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48章 你,想要吗?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哦,大哥还有什么事情要说?”莫小川疑惑地看着肖建军问道。

    “是这样的,这套房子是大哥在唯亭工作的时候买下的。自从大哥调离之后,这套房子也闲置下来。我们兄弟还真是有缘,这次休假期间,也不知道怎么的,心血来潮突然想来唯镇看一看,走一走,住上一晚,这才有幸与小川你相遇并结识。虽然大哥从不相信命运这回事,不过这次还真的认为就是命运的神奇。”

    “小川来苏城时间不长,想必还是在租房住,所以大哥想把这套房子送给你,也算是你在苏城的一个家。”肖建军说道。

    “这不行。大哥,这太贵重了。”莫小川听了想也不想地连连摇头拒绝。

    对于莫小川说,肖建军的做法让他识料未及。而且买房安家,对一个华夏人来讲,绝对是一辈子的大事。至少肖小川从来都没奢想过会在苏城买房子,毕竟苏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房价动辄就是一万五起步,一套不起眼的房子下来,少说也得百万左右。而肖建军这套房子更是上下两层。上层一个主卧,两间副卧,主卧和副卧都自带卫生间。一个书房。下面还有三间客房,厨房,餐厅,客厅,卫生间,如此算算下来,这套房子差不多有将近三百七十多个平方,按唯镇近年来的每平方二万房价来算,也要七百多万,再加上装修杂七杂八的,至少也要千万冒头。更不要说以后还有着很大的升值潜力了。

    千万冒头,这该是多大一笔钱啊?不知道一间房子装得下装不下?以自己的工资水准来看,想要赚够这样一套房子钱,这辈子看来是没指望了。莫小川心中暗自感慨。

    其实,莫小川还是以旧眼光在看待自己,以他现在的能力来看,别说千万,就是亿万也不过分分钟的事情。随随便便一篇功法就能够换大半上地球了,亿万又算什么事?

    “这有什么贵重的。一套房子而已。难道你觉得,大哥和你嫂子两条命是能用钱来衡量的?难道你给大哥的功法是假的?”肖建军有些激动,好像是今天你要是不收下这房子,我就跟你急。

    “大哥,这不一样。”莫小川摸了摸鼻子。

    毕竟他所付出的都是隐性的价值,而肖建军给他的却都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的着的好处。这如果是他要接受的话,会觉得心中有愧。

    “这有什么不一样的,你待大哥以诚,难道就不能让大哥待你以义。再说我当时拿这套房子的时候也没有花钱。”肖建军一脸的委屈,看向莫小川的眼光好像在说,你看不起我。

    没有花钱?!千万冒头的房子,拿到手竟然没有花钱?莫小川看向肖建军的眼光凌厉起来。

    “小川,你可别误会啊。凤凰城是我二哥肖建国华天集团承建的,当时我正好在唯亭任职,所以二哥便给我留了一套。你大哥可不是那种人,肖家也不屑做那种人。”肖建军见莫小川神情变幻,以他多年的人生阅历,自然知道莫小川现在心里的想法,于是连忙解释道。

    听了肖建军的解释,莫小川的目光才缓和下来。

    最终还是肖建军以大哥的身份,强行把事情拍板定了下来。莫小川这才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无奈地接受了。后面关于房子过户等等一系列事情都不用莫小川操心了,肖建军一手操办就可以。而且还是超级快的那种。

    事情商量妥当,莫小川决定明天再搬家。肖建军说找几个人过来帮忙,被莫小川推辞了。他也没什么东西,只是几件换洗的衣服而已。再说,肖建军房子里什么都有,他也不用添置什么?

    肖建军和王洁一直把莫小川和庄晓娴两人送到凤凰城大门口,才转身返回,因为他们还要赶回市区去。

    出来之后,庄晓娴给孙兰她们几个打了个电话,发现她们都已经准备休息了,知道这几个妮子神经粗大,她也就放心了。

    连莫小川都没有想到,这一天下来,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不记得是在一本书上还是在电影里,见过这样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尼玛,这责任来的也太快了吧。而且一来就接二连三的。

    “想什么呢?新苏城人。”庄晓娴看莫小川沉默不语,不由的问道。

    这时,莫小川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右胳膊正被夹在两团柔软之间,一走一动间,挤压摩擦,那种滋味妙不可言,最后,莫小川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无耻地硬了。为什么,自己对美色的抵抗力越来越弱了呢?难道修炼了鸿蒙始元诀就变得只有原始的了么?

    庄晓娴发现了莫小川走路的异样,眼神偷偷一瞟,看到莫小川单裤下支起的帐篷,顿时知道了症结所在。俏脸不由一红,抱住莫小川胳膊的小手不由一转,在莫小川腰间软肉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转。

    “唏---”疼的莫小川长长地吸了一口冷气,当然这大部分是莫小川装出来了。美女施虐,总得配合一点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坏蛋,不准你乱想。”庄晓娴低声在莫小川耳边命令道。

    莫小川看着庄晓娴红若蜜桃的脸颊,娇羞似媚的眼神,感受缭绕在耳边带着馨香的处子气息。莫小川狂念《清心悟惮道德真言》这才避免了下面爆体而亡的危险。妖精,真是妖精啊。

    “坏蛋。”庄晓娴低声说道。

    “嗯,晓娴,你以前叫我小川的。”莫小川纠正道。

    “但我现在想叫你坏蛋。”庄晓娴双手抱着莫小川的胳膊,头依偎在肖小川的肩膀上,小鸟依人一般,这突然让她有了幸福的感觉。这时,她想起了一位名叫舒婷的女诗人写的《神女峰》这首诗:

    在向你挥舞的各色花帕中

    是谁的手突然收回

    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人们四散而去,谁

    还站在船尾

    衣群漫飞,如翻涌不息的云

    江涛

    高一声

    低一声

    美丽的梦流下美丽的忧伤

    人间天上,代代相传

    但是,心

    真能变成石头吗

    为眺望远天的杳鹤

    错过无数次春江月明

    沿着江岸

    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煽动新的背叛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是啊,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庄晓娴嘴里喃喃道。这一刻,她有了把自己交给莫小川的冲动,把自己清清白白,完完全全地交给莫小川。那怕幸福就这么一晚,在她看来,已经足够了。

    “坏蛋。”想着,庄晓娴脸若火烫,艳若桃花,头紧紧抵着莫小川的胳膊,抱着莫小川胳膊的两手力气仿佛又大了几分。有紧张,有期待,有彷徨,有坚定,总之,复杂异常。

    “嗯。”莫小川轻轻应着,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另一种印象。那时候的冯小溪就喜欢这样抱着自己的胳膊,头枕在自己肩膀上,笑的那么娇艳,那么美。

    “你,想要吗?”沉默良久,庄晓娴终于还是问了出来。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出口之后,好像用尽了庄晓娴的全身所有的力气,她就这么软绵绵地挂在莫小川的身上。

    “呃,要什么?”莫小川一愣,停下脚步,一脸好奇地看着庄晓娴。

    庄晓娴看了莫小川一眼,很快便低下了头。这个坏蛋,一定是故意的,庄晓娴心中愤恨。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一下子泄了个精光。

    “没,没什么?”庄晓娴慌乱地应道。然后舍弃了紧抱着的莫小川的胳膊,惶惶然向前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