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打工小子修仙记 第4章 异变

时间:2017-12-03作者:书山渔者

    “你们都他\/\/妈是废物啊,四个人在外面守着,竟然还把人给放了进来。一帮子蠢货,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们。”沈金风看到白毛等四人,气不打一出来,厉声骂道。

    白毛四人一听沈金风说要回去收拾他们,脸色不由得变的惨白起来,两条腿也忍不住开始打起了摆子。看样子,对于沈金风的手段,他们还是知道一些的。

    “白毛,你们******都死人啊,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小子给老子干爬下。把他的手筋脚筋全挑了,接下来,老子要好好照顾照顾他。”沈金风的眼里满是怨毒。

    白毛四人听了沈金风的话,那还敢有半点怠慢。一个个如狼似虎地向莫小川冲了过来。躲在莫小川身后的女子吓的尖叫一声,本就紧抓住莫小川衣服的两只手,力气不由的又加大了些。

    四人的围攻也激发了莫小川的凶性,一种嗜战的野性猛然爆发开来。手里拿着包裹着黑色小塔的土黄色布块为武器,抡开了胳膊,迎了上去,浑然忘记身后紧抓住他衣服的女孩,女孩被莫小川这一动作带了一个趔趄,看到莫小川已差不多快和白毛四人短兵相接了,惊叫一声,急忙松了手,整个人退到一个角落,抱着瑟瑟发抖的身子蹲在那里,双眼惊恐地盯着已与白毛四人打成一团的莫小川。

    莫小川身子虽然长的结实一些,但他本身却并不强壮。开始的时候只是凭着不畏死的精神和对方的措不及防,才占的了一些便宜。而现在白毛四人为了不被沈金风收拾,自然表现的更加生猛,再加上常年在外争斗,打架的经验自是丰富无比。平时,就算莫小川单独对上一个,也是被完爆的份,更何况如今,莫小川一对四呢?

    不多长时间,莫小川便挂了彩,鼻血如同没有关紧的水笼头,淅淅沥沥地向外涌着,双眼已经肿胀的只留了一条缝隙,整张脸都被打的不成样子了。

    现在,莫小川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机械地抡着黑色小塔转着圈地狠砸,完全不知道有没有砸到对方,也完全不知道躲闪对方的拳脚攻击。疼痛已经麻木了莫小川的神经,莫小川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沈金风走到莫小川身边,蹲下身子,伸出手来,在莫小川肿的像发了泡的馒头一样的脸上轻轻拍打着:“小子,英雄不是这样当的。小说和电视上都是骗人的。怎么?你以为你救了她,她就对你以身相许了,呵呵---小子,现实点吧。诺,睁开眼看看,快睁开眼看看,你所救的美人已经抛弃你独自逃跑了。”

    这时,被莫小川救下的女孩子已经跌跌撞撞地跑到了院子的门口。原来,这女孩刚才看到白毛四人和莫小川打斗,沈金风也一直阴笑着,欣赏白毛四人的拳头“砰砰”地击打在莫小川的身上。这拳拳到肉的声音,对他来说好似是无比美妙动听的音乐一般,让人着迷,使人沉醉。正是这时,女孩才慢慢移出那间破烂的房子,发足狂奔,等沈金风注意她时,她差不多已经跑到院门口了。

    白毛四人一看,那还了得,要是跑这女孩,沈公子尽不了兴,最终等待他们的结局可想而知。所以,招呼了一声,放弃继续攻击莫小川,拔腿就要追出去。此时,莫小川已经坚持不住了,白毛等人一停止攻击,莫小川便“砰”地一下,一头倒在了地上,挣扎了几次想要站起来,都没有成功。

    “好了,别追了,被这小子一折腾,老子还有个屁的兴趣。现在,我最感兴趣的是,怎么好好收拾收拾这小子。妈的,竟然敢坏老子的好事,死都******便宜他了。”沈金风一口痰狠狠地吐在了莫小川脸上。

    沈金风阴冷地盯着莫小川,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两手相互挤压着,发出“啪啪啪”的响声。接着,沈金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弯月状小刀,整把刀都闪现着亮白的光芒,刃口处,更是透着一片寒芒。

    沈金风笑吟吟地在莫小川的双脚还有两手手腕处切割着。完全不理会那外绽的血肉,会不会引起人胃部的反腾,整个过程沈金风一直都带着微笑的表情。

    莫小川真的被挑断了手筋和脚筋,整个人蜷曲着躺在地上,无意识地抽搐着。鲜血顺着被割裂的伤口,慢慢地向外渗透着。看样子,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莫小川将面临失血过多而死亡的危险。

    白毛等人围在莫小川四周,完全不去关心莫小川会不会死亡,他们关心的是,沈金风会不会减轻对他们的处罚

    但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是,莫小川伤口流出来的血液中,却有着微弱的点点紫色光华闪现,并且慢慢地向着包了黑色小塔的土黄色布块渗去。紫色光华浦一接触黑色小塔,黑色小塔却像是迫不及待一样,周身黑芒一闪,猛然把紫色光华吸收进去。渐渐地,紫色光华渗透的速度越来越快,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包裹在土黄色布块中的黑色小塔吸引力越来越快。莫小川全身伤口血液更是加速向外流淌。说是流淌,倒不如说是像血箭喷射来的形象。

    莫小川伤口处喷射出的血液全部汇聚一处,向着土黄色布块包裹的黑色小塔射去。

    这一场景,终于引起了沈金风五人的注意。筷子粗细的血流,迸射在血色的布块上,完全被吞噬掉,透过布块还能看到一些黑色的光芒闪现。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一时间,沈金风和白毛四人都看直了眼。风里来,雨里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沈金风自信这些年,从他走上这条道起,见过的世面也不少了,而如今,这种诡异的场面却是第一次见。

    对于未知,人们有着本能恐惧,沈金风同样如此。

    “风哥,您见识广,您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站在白毛身边的一个瘦小青年声音开始发颤。

    “你问老子,老子问谁去啊,妈的,本来还想好好让这小子享受一把的。草。今天这事就他妈有点邪性。”沈金风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风---哥,你----说,这---这---黄色布块里面包的东西吸---吸---吸完了这小子的血,会不会---会不会还吸我们的血。”白毛一句话问的磕磕绊绊、战战兢兢。

    沈金风等四人听了白毛的话,后背一阵发寒。豆大的汗珠“啪嗒啪嗒”地向下掉个不停。

    “走,先离开这里再说,离他远一些终归是好事。”沈金风咬了咬牙,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汗珠,却不小心碰到了莫小川砸在他脸上的伤口,疼得他只咧嘴。

    “风哥,我们就这样走了,事后那东西就不找我们了吗?”白毛紧跟在沈金风的屁股后面,忍不住开口问道。

    沈金风猛的转身。白毛一下子撞在了沈金风身上,吓得他嗷的一声,连忙后退了两步:“风哥,对不起,对不起,我---”

    “你,你妈个头,你******少说两句会死啊。”沈金风上前一步,一下子把白毛踹倒在地。然后,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急匆匆地就走了出去。

    白毛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跟了上去。

    沈金风坐上车,白毛发动了汽车。

    “去灵山寺,这几天我们就在那里待着吧。”沈金风念头一转,对白毛说道。

    “呃,灵山寺,好!”白毛神情一愣,随即两眼一亮。兴奋地应着,一脚油门到底,车便如同火箭一般飞射而去,把旁边的行人和路边的小商贩吓的一阵鸡飞狗跳。

    在沈金风一众人离开不大会时间,黑色小塔已从包裹着的土黄色布块中跳了出来,就那么悬浮在莫小川的身体上方,可能是吞噬了莫小川血液中紫色光华的原因,小塔外层的黑色已逐渐褪去,显现出来的却是一抹尊贵,恢弘,深邃,让人一眼就可以陷入其中不能自拔的紫色。而此时,除了塔顶还有指甲大小位置是黑色之外,小塔其他部分已全部变成紫色。同时,小塔吸食莫小川血液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

    也不知道莫小川到底被这小塔吞噬了多少血,但从莫小川蜡黄的脸色和干裂的嘴唇来看,莫小川已经是危在旦夕了,如果不及时救治,莫小川真的就会死了。

    就在这时,一阵躁杂的声音从破旧的院落外面传了进来,紧接着,就是凌乱的脚步声。

    “二叔,你确定猛虎堂的人都跑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担心地问道。

    “你放心吧,我是亲眼看着猛虎堂的人离开的。”声音有些苍老,但却很熟悉,就是刚才劝说莫小川的那位老人。

    “二伯,不是我们小心,这可是牵扯到我们家人的安全。”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听声音,还很年轻。

    “你放心,二伯知道轻重,我们只是救人罢了,这年头,好人越来越少了,能救一个是一个吧。”老说着,人已有半只脚踏进了院子大门。

    刚好,小塔此刻也已是全身都变成了那种恢弘,高贵的紫色。紧接着,便化成一道紫色的光华射入了莫小川的眉心之中。

    “这帮天杀的。这都是做的什么孽啊!”房子里,老人看着莫小川的样子,忿恨地大声骂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