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7章 前途规划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莫小川赶紧从病床上跳了下来,赤着脚躲到一边。

    “啊---”苏薇薇大叫一声,瞪大了眼睛,右手食指指着莫小川,大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来,莫小川被送到医院后,因全身伤势严重,所以在检查的时候,他的全身衣服已经被脱光了。医院还没有决定给莫小川治疗,而且他的衣服也已经不能穿了,所以他在病床上躺着的时候,是光着身子的。

    虽然莫小川光着身子躺在病床上,但身上毕竟还盖着一条医院的薄棉被。倒也没有什么不妥。但这一会儿,为了避免自己身上洗经伐髓时排出的毒素沾染到苏薇薇。从病床上跳了下来,现在的莫小川真的是赤果果的爆光在阳光之下了。

    苏薇薇虽然做护工行当,这种赤果果的人体自是见过不少。但那些大都是昏睡着的,都是受着病魔的折磨痛苦着的。那时的苏薇薇心里只有着同情和怜悯,从没有过别的想法。而如今,莫小川这种活蹦乱跳,特别是小小川硕大的个头,在那里耀武扬威神气异常地摇来晃去。直晃的苏薇薇气息散乱,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而且,在苏薇薇眼里,莫小川还是一个多处骨折,内脏出血,筋都被割断不能动弹的重伤员。如今却生龙活虎地,赤果果地站在自己面前。这一瞬间,苏薇薇觉得自己高达四百二的智商有些不够用了。

    是震惊多一些,还是其他多一些,或许只有苏薇薇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莫小川在跳下病床之后,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随后又马上把病床上的薄被扯下来裹在自己身上。羞淰的神色说明了此刻莫小川心中莫名的滋味。

    “不对啊,你明明受了很重伤的,怎么会一下子就完全好起来了呢?这怎么可能呢?”苏薇薇像是得了魔障一般,嘴里喃喃不停。

    “薇薇,你确定他就是你说的那位重伤患者,而不是其他什么原因?”冯至博来到苏薇薇的身边,诧异地看着莫小川问苏薇薇。

    以他多年的从医经验来看,现在的莫小川比一般正常人都健康的多,好的不能再好了。那里像苏薇薇说的那样,重伤垂危。

    “是啊,二舅公,他的检查资料还在医生办公室呢?那些数据做不了假的。”苏薇薇拉着冯至博的胳膊急切地说道。

    “小伙子,这---”冯至博看向莫小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院长,这个,这个,呵呵---我自己也是个医生,是家传华医,本来我是像这位美女护士说的一样,受了很重的伤,然而也正是这样,触发了家传医术的进阶条件。正是如此,我的医术有所提高,身体才得以复原。”莫小川也知道这件事没有个合理的解释的话,说不定以后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所以转念一想,便客串了一把医生。毕竟,就算这件事最后传出去他们也只会认为自己是个医术超级牛叉的医生。这样,也不至于被拉走切片研究。

    “你是华医?”冯至博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是的。”莫小川回答的铿镪有力,但心里难免会有些打鼓,不会被识破吧。

    “这,这,这情况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洗筋伐脉?”冯至博指着莫小川露在外面的皮肤,小心翼翼地问道。

    “院长不愧是院长,当真是学识渊博,连洗筋伐脉都知道。”莫小川呵呵一笑,算是默认了冯至博的话。

    “难道古书上说的都是真的?”冯至博有些凌乱了。冯至博学的是西医,但是他在华医上的造诣也是不低。因为,冯至博也是生自华医世家,只是他选择了学习西医,而他的哥哥继承了家中衣钵,学的是华医。

    或许是出身的缘故,冯至博并不像其他西医一样排斥华医。他相信,存在即是合理的,更何况,华医在华夏流传了几千年,在华夏的历史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这上面看,华夏确实有他独到的地方。

    冯至博也是幼时偶然一次在研读家里的藏书时,发现有对华医的一个至高境界的描述:气通天地,洗经伐脉,污秽自出。自此超凡脱俗,心似自然,五行阴阳,望而可知,万物皆可医,是谓玄。玄医者,可医天下。

    当时,冯至博还当作一个笑话来看,还就此记载问过曾在满清第一太医院,任首席御医的太爷爷。太爷爷当时的问答是:“玄医之说,向来以久,然而达到这一境界的医者,古往今来,也只有那几位祖师而已。玄医之境,天下无不可医。令人神往之。”

    冯至博还记得,当时太爷爷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透露出的向往的神情。

    玄医之境,天下无不可医。好牛叉的属性。

    “那么请问,您现在是不是已经达到了玄医的境界?”冯至博声音有些颤抖,不觉间,对莫小川这样的小年轻都用上了敬语。

    “玄医之境?!”莫小川疑道。脑海中却是在快速翻找有关医修方面的典籍。终于,在一本名叫《青医心经》的医书中看到一句:“玄医之境,医途之始也。”

    原来,玄医才只是医修的开始。那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来看,比之玄医要高了不少。不过,做人还是要低调些好。

    “呵呵---刚好达到玄医之境。”莫小川略有谦逊地说道。

    “他真的达到了玄医之境,这可能吗?这年轻人才多大年龄,有二十岁吗?”冯至博彻底不淡定了。

    莫小川有种预感,这地方,他待的越久,危险系数就越大,还是赶快逃离的好。于是,莫小川拿起挂在床头的医护人员有来做查房记录的笔,顺手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还在呆愣中的苏薇薇:“苏小姐,虽然刚才我在昏迷之中,但是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非常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打电话给我。但是你只有三次拨打这个电话的机会。再见了。”

    说完,莫小川直接裹着医院的薄棉被,顺手拿起放在旁边自己的旧衣服。闪身出了急救室。

    “什么?啊,你不可以走的。”苏薇薇回过神来,尖声叫着追出门去。

    门外那还有莫小川的身影。

    冯至博被苏薇薇的尖叫声惊醒,一看急救室里,莫小川却不在了。也急忙追出去。

    看着急救室外来回匆忙的人,却没有看见莫小川。

    “薇薇,他人呢?”冯至博问道。

    “走了。”

    “走了?!”冯至博有点遗憾,竟然与这样一位高人擦肩而过了。

    “嗯,他给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说什么只有三次拨打机会。哼,他以为他是谁啊?”苏薇薇有些不满,自己好歹也是枚美女吧。那也小子不正眼看一下也就算了,给个破电话号码,还限制拨打次数。

    苏薇薇心里越想越是生气,狠狠地把手里写有莫小川电话号码的纸片揉成一团,甩手就要丢了去。

    “哎,哎,薇薇你这是干吗啊。快,先带我去看看这年轻人的检查记录。”冯至博赶忙拉住了苏薇薇。我的小姑奶奶,如果那年轻人真的是玄医的话,这电话号码可是救保命符啊。而且是三条人命。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啊。

    且不管冯至博看了莫小川的检查记录,内心到底是如何的震憾。莫小川出了急救室的门后,拔足便是一阵狂奔。以莫小川如今的修为境界,那奔跑的速度根本就如同白驹过隙,一闪而过。普通人也不过是感觉眼前刮过一阵轻风罢了,他们连莫小川的影子也看不到。

    一口气跑到租住房内,莫小川把全身狠狠地洗了一通。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点上一支烟,斜躺在床上,开始沉思起来。

    自己本来是一个苦哈哈地打工仔,但现在却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鸿蒙传承,这也就注定了自己这一生的不平凡。可是自己的未来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难道一味的修炼到更高深的境界,然后了解鸿蒙皇族的仇怨吗?想来不太可能,看现在的环境,自己能不能修炼到飞升都不好说,而且,现如今,还有飞升这一说吗?不要说见,自己连听说都没听说过。就算是修炼的人,也大多练个武术、气功什么的。别的还真没见过。

    那还是一如既往的过现在的日子吗?但自己得了鸿蒙传承,又必须要了了这一段因果。而且看样子,自己也是鸿蒙皇族的遗脉。鸿蒙一族的仇恨也算是自己的家世了。家仇又岂能不报。再说,莫小川本来就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你啐我一口,我给你一巴掌的人。这因果和仇恨又如何能简简单单的放下。

    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莫小川的眉头,都蹙成了一团。

    “嘻嘻,小娟,你看你说的,感情这事,谁又敢做个十拿九稳的保证,我们只是试着交往一下,至于后面的事情,顺其自然好了。”

    楼下,两个女孩子说话的声音传入了莫小川的耳朵里。莫小川两眼一亮,对啊,以后的事情谁能说的清呢?顺其自然好了。自己最想做的,不就是平平淡淡过完这一辈子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