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21章 一、二、三、来了。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呵呵,这位小兄弟,我妻子脾气不好,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还请小兄弟继续向下说,我夫妻两人倒有什么可怜之处?”多年的官场磨练下来,肖建军早已达到喜怒不形于色的最高境界。而且,肖建军还真的好奇,不知道这年轻人还能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莫小川也不在意王洁的态度,而是有些谦意地看着肖建军说道:“我看你面相,你应该是身居要职。且不管你身居何职,但你的社会阅历应该比较丰富。对人和事情的认识上应该会更加客观公正一些吧。”

    “不错,我自认识人一途自己还真没走过眼。”肖建军听莫小川说从他面相上来看,他应该身居要职,肖建军顿时觉得莫小川这年轻人更有意思了,可他最感兴趣的是莫小川后面的说辞。他真想看看莫小川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知道你可听说过,医不叩门,道不轻传。”莫小川淡淡地笑着。

    “这个倒是有些了解。”肖建军应道。

    王洁偷偷扯了下肖建军,示意他快点离开。不要和莫小川纠缠下去了。

    肖建军微微用力握了握王洁的手,暗示她,他自己心里有数。

    两人的小动作自是瞒不过莫小川。莫小川对此也不禁哑然失笑。

    “好端端的你笑什么?”王洁没好气地问道。

    “呵呵,你们肯定以为我是骗子,对吧?”莫小川笑着问王洁。

    “难道不是吗?”王洁反问道。

    “这就是说我为什么说医不叩门,道不轻传了。也对,你们夫妇还是好的了。如果换成别的夫妻,说不得冲上来就打我一顿了。”莫小川看着王洁,笑了。

    “明知道会被打,为什么还出来行骗。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早早就走上了歪路。”王洁看着莫小川说道。

    “唉,谁说我是骗子了。我在郑氏生物科技上班,今天周日休息,出来公园转转。偶尔见到这位大叔练拳。恰巧我也对古武有些研究,所以便多看了一眼。没成想,这多看一眼,却看出了问题。”

    “你说看出来不给你们说吧,我心里感觉愧疚。但如果告诉你们吧,又怕你们误会,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所以只能叹气摇头。没曾想,这位大叔又叫住了我。我之前已经说过,怕我说了会引起误会。你看这不,还是引起误会了吧。医不叩门,道不轻传。古人诚不欺我。”莫小川摇头道。

    “你是说你会看病?我们有病?”肖建军瞪大了眼睛。

    “刚才我说你正在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你是不是感觉每次血气翻腾、内劲激荡、感觉想要突破之时,却往往头昏眼花,气闷血滞,无功而返。”莫小川盯着肖建军道。

    “不错,这种情况都已经持续了半年了,却一直迟迟不能突破。每每想起来,心中也是躁乱的很。”肖建军气恼地说道。

    “你还不要气恼,幸好你没有突破,如果你突破了的话,你认为你能站在这里说话。”莫小川撇了撇嘴。

    “这是怎么说的?”肖建军诧异道。

    “是啊,你这小年轻到底会不会说话?”王洁在一旁也怒道。

    “实话就是这样,说来很伤人,没人喜欢听。但事实确实如此。在十三年前,你的头部应该被炸弹之类的东西击伤过,而且留了异物在里面。还好你家里父母有大功德,所以你的这一条命才捡了回来。命虽然保住了,异物也取出来了,但头部的部分经脉也因此被截断,最后凝聚成结。”

    “就算你不修炼古武,时间久了,你的脑部血脉也会因经脉凝结而得不到滋养,从而形成脑部神经萎缩,最终引起脑瘫或痴呆。因为你是修炼古武的,你也知道,古武讲究的是气血和内劲的运行。”

    “你八极拳练到这种地步,你自身气血必然犹如海浪澎湃不息,所以你的脑部神经经过充足的气血滋养,从而延缓了你脑部神经萎缩的速度,但同时也对你脑部血管形成了很大的隐患,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选择突破的话,那么最终的结局,就是脑内气血压力增强,爆头而亡。而这次脑内部气血压力达到最强,会在半年之后。也就是说,这半年时间你如果散功不练,那么等气血衰竭之后,面临的就是脑瘫或痴呆,但至少可以活命。如果你继续古武修行的话,半年之后,必死。”莫小川盯着肖建军,沉声正色言道。

    肖建军彻底惊呆了。

    曾经肖建军是狼牙特战大队的队长,一次在缅南执行任务,追击一名盗窃了国家重要机密的判逃人员。没想到在国防线的密林中,遭遇了前来接应的敌国特种兵大队,于是,一场惨烈的战斗便打响了。虽然最终全歼了敌军,夺回了机密件。但因为敌方临死反扑,拉响了一枚手雷,要与肖建军等人同归于尽。有一名第一次出任务的年轻战士就在手雷爆炸范围,眼看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要逝去了,关键时刻,冲上去将那名战士扑倒在地压在身下,而他自己却被炸成重伤,一枚弹片射入了他的脑袋里。

    本来肖建军在那种情况下必死无疑,恰好有一名游方道士路过。可能是道士出于对军人的崇敬,或者本身就有救死济世的品德。以一枚金针,一张黄符镇住了肖建军的魂魄,止住了肖建军的伤势。这样才使得肖建军得以坚持到京城,以肖家的势力,自然是请得当时有医国圣手之称的黄启祥黄老出手,最终将弹片取出,保住了性命。

    记得后来肖家老爷子转述黄老的话说:“唉,黄某医术有限,只能做到这种地步了。以后建军习武则废,不习武亦废。时也命也。”之后,肖建军康复后,继续习武,也没见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所以便把黄老的话抛在了脑后。如今听莫小川再次说到这种情况,肖建军自然是惊骇莫名。

    要知道,黄老给他治伤时,已是八十高龄,沉浸于华医的研究更是有数十年之功,这才取得了医国圣手之名。而这年轻人才该多大年龄,也不过是与自己女儿年龄相当,甚至比自己女儿还要小一些。却能看自己几眼就能说出自己身体的异样。这该是何等逆天。

    肖建军还没有从思绪中醒转过来。

    “你胡说,我们家老肖每年至少做两次体检,就连进口的精密仪器反馈的数据都显示老肖身体健康。你凭什么说我们家老肖有病。你才有病,你才要死。”王洁上前一步,一把推开莫小川,状若疯癫,脸上的泪水簌簌地向下滑落。

    莫小川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唉,这年头,好人不易做啊。

    肖建军赶忙上前拦住王洁,并连连点头向莫小川道歉:“小兄弟,对不起,我妻子失态了。”

    “唉---”莫小川长叹了一口气,嘴里却喃喃道:“一、二、三、来了。”

    莫小川虽然是喃喃自语,但整句话却分毫不差地进入了肖建军和王洁的耳朵里。王洁这时候也安静下来,和肖建军一同怔怔地看着莫小川,不知道莫小川又有什么惊人之处。

    王洁听得莫小川“流”字刚刚出口,就感觉自己鼻孔中一股温热的液体缓缓向外流动。不多时便流出了鼻孔之外。血液,暗红,呈现灰败的颜色。

    肖建军一直关注着莫小川了,谁知莫小川只是喃喃地念了四个字之后,便不再说话,只是盯着王洁看。这让肖建军有些恼怒。等他转过脸还看向王洁时。发现王洁正傻傻地盯着莫小川看,那暗红灰败的血液正缓缓流入她的嘴中。

    “洁,你怎么了?”肖建军惊呼着,手忙脚乱地给王洁擦拭鼻血。

    “五心烦热,自觉身热,不欲近衣被,口干喜冷饮,汗出,脉数或细数,阴虚内热。热而伤阴。阴愈虚则火愈炽,火愈炽则阴更伤,复感热邪毒素,毒热相加,愈燃愈烈,亏虚,血无化源。”莫小川看着王洁,双眼明亮无邪。

    “小兄弟,这是什么意思?”肖建军急忙问莫小川。

    “有现代的话来讲,也就是造血干细胞异常的克隆性恶性疾病,也叫做白血病。”莫小川说道。

    “白血病?!”肖建军感觉眼前发黑。

    王洁摇着头笑了,不过笑的很苦。

    “洁,你早就知道是不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肖建军扶着王洁的肩膀,大声地问道。

    “我也是周五的检查的时候才知道。我谁都没告诉过,我只想用最美丽的自己,陪你走完这最后一程。”王洁勉强笑着,伸手抚摸着肖建军的脸说道。

    “你太傻了,你难道不知道现代医学对于白血病有了一定的疗效吗?才查出来,我们抓紧时间看,肯定没问题的。走,我们去看病。”说着,肖建军拉着王洁就要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