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42章 这个人,我不能救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请问梁医生,你到达现场多长时间了?”王洁话风一转,冲梁任堂问道。

    “大概有十几分钟了吧。”梁任堂不知道王洁为什么突然问起他这句话来,于是不确定地回答道。

    “那你又救治了多少伤员呢?”王洁接着问道。

    “呃---”这次梁任堂额头的汗珠直接就噼哩叭啦地朝地上砸了。

    “那你身为急救科主任,也是这次急救的组织者和实施人,请你告诉我,现在所有的伤员中有多少重伤?多少轻伤?多少可能危及生命?多少可能事后致残?”王洁的声音越来越严厉,越来越咄咄逼人。

    王洁每问一句,梁任堂的脸色就难看一分,等王洁问完,梁任堂的脸上已完全看不到血色,留下的就只有苍白,和一种大病初愈时的虚弱,失意时的颓废。

    “怎么,说不上来?”王洁寒声道。

    “王局长,我错了,我不该和这位小兄弟争执。我道歉,我马上向这位小兄弟道歉。”梁任堂连连向王洁鞠躬道。

    这时,不光是王洁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就连华新海看向梁任堂的目光都有些不善,都这个时候,梁任堂不但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竟然还想耍小聪明。知道王洁与莫小川关系不简单,转而想以给莫小川道歉来博得王洁的原谅。

    “看来,你不适合做一名医生。”王洁冷然道。

    梁任堂听了王洁这句话,浑身一颤,仿佛全身力气被抽空了一般,差点没有瘫坐在地上。

    “快,快,他快不行了,医生,医生哪里去了?”这时,一阵噪杂的声音传来。

    几人连忙朝叫喊的方向看去。发现工程车司机这个时候已经被从车里救了出来。只见他胸部凹陷,口中鲜血不要命地向外喷吐着。看样子就知道伤势很重,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小川,我们快过去看看。”王洁暂时把梁任堂的事情放在一边,冲莫小川急声说道。说完便朝向工程车司机快步赶了过去。

    王洁跑了几步,发现身手敏捷的莫小川竟然还没有跟上来,不由回过头看了一眼,却看到莫小川压根就没有要动的意思。心中急切,以为莫小川因为梁任堂的事情使性子。于是也停下脚步,对莫小川说道:“小川,这件事情,姐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但现在人命关天。救人要紧。”

    王洁知道,这个时候,莫小川是这个工程车司机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姐,如果别人能救得活的,算是他的造化。但,对不起,这个人,我不能救。”莫小川迟疑了一下,然后坚定地说道。

    听了莫小川的话,王洁怔住了。对不起,这个人,我不能救。为什么呢?这个时候,王洁突然觉得莫小川好陌生。也深深地看了莫小川一眼,转身朝被救出来的工程车司机走去。

    庄晓娴也被莫小川说的懵圈了。“小川,这个人你为什么不能救?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条命啊!”

    莫小川轻轻闭上了双眼,极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起伏,嘴里喃喃道:“是啊,那是一条活生生的命。可是,你们只看到了他这一条活生生的命。”

    庄晓娴也看出了莫小川内心的挣扎,但他却不懂莫小川说的这句话的意思。

    那工程车司机最终还是没有被抢救过来。这一切都在莫小川的意料当中。莫小川知道,不要说在这缺少器材的现场了,就算是这工程车司机能坚持到医院,他也是必死无疑。因为他的伤势太重了。肋骨骨折,脏器破裂,有一截断掉的肋骨直接剌入了心脏,所以,那工程车司机动不得,一动却是加速了他的死亡。王洁想的不错,莫小川是唯一能使工程车司机活下去的希望。然而莫小川却选择了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

    因为,莫小川有他自己的坚持。当救之人,他不遗余力。不当救之人,他铁石心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生死随心。然天地公理,又暗藏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却是靠自己去争取。天作孽,犹可违,自做孽,不可活。有些事情无公平可言,既然如此,何不化身天道,代天行罚。

    莫小川的心再次坚定起来,不是我负伯仁,而是伯仁不义在先。

    终于,一场车祸的急救工作进入了尾声。这场车祸造成了两个人的死亡。其中之一,就是这场车祸的始作俑者,工程车司机。共有六十七人因不同伤势被送往医院。如此也注定了这一夜,有许多个家庭无眠。

    如果不是莫小川的话,相信悲剧还会漫延。

    事后,梁任堂前来找莫小川,希望莫小川能网开一面,给他一次机会。任凭他如何苦苦哀求,莫小川根本无动于衷。在莫小川看来,是人都会犯错,犯错就应该受到处罚。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是莫小川心胸狭窄,而是梁任堂的所作所为已经不适合他如今的工作了。

    之前,肖建军因为要进行现场调度,同时也要关注事态的发展,所以,并没有和莫小川他们在一起。事车祸的事情处理完后,这一路段交通恢复正常,肖建军先一步回去把车开了过来。他要把莫小川和庄晓娴送回唯镇,还要和王洁一起回来,针对这次车祸的事情还有一个专项会议要开。

    莫小川本不想麻烦肖建军,但肖建军的性子也是执拗,最终为了不拖延时间,莫小川还是上了肖建军的车。

    车内,肖建军没有说话,应该说,他本就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王洁也没有说话,庄晓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王洁,脸上虽不能说是阴沉,却也是没有任何表情。

    车里的气氛压抑的让人狂躁、心悸。

    莫小川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他们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对待问题的立场自然也是不一样的。或许,他治好王洁后,算是了了王洁夫妇援助庄晓娴的这场因果吧。

    “小川和晓娴你们两个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让人不忍直视的场面吧?”肖建军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于是开口打破了这份诡异的沉寂。

    “不错,确实是让人不忍直视。”莫小川有些感叹。

    “也幸好有你在,要不,局面会更糟糕。还好,因为小川你的帮助,孩子大多都脱离了危险。真的非常感谢你。”肖建军真诚地说道。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个吗?”莫小川轻轻一笑道。

    “也是。”莫小川能这样说,肖建军自然是心中欢喜。

    “可惜,有的人是不用死的。最终却还是死了。”王洁幽幽地开了口,语气中带着不满和怨念。

    莫小川毫不为意,头轻轻枕在座椅后背上,微眯着双眼,波澜不惊。但他的心已从王洁哪里感觉到了一丝疏远。

    庄晓娴却也是冰雪聪明,她自然听出了王洁话中的那股怨气,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还是不着痕迹的和王洁稍稍离开了一点距离。她认为,莫小川之所以不救那工程车司机,肯定是有着他的理由,再说,救与不救是莫小川个人的权力,没有任何人能把自己的意志强行加注于别人身上。尤其是莫小川。

    肖建军转业前是特种部队的队长,转业后又做了十几二十年的警察。对于细节的把握还是很到位的,这个时候,他也意识到,王洁和莫小川之间因为什么事情有了隔阂,这并不是好现象。如果这样发展下去,最后的结局也就是,他们和莫小川亲蜜的兄弟之情,转化为平淡的点头之交罢了。

    但,他又不知道问题的根结在哪里,一时也不好插口。车里的气氛又变的微妙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