着刺目的灯光,疯一般地朝着两人撞了过来。

    庄晓娴吓的惊叫起来,莫小川的把拉过她,把她护在身后,全身真元涌动,力贯双腿。两眼冷光迸射,杀机顿现。

    刚才,庄晓娴因惊吓而苍白的脸色,无助绝望的眼神已深深刺痛了他的心,这一刻他顾不得惊世骇俗了。如果面包车真的冲过来的话,他敢保证一定会把它踢到外太空去。

    就当面包车快要撞到莫小川身上时,突然来了个急转弯。“哧---”一连串的车胎摩擦路面的声音,面包车已稳稳停在了莫小川前面不到一米的地方。

    这时,车门打开,一个光头大汉狞笑着走了下来,上下打量着莫小川:“呵呵,好小子,不错,有胆,竟然没有被吓尿裤子。”

    光头大汉一开口就是满嘴的酒气。

    莫小川冷冷地看着他。

    “小子,别拿这种眼神看我,你这种眼神让我有揍人的冲动。快闪一边去,让我看看你身后的漂亮小妹有没有吓尿裤子。老子可是和人打了赌的,看看那漂这小妹的尿是不是骚的。哈哈---”那光头大汉说完放声淫/-7邪地笑道。

    可惜,还没等他笑声落地,猛然感觉自己腹部好似被什么东西大力撞击一般,紧接着他自己上身前倾,头已贴近了他的膝盖,他整个人好似被折叠在一起一样,“呼”地一下从开着门里飞进面包车里去了。把面包车都砸的左右来回摇晃。

    光头大汉飞进车里后,就那样折叠着被卡在前后座位之间,大嘴一张,哇哇地吐了一堆的脏物。看来,他今晚的饭菜是白吃了。接着便是阵阵剧烈的疼痛在他腹部翻腾起来。光头大汉疼的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在车上还有五名男子,个个呆若木鸡一般地看着卡在座位中间的光头大汉,疼的撕心裂肺地叫喊。竟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玛的,咳咳---揍他,给老子---咳--狠狠地揍他。咳---”光头大汉强忍着疼痛,用杀人的目光看着莫小川,冲他的同伴叫道。

    这时,反应过的五个男子,随手从座位下面拿出钢管,片刀等,嗷嗷叫着从车上一冲出来,照着莫小川身上劈砸过去。

    一帮子跳梁小丑而已,如果不是他们侮辱了庄晓娴,莫小川也没想与他们一般见识。但是他们却碰触到了莫小川的逆鳞,虽然莫小川现在不能给庄晓娴任何承诺,但在他内心深处,却是已把庄晓娴看作了他自己的女人。他的女人又怎么能受别人的凌辱。

    眼看着,钢管和片刀就要劈到莫小川身上了,五个男人眼神中闪现着疯狂和渴望。他们都是在刀口上讨生活的人,鲜血无疑是激起他们兽性的最好祭品,他们也需要这种充满着成就的快意感觉。仿佛这才是证明他们存在的唯一方式。至于别人是不是痛苦,不是他们考虑东西。或许在他们看来,别人越是痛苦,他们越是快乐吧。

    他们看到了,刀刃已经碰到莫小川的衣服了,五个男人眼神不禁又明亮了几分,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莫小川,他们要看到莫小川在被片刀砍进肉里那一刻时,脸上所露出的痛苦表情。这是他们最期待的。

    然而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这个时候,他们所看到的莫小川,还是平静地站在那里,面含煞气,好像那钢管和片刀不是砍砸在他的身上一样。那看向他们的眼神冷冷的没有半分情感,像是野兽,不错,像是处在极度危险中的野兽一般。莫小川的冷静,出乎五个男人的意外。这时,他们突然有了一种错觉,好似,他们是猎物,而莫小川才是狩猎的人。

    这时,一个男人看到了莫小川背后庄晓娴,为什么,这女孩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露出惊慌失措、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吗?为什么她反而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谁能告诉我,难道这对男女,脑袋都缺根筋吗?

    不管了,这男人心一横,手上力道又加大几分,他已经感觉得手中片刀的阻力了,下一刻,应该就是血花飞溅了,像那唯美的烟火一般。

    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因为他只感觉腹部一阵绞痛,整个人便两眼一黑,接着,他便感觉不到了这个世界的存在。

    五个男人,以莫小川为中心,呈放射状,全都仰躺在地上,手中的片刀和钢管也已不知去向。五个男人都不能动弹,但从他们不时抽搐的脸上的肌肉来看,和随着面部肌肉抽搐从嘴角里溢出的鲜血来看,他们此刻正在承受着难以名状的痛苦。

    还在车里哼哼唧唧低声叫着的光头大汉看着眼前的一幕,早已忘了疼痛,看着莫小咱,一副傻傻的样子。

    突然,两道流光冲他疾射过来。

    “妈呀。”光头大汉,想站起身来躲避,没曾想一头撞在了车顶上,撞的他一阵晕眩。而腹部的疼痛也不适合他做如剧烈的动作,他这一折腾,反而又加重了腹部的伤势。光头大汉双手抱着肚子又顺势坐了下来,还是那般卡在座位之间。

    这时,两道流光也疾射而至,只听的“噌,噌”两声,一道流光擦着他的脖子飞了出去,插在了另一侧的车厢上,但流光所带起的刃风还是划破了他的脖子,鲜血一下子就从细线一般的伤口中渗了出来。

    另一道流光直直地插进了他紧并着的双腿之间,堪堪划破了他的裤子,刀刃已是紧挨着他的小弟弟了,他的小弟弟已经感觉到了从刀刃上传出来的冷冷的寒意。或许,他这会,小弟弟稍微硬挺一点点,都会不可避免地受到伤害。

    他真的怕了,多少次喋血街头,他都没有怕过,他经常说,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根本没有怕这个字的存在。然则今天,生平第一次,他找到了怕了感觉。至于怕到什么程度,他说不上来,但他屁股下面那摊温热腥骚的液体更好地诠释了这一切。

    “说,为什么找上我?”这时,莫小川冷冷地声音,传了过来。

    声音冷得光头大汉浑身打了个寒颤,人也清醒过来。他知道,现在还不是他怕的时候,这煞星还没走呢?他现在可不认为,这名叫做莫小川的青年是一个善茬。他们这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上了,不这那是铁板啊,这简直就是铜墙铁壁啊。

    “我在问你话?”莫小川又一次问道,语气中已有些不耐烦。

    “对,对,对,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光头大汉吓的语无伦次。但他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动作,要知道,自己的小弟弟现在面对的可是一把特制的片刀刀刃啊。

    “今天的这一切,应该不是巧合吧?”莫小川淡淡地问道。

    “是,是,今天是我们三哥有请。”光头大汉连忙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