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36章 重大车祸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出了石路派出所,莫小川因为还要给王洁治疗,所以他还要一套银针及一些中药。肖建军直接把莫小川带到一家百年老字号中医馆,济生堂。

    济生堂果然不负盛名,这个时候看病的患者还有很多在排队等候。莫小川一眼看去,大多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偶尔有些中年人。年轻人则是只有一个,而且是唯一一个。

    如今,中医市场不景气是众所周知的。再加上人们生活节奏加快,生活压力加大,所以人们生病最先去看的就是见效快的西医。而被称之为慢郎中的中医则被置之一旁。除非得了很复杂、很奇怪的病症,西医一时也束手无策,人们才会在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下找中医治疗。

    而且,这治疗成本上,西医要远比中医花费大,从利益获取角度来说,现在学医的年轻会偏向于西医。正是因为这样,现在人学习中医的热情逐渐冷淡下来。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恶性循环,中医就彻底落寞了。真的不敢相信再经过若干年,还会不会有中医这种名号。这种情况,是所有国人的无奈。

    中医想要崛起,需要一个不短的历程,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引导者,需要一帮对中医有着虔诚信仰的追随者。

    或许,我应该对中医做些什么?毕竟中医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医学,历经了几千年的考验,它的价值又岂是区区一纸论就能体现出来的。

    对于济生堂那唯一的年轻人,莫小川不禁多看了他一眼,毕竟现在像他们这样年纪,略有些西化或的年轻人,对中医更是不屑一顾。所以这年轻人比较引人注目。这年轻人精神萎糜,脸色腊黄,体内气息散乱,气血亏空严重。看样子命不久矣。

    很快,莫小川在那年轻人身上好像发现了什么,脸色阴沉下来,双眼冰冷,浓郁的杀机一下子笼罩了整个济生堂。原来有些躁热的空气,瞬间便如同被寒冬冻结一般。让人打过一连串的寒战。

    “奇怪了,这会我怎么觉得冷了。好像是初冬的样子。”

    “谁说不是呢?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也不是冷空气南下的时候啊。”

    “是不是空调打的太低了,小姐,请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好吗?”

    一时间,济生堂里面,等待就诊的患者议论纷纷。

    唯有肖建军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莫小川突然会迸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意。

    “小川,你怎么了?”肖建军走到莫小川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问道。并顺着莫小川的眼神看去。“咦,怎么是他?”肖建军低声说道。

    莫小川吸了一口气,把那缕杀意收了回来,沉声问肖建军:”大哥认识此人。“

    ”不错,这位是江南省省长钟海天唯一的儿子,钟凯。为人乖巧,待人大方,所以在江南省年轻人的圈子中,声望不小。不过,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总觉得此人太假,过于阴沉。每次看到他,都会让人产生不舒服的感觉。不知为何,他怎么会来济生堂。“肖建军发现莫小川产生杀意的对象竟然是钟凯,心下疑惑,按道理说,莫小川应该没有见过钟凯才对,而且他们两个也不应该有交际。但这第一次见面,为什么莫小川对钟凯产生如此大的敌意。既然莫小川有敌意的人,肖建军自然不会傻到说自己和他有很深的关系。事实上,肖建军对钟凯确实也没多大好感。

    ”原来他还有这么大来头,难怪?对了,这钟海天人怎么样?“莫小川问道。

    ”钟海天为人正直无私,不浮夸,不搞面子工程,也不会因为政绩弄的民不聊生。是难得的能为人民办实事的官员。无论是在百姓心中,还是在我们这些同僚心中,威望都很高。“肖建军如实说道。

    ”哦。“莫小川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转身朝柜台走去。

    ”小川,毕竟我们也是相识,家中老人也都交好,招呼我还是要过去打一个的。“肖建军看着莫小川离开,连忙说道。

    ”平时的交往无所谓,但有一点还请大哥知道,与此人离的太近没有好处。“莫小川转过身来,认真地对肖建军说道。

    ”我知道。我会把握好距离的。“肖建军见莫小川说的认真,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但他知道莫小川不会害他,所以庄重地回答道。

    肖建军去和钟凯打招呼,莫小川去柜台买银针和药。王洁和庄晓娴则没有下车。

    江海街驶往唯镇的方向,肖建军平稳地开着车子,莫小川坐在副驾驶上,庄晓娴在后座和王洁说着认识莫小川以来发生的一些趣事。莫小川也听的偶尔勾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咦,前面堵车了。“肖建军看着前面庞大的车流,眉头一皱,说道。

    王洁闻言,抬头朝前面看去:”虽然这个时间正是车流最多的时候,但也不该堵的这么严重啊。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吧。“王洁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莫小川听罢,心中一动,精神念力便朝前方漫延过去。

    江海街和南山路十字路口交叉处,一辆车身印有天方旅游的大客车侧身倒在地上,车身中间位置,有一个大的凹陷,车里面哭声一片,听上去大多都是孩子。车身下面还有些斑斑血迹,有些地方,血迹还在缓缓地扩大,像一汪小小的血色水洼。

    在大客车不远处,同样倒着一辆水泥工程车,工程车的车头已经严得变形,车上的水泥罐还兀自不停地转着。一辆被压在下面的小轿车,在水泥罐的转动下,因摩擦发出”哧哧啦啦“的刺人耳膜的声音。小轿车前端驾驶部位已被全部压扁,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一名中年人被挤压成了一团,血水从他的嘴巴,鼻子,耳朵,眼睛里汩汩地向外冒着。身上早已没了生命气息。在副驾驶室位置,车门已经被撞开,一名女子上半身窜出车外,双腿被挤压在座椅之间,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

    在工程车的周围,有几辆车受到不同程度的撞击,刮擦。凌乱地散落在工程车旁边。不过车里面的人除了受到些惊吓和一些皮外伤,并没有受到其他严重的伤害。

    在现场已经有几名交警在维持现场秩序,布置警戒线,同时还有解救客车里的孩子。

    莫小川延伸过去的精神力感受到这一切,心中越来越沉重,生命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脆弱,让他对生命的敬畏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就在这时,车内响起了两道手机铃声,一下子打破了沉寂的宁静。

    肖建军浑身一激灵,连忙掏出手机,匆匆看了一眼号码,脸上的凝重多了几分:”我是肖建军。好,我知道了。我们就在事故现场不远,马上就赶到。“

    另一个电话,是王洁的,电话里的内容大致和肖建军电话里的内容相似,唯一不同的,王洁这个卫生局长要协调急救工作。

    肖建军挂断电话后,对莫小川说道:”江海街和南山路交叉路口发生重大车祸,一辆水泥工程车因为抢红灯撞上了一辆客车,客车里是南山小学周末出去户外活动的学生,另外有部分等红灯的私家车也受到波及。许多人受伤,有可能危及到生命。情况危急。小川,这次需要你多多帮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