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33章 赶趟儿送死啊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不多长时间,就见有一名警员敲响办公室门,阮志杰开门后,那警员把一叠资料交到阮志杰手里便躬身离开。

    阮志杰拿到资料后,并没有先行翻看,毕竟自己的顶头上司还在,而且,还有他们的大老板。但一时又不知道先交给哪个,于是便看了看段慧明。

    段慧明点了点头,从阮志杰手里接过资料,然后又递到了肖建军的手里。

    肖建军沉着脸把资料拿在手里,翻开来看。刚刚看了两页,肖建军本来阴沉着的脸就彻底黑了下来。黑的宛如转世的包公一般。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压抑起来。除了莫小川和王洁之外,其他人的呼吸都变的小心谨慎,连呼吸的大小和频率都刻意控制起来。生怕一不小心点燃了肖建军这蓄势已久的炸药包。给自己找来不痛快。

    终于,肖建军看完了整篇资料。而且,有些地方,肖建军更是反复的看了好几遍。“砰”的一声,肖建军把资料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猛地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右手拇指和食指紧捏着下巴。双眼微红,像是一头发怒的择人而噬的凶兽。

    肖建军的情绪此时很是焦躁,看过钱坤的交待的情况之后,他的心就再也平静不下来。肖建军停下脚步,双手朝衣服上的口袋里摸去。随后,又怔住了,他忘了,他刚刚换过衣服,而且又陪莫小川来的匆忙,口袋里空空如也。对于肖建军这个动作,莫小川自是再明白不过。于是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盒八块钱一包的软包红塔山,从里面抽出一支,递到肖建军手上,然后又帮他把烟点上。

    段慧明和阮志杰等人看到莫小川掏出来的香烟,并给自己的大老板点上一支后,众人心里不免抽搐。谁又能想到,这个被他们猜测身份强悍的小青年,竟然抽的是这种他们都不屑一顾的“高级香烟“,而且他们老板貌似抽得很有滋味。

    肖建军抽了两口烟,又陷入了沉思当中。在刚才警员送过来的资料里,记载了钱坤能记得起来并且招认的所有罪行。谁也没想到只不过是一位小小的区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却犯下如此累累恶行,有些罪行竟然令人发指。

    例如,某年某月,还在就读的初一的钱坤看中了比他高两级的一位学姐。而那学姐是老实本份的人家,一门心思的希望通过学习来改变家庭的命运。根本就不理会钱坤。而且对于钱坤的为人,那学姐也知之甚深,自然不会同意钱坤的交往。越是这样,越是激发了钱坤征服的欲望,于是,明里暗里,玫瑰,惊喜,名牌服装,名牌包包,各大高档消费场所的卡等等,通过各种渠道送到了那学姐手里,但都被那学姐婉拒,实在婉拒不了的,就直接丢了垃圾桶。说真的,这女孩的性子也够倔强和贞烈。后来,钱坤甚至号召跟在他后面的一群不良青年,用扩音喇叭在那学姐教室前大声朗诵钱坤请人代刀的情书。那学姐不堪其扰,找到校长那里。谁曾想,那校长竟劝那学姐从了钱坤。还说什么,只要自己跟了钱坤,那么家人也会得到好处,何苦为难自己,分明是垂手可得的利益,自己还非得苦苦去追寻。

    那学姐悲愤莫名,毅然放弃了学业,离开学校。那学姐的这一举动激怒了钱坤,被钱坤利用社会上的人抓了那学姐,带到一栋废弃的楼房顶层,强行玷辱了那学姐之后,还把她软禁在楼房之内。一连几天,钱坤变着花样地折磨那学姐,最后钱坤玩腻了之后,便交给那帮社会闲散人员发泄,就算是学姐生理期间,也没能幸免。

    后来,钱坤竟然突发奇想,在那学姐生理期后,钱坤便每日让人测那学姐的排卵期。测出那学姐的排卵期后,钱坤让人找来一只藏獒,强行让藏獒和那学姐交合,还美其名曰,为人类的生命发展做研究,看能不能创造出新的物种。钱坤变态的时候,甚至会和藏獒一起和那学姐发生关系。有时候也会让那帮社会闲散人员集体对那学姐施暴,说看谁的运气好,能让那学姐怀上谁的孩子。那学姐不堪凌辱和折磨,在一次防守看的松懈时,纵身从楼房上跳下,结束了自己短暂而又充满了屈辱的一生。

    之后,钱坤并没有放过那学姐的尸体,而是用硫酸在那学姐的脸上腐蚀出”贱人“两字,让人直接把赤果果的尸体送还给那学姐的家人。并当着那学姐家人的面,对学姐的尸体再次进行亵渎。事后,钱彪龙出面将此事压下。学姐上访的家人,被以精神分裂的名义送往精神病院,从此不知所踪。

    又例如,某年某月,刚刚看过电视剧《封神演义》的钱坤,突然对里面的炮烙之刑起了兴趣。然后,他便在一间工厂让人帮他按照电视剧里的炮烙之刑建了一个。并且开始物色合适的人选来给他实验他的炮烙之刑。他的目光就盯上了那些流浪汉,于是,那段时间里,石路一带的流浪汉急剧减少,全都被钱坤用来实验和改进他的炮烙之刑。

    有时候,钱坤也会带一些自己看中而又不听话的女孩子,和他一起去看那些流浪汉被炮烙之刑处死。兴奋的时候,钱坤也会直接拔光了女孩子的衣服,在受刑之人惨叫声中和女孩子面色苍白,神情惊恐尖叫之下,大笑着和她们发生关系。甚至还把女孩子推到近前,让女孩子近距离地感受炮烙的可怕。

    在那间竖立着一根中空铜柱的工厂里,至少收割了十几名流浪汉的生命。也有七名性格坚贞,意志坚强的女孩子被炮掉如房,烙坏阴处。

    至今,钱坤每隔一段时间,还会去那炮烙刑房满足下自己变态的欲望。

    至于其他的罪行,更是数不胜数。

    肖建军狠狠把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这钱坤真是百死难辞其绺。如真判刑,非凌迟不足以解其恨。

    ”将这份资料还有钱坤移交市局,其他的事情市局会接手,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配合市局的同志。全力侦破此案。“肖建军沉声道。随即好似又低声喃喃道:”这钱坤所犯的罪行,无论牵扯到谁,都要彻查。看来,他们安逸太久了。“

    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能听得出,肖建军刻意压抑的怒火。直接动用市局的警力,看来,钱坤这次是彻底完了,甚至还要连累他老子钱彪龙。

    这就应该是大家广为流传的坑爹党吧。

    办公室的人还在沉默,突然,门被从外面大力推开,随即一道不悦的声音传了过来:”段局,您这么做不太好吧,不就是小孩子犯点错吗?教育一下就是了,值得您大老远跑过来,对孩子耍这种手段,你真的觉得好吗?“

    段慧明听到来人的声音,先是一愣,然后心里就是一阵窃喜。钱彪龙啊钱彪龙啊,你这可是赶趟儿送死啊。这可怪不了谁,你那坑爹货的儿子刚刚让老板下令市直接移送市局,你这就眼巴巴地捞人来了。可惜啊,这次说不得把自己也搭进去了。段慧明心里如是想,嘴里却义正严词地说道:”哦,老钱也来了。可惜有句话你说错了,钱坤犯错的大小,不是你我说了算的,我也做不了主,要看司法公正了。如果法律证明钱坤是清白的,那更好。如果法律证明钱坤是罪大恶极,那他又如何能逃脱得了法律的制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