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34章 真是蠢蛋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呵呵,难的段局说的那么大义凛然,但是我听着怎么就这么不顺耳呢?我突然想起来,段局这些话,要是放在会议上来讲,反响会更好一些。在这里说这些,场合有些不对。”钱彪龙进的门来,对着办公室扫视了一圈,也不知道是怎么的,钱彪龙貌似自动忽略了肖建军夫妇,对他们两位竟然视而不见。所以在他眼里,除了段慧明之外,其他人不足为惧。而他的眼光在莫小川和庄晓娴的身上稍多停留了一些时间。

    “呵呵,想必,这两位就是所谓的受害者吧。说吧,年轻人,你准备要多少钱才能把这件事揭过去呢?或者是说我满足你一个要求?”钱彪龙居高临下,志高气昂地对着莫小川说道,说话间,唾沫星子飞溅。

    莫小川眉头紧皱,眼睛里满是厌恶。伸手在面前连扇了几下,好似在驱赶苍蝇一般,等空中不再有蒙蒙细寸飞溅的时候,才抬头冲段慧明疑惑地问道:“段局长,这个东西是?哦,不对,应该是这个人是?”

    段慧明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赶紧用几声干咳掩饰了过去,戏谑地看了钱彪龙一眼,答道:”这位是金晶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钱彪龙,也就是当事人钱坤的父亲。“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钱彪龙应该是在钱坤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开始了解这件事的经过了。因为他想知道,能够惊动段慧明亲自跑过来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可惜,他的消息太过于片面,至少他不知道,肖建军此刻也在石路派出所,至少他不知道,他的儿子钱坤,已经把这几年所作所为全部都倒了个底朝天。所以这也注定了钱彪龙的悲剧。

    莫小川听了段慧明的介绍,这才转过头来轻轻瞟了钱彪龙一眼,淡淡地说道:“这名字叫的,有够飙的。有道是,子不教父之过,现在我算是见识到了。为什么你会有这么渣滓的儿子了。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儿子能做到这一步,你居功至伟啊。呵呵,说句你不爱听的话,钱,我不多,但够花,我很知足。如果你真的要满足我一个愿望的话,那么如果能让钱坤死,就是我目前最大的愿望了。不知道钱副局长能不能满足的了呢?”

    钱彪龙听了莫小川的话,脸瞬间黑了下来,左手叉腰,右手指着莫小川喝道:”小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哼,你信不信,我动动嘴皮子,保证你走不出这间房子。年轻可以气盛,但是绝对不能无知。知趣一些,对你对我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呵呵,我这人有些时候就是学不会识趣,我只知道拿我应得的。我欠人的,我会加倍还回去。同样,人欠我的我也会加倍收回来。钱副局长,请问你是来办案的呢?还是来做说客的呢?如果是办案的,请你秉公执法。要记住,我们纳税人交税的目的,不是把你养的膘肥体壮,而是让你来给我们办实事的。“莫小川抓住庄晓娴的手轻轻拍打着,眼角看着钱着彪龙,平静地说道。

    对于钱彪龙的威胁,莫小川根本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先不说肖建军还在,就算没有肖建军,莫小川认为凭借自己的本事,区区金晶区公安局还奈何不了他。对于钱彪龙这种人,莫小川想要杀他,方法多的是,而且绝对让人查不到任何蛛丝蚂迹,如此,莫小川又如何惧他。

    钱彪龙让莫小川的一通说教气的面红耳赤,看向莫小川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恨意。他发誓,这年轻居然敢挑衅他的威严,自己一定要让他受尽折磨,你不是很在意你身边的女子吗?你不是很想让老子的儿子死吗?那老子就偏偏不如你愿,老子就偏偏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女人在别人跨下婉转低吟,曲意奉承的贱模样。钱彪龙想着想着,嘴角不禁露出一抹阴邪的笑意。

    ”年轻人,太自不量力了,呵呵,或许很快你就会尝到拿鸡蛋碰石头的脆弱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钱彪龙冷笑着对莫小川说道。然后又看向阮志杰:”阮所长,我觉得这件事情你处理的不够妥当啊,既然这人家要求我们秉公执法,那么关于案件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在审讯室里谈更合适些,如果阮所长觉得自己能力有限,那么这件事情,我可以交给有能力的去办。阮所长你认为呢?“

    阮志杰听了钱彪龙的话,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人道是: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钱彪龙仗着自己与省里那位的关系,已经膨胀的忘乎所以了。孰不知,如果省里那位知道莫小川是实力高深的古武修者,而且还和京城肖家有关系的话,不知道该想着怎么和他撇清关系,又岂会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情。此刻这钱彪龙还如跳梁小丑一般蹦跶,看来都有些可笑。

    ”呵呵,钱副局长,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能力不足,所以我们已经决定移交市局处理了。如果你有合适的有能力的人选,可以推荐给市局,协助市局一起调查。“阮志杰的声音波澜不惊,但仔细听的话,还是能从中听出一些嘲弄的味道。

    ”什么?!“钱彪龙惊叫道。当他看向段慧明时,看到段慧明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但他的嘴角却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难道自己忽略了什么吗?不就是钱坤强行抓了一个外来务工的女子吗?这种小事,用得上市局插手。如果真的是移交市局的话,想想那位的铁血手段,钱彪龙浑身直打冷战。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移交市局。否则,以自己儿子这么多年的所做所为,死上一百次都算是少的了。弄不好,还会牵扯到自己。想到这里,钱彪龙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暗恨自己儿子不争气,在这紧要关头,给自己惹出这种麻烦来。石路派出所,钱彪龙可是垂涎已久了,这其中所隐藏的利益可是巨大的。只可惜之前,石路派出所一直把持在段慧明的人手里。而如今阮志杰马上就要退休了,他终于有机会安插自己的人进来了。可在这节股眼上,他的儿子却犯在了段慧明手里,成了段慧明手里的一张王牌。

    钱彪龙很不甘心,但为了他唯一的儿子,他只能选择妥协。想通了这一切,钱彪龙看向段慧明:”段局,明天开会,我放弃推荐人竟争石路派出所所长。而今天这件事我们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何?“

    段慧明闻言,心中暗骂钱彪龙。尼玛,钱彪龙你一向精明,今天怎么老实犯迷糊,进门竟然连老板都看不到,而且这个时候竟然还来谈石路派出所所长的归属问题。难道你他玛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还是出门的时候吃错药了?这种场合是谈这种问题的时候吗?真是蠢蛋。段慧明此刻恨不得冲上前去,砸开钱彪龙的脑袋看看,是不是今天早上豆浆喝多了,脑子都凝固成豆腐了。

    ”钱局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石路派出所所长的问题,自然是上级组织研究决定的。那能是我们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你是执法人员,自然要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不是用什么砝码去交换罪孽的。而且这件事情牵挂很大,市局已经接手,我们能做的就是积极配合市局调查而已。“段慧明先是小心地看了肖建军一眼,然后板着一张脸对钱彪龙说道。

    钱彪龙深深地看了段慧明一眼,然后又看向阮志杰,至于阮志杰身后的两位副所长,则被他自动忽略了。最后才看向莫小川和庄晓娴。钱彪龙看向莫小川的眼神,突然有了一丝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