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49章 等会,你脸上有蚊子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庄晓娴还没有跑出几步,便听得莫小川在后面低沉的声音:“晓娴,给我点时间,让我适应一下。”

    庄晓娴身子一顿,停了下来。

    莫小川走上前去,把庄晓娴一把抱在怀里,轻轻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用力把庄晓娴像自己怀里拥去。

    “小川,我是不是很坏,明知道我不该走进你的世界,但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踏了进来。你说,我该如何面对小溪。小溪说以后让我照顾你,但我却想把你抢到我的怀里。”庄晓娴埋首在莫小川的怀里,哽咽着诉说着。

    在听到庄晓娴提到冯小溪时,莫小川心里一阵的急躁,不由愠怒地喊道:“不要再提她了。从此,在我的世界里再没有这个名字。”

    庄晓娴吃惊地看着莫小川,他不知道莫小川怎么了,以前,冯小溪就是他的生命,就是他的全部。他对冯小溪的好,让庄晓娴羡慕嫉妒,但唯独没有恨。她的内心告诉她,莫小川喜欢的,就是她喜欢的。莫小川的唯一,就是她的唯一。庄晓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见到莫小川时,会沦陷地这么快,而又陷地这么深。

    每次面对莫小川的时候,她都有一种奇特地感觉,好似,她的存在就是为了等待莫小川的到来,这是一种冥冥中的感觉,好像是宿命的安排。

    还记得她第一次见莫小川的时候,就觉得在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了亲切的感觉,于是她开始接近莫小川,于是她和莫小川很快就熟稔到宛如一对亲蜜的恋人一般。那时,庄蓝娴就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她知道自己的心不会欺骗自己。

    但当她听莫小川讲到她的女朋友时,不知怎么的她感觉到心真的好痛,好像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一般。本来,她应该用尽一切手段把莫小川抢到手里的,但不知怎么的,她的心告诉她,莫小川喜欢的,就是她所喜欢的。所以,从那以后,她就和莫小川做最好的兄弟,她说莫小川是她的铁哥们,莫小川也是如此。唯独没人的时候,庄晓娴才会独自品尝这一份苦涩。

    这次冯小溪暑假来陪莫小川,庄晓娴和冯小溪却成了好朋友,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在冯小溪临走的时候,很是郑重地把莫小川交给了庄晓娴,拜托庄晓娴要帮她照顾莫小川。那时候,庄晓娴有的只是欣喜。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她对莫小川的心思,冰雪聪明的冯小溪又如何看不出来。冯小溪知道,把莫小川交给庄晓娴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就在前几日,庄晓娴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莫小川丢掉了最心爱的东西,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在寻找的路上,寒酸而又悲凉,凄惨而又无助,这时候,她的心告诉她,莫小川以后的路需要她。所以她发疯似地向着已经走远的莫小川追去,然而,就在她离莫小川的背影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间,从天而降一只巨大的手掌,把她抓住,摄向了一个不知名的空间。她哭喊着莫小川的名字,使了劲地挣扎,但一切都是徒劳,只到她哭的声嘶力竭,从梦境中醒来。

    莫小川有了一丝的变化,别人可能感觉不到,但庄晓娴却了解莫小川的任何一个细节。她知道这个时候的莫小川需要她陪着,但她的心里还是安慰着自己,这只是她帮冯小溪在照顾莫小川。

    然而今天,她却在为她的冲动后悔,她觉得她辜负了冯小溪的托付。然而在她提到冯小溪的时候,莫小川的态度让她愕然。这不是莫小川应该有的正常反应。莫小川失常了,在她提到冯小溪时候。

    庄晓娴看着莫小川痛苦到狰狞的样子,知趣地没再说话,她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她说什么都是无力的,唯独这个男人自己走出来。

    “她找到了她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们之间所有的联系都掐断了。”莫小川像是受了伤的野兽,孤零零地落寞地背影。

    庄晓娴流泪了。

    一路无话,莫小川看着庄晓娴回到租住房内。便向回走。

    “明天早上,我想吃一笼蒸饺。”莫小川转身,三楼一套房子的灯光照着伊人的影子。没有说话,转过身来断续走自己的路。

    那伊人缓缓拉上了窗帘,背靠着墙壁,默默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她的心已跟着他走了。

    她懂他,他同样懂她。

    莫小川回到租住房内,没有修炼,而是倒头就睡。

    一觉醒来,天已是微亮。莫小川起床洗刷完毕。走进厨房,取出一些面粉,开始和面。

    昨晚庄晓说要吃蒸饺,她说的可不是早餐店里卖的蒸饺,而是莫小川自己做的。可能是因为家庭原因,特别是到农忙的时候,父母亲根本就顾不上莫小川兄妹四人,经常吃了这顿,下顿还不知道在哪里飘着呢。不得已,为了自己和弟弟妹妹不饿肚子,莫小川便开始学着做饭。莫小川清楚地记的,当父母深夜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莫小川做好的饭菜,脸上那份惊喜、欣慰和酸楚。

    那年莫小川七岁。

    无论第一次做的饭如何,但看到父母和弟弟妹妹大口大口地吃着,加上父母的夸奖,这让当时的莫小川很有成就感。从此,做饭成了莫小川的兴趣。莫小川的外公是远近闻名的厨师,手上有不少各种菜系的菜谱。于是莫小川就缠着外公教他做菜,等莫小川自己识字了,更是把外公所有关于做菜的书籍扫荡了个遍。于是,十几年下来,莫小川的厨艺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还是冯小溪来的时候,庄晓娴来玩,莫小川留庄晓娴在家吃饭。自从吃了莫小川做的饭后,庄晓娴的胃是彻底被征服了,特别那天做的一盘蒸饺,差不多让庄晓娴一个人吃完了。当时庄晓娴开玩笑说要和冯小溪分享莫小川。冯小溪自然笑嘻嘻地要当两个人的红娘。

    从那开始,庄晓娴就变着法的让莫小川给她做东西吃。事后,还埋怨莫小川不懂的女人减肥的痛苦。

    想到冯小溪,莫小川一脸黯然。

    莫小川现在是本初初期,虽然还没有生出灵识,但感知却是比一般人强大很多。在如此强大的感知下,和面这种小玩意自然不在话下。很快,面就和好了。和好的面团,光滑紧密,像是乳白的玉石。隔好远都能闻到一股淡淡地面香味。

    搓条,擀皮,莫小川手脚麻利地做完这一切。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小碟饺子馅。开始包饺子。经鸿蒙紫气改造过的身体,骨骼连接更加合理,肌肉也松弛有度,肌腱也紧凑密实。这使得莫小川的身体更加协调。相同的动作,比以前做的更加到位快捷。所以莫小川包饺子时,更具有艺术性。双手翻飞,十指轻挤,然后随手一抛,包好的饺子就整整齐齐在摆在了案板上。很快一笼蒸饺包好了,上屉,醒了大概十分钟,锅里的水也开了,然后把饺子蒸上。设定好时间。

    莫小川把一部分蒸饺用保温盒装好,然后又拿了一盒纯奶出来。用袋子装好。算是把庄晓娴的早餐收拾妥当了。剩下的蒸饺自然全进了莫小川的肚子。

    郑氏生物科技公司门口,庄晓娴用手机在看娱乐新闻。偶尔抬头看一下不断进出的人流。

    “咦,晓娴还没进去啊?早餐吃了没?喏,我在肯德基买的套餐,皮蛋瘦肉粥和三茹春卷,你先吃着。”何明华正准备进入公司大门,突然看到站在旁边的庄晓娴,双眼不由一亮,快步走到庄晓娴面前,递上了提在手中的早餐。

    “哦,何线长啊。对不起,我吃过了。还有,以后请叫我庄线长或者庄晓娴。”庄晓娴抬头见是何明华,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随后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手机上。

    对于何明华,庄晓娴是说不出来的厌恶。

    何明华是苏城本地人,大本学历,进入公司时间也不算短了。才堪堪熬了个线长。他本人又偏偏很自负,总认为自己什么都比别人好,好像全公司的人都不如他。庄晓娴和莫小川一样只不过高中毕业,而两人又全部在很短的时间内提升为线长。这让何明华有点受不了,在他认为完全不如自己的两个人却和自己站在了同一位置,这让他感觉到很是耻辱。私底下也没少编排了庄晓娴和莫小川的是非。因为庄晓娴人长得漂亮,何明华又一心想把庄晓娴揽进自己的怀里。但庄晓娴却和莫小川走的很近,对他总是很冷淡。何明华认为一切都是莫小川的错,所以对莫小川的攻击更犀利一些。对于庄晓娴虽然也颇有微词,但毕竟庄晓娴是他心仪的目标,所以对庄晓娴他还是留有余地的。

    星期五何明华虽然没来上班,但还是接到了莫小川和庄晓娴开房的小道消息。这消息让他暴跳如雷,差点直接跑到公司来质问庄晓娴。

    就在刚才,何明华看到庄晓娴的时候,就差点没有冲上前去抓住庄晓娴逼问出奸夫是谁?但转而一想,算了,这女子又怎么能配的上自己,哄到手里玩玩罢了。

    没想到最后,热脸却贴了个冷屁-股。这让他的胸腔有点缺氧。何明华正想要继续纠缠下去。却见庄晓娴抬头看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这笑容一时让何明华痴了。难道她终于肯接受自己了么。正想把手中的早餐再次递给庄晓娴。却发现庄晓娴越过她朝后面走去。

    何明华转过头来看时,脸顿时青了。

    “小川,你怎么才来啊,人家都快饿死了。”庄晓娴迎着莫小川走过去,顺手接过莫小川手里的纸袋,两只胳膊很自然地挽住了莫小川。

    “喂,大姐,我已经很快了好不?你摸摸,饺子还是热乎的。你说你要吃饺子,害的我少睡一个小时。”莫小川白了庄晓娴一眼。

    “好啦,好啦,错怪你了行不?要不给你个小奖励。”庄晓娴附在莫小川耳边说道。

    庄晓娴清新的气息缭绕在莫小川的耳朵眼里,使得莫小川心跳急速增加,血压在这一瞬间都上升到三百八了。

    “喂,庄晓娴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刚刚失恋的人,现在正处于感情空白期,心灵是极度虚弱。你可别引火烧身啊!小心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把你给吃了。”莫小川板着脸恐吓道。

    庄晓娴根本就理他那一套,反而伸出粉红色的丁香小舌,轻轻在莫小川的耳垂上了一下,然后松开挽着莫小川的手,娇声笑道:“那你来吃我看看啊。”说完,脸色如桃花般红艳艳的娇笑着跑进了公司。

    只把莫小川恨得在后面捶胸顿足,咬牙切齿。

    何明华两眼冒火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的醋意一下子飞到了九天之上。“莫小川!”何明华怒声喝道。

    “呃,这位是?哦,吴什么?哦,不,何,对,何线长。不好意思,昨晚没有睡好,所以眼到现在还迷糊着呢?没看清是你。怎么?有事?”莫小川好像想了好久,才一拍眉头,恍然大悟道。

    何明华这一下让莫小川气的牙根直痒痒。“莫小川,我警告你,以后离晓娴远一点。”

    “你,说我,离晓娴远一点?!”莫小川诧异地看着何明华。

    “不错,人要有自知之明。”何明华高傲地扬了扬下巴。

    “何线长,等会,你脸上有蚊子。”突然莫小川惊呼道。然后很快地伸出手去。

    只听“啪”的一声,莫小川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了何明华的脸上。然后若无其事地拍了拍手,自言自语地道:“这小东西,何线长那么高贵的身份,他的血也是你们能吸的。自找死路。”

    周围的人听了哄堂大笑。何明华顶着有些虚肿印着五个手指印地脸,目眦尽裂。右手食指指着莫小川,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行了,蚊子被我打死了,何线长不用感谢我。为你这种身份高贵的人办事,是我的荣幸。呵呵,这时间差不多了,走了,上班。”莫小川大度地冲何明华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公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