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虚龙道尊 第两百三十八章 龙族弃子

时间:2017-12-02作者:柏沐寒

    龙族天龙城,皇宫后院芸妃居住之地。

    屋内的床榻之上,躺着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子,此时看上去却是极为虚弱。

    头上的发髻杂乱无比,整张俏脸面如金纸毫无血色,正是刚刚诞下龙子的芸妃娘娘,敖芸儿。

    敖芸儿挣扎着坐起来,额头上汗珠便自然而然的掉了下来。

    对于刚才惊龙殿发生的事情,她还是一无所知,只是在心纳闷为什么皇上还不过来。

    就在此时,一名宫女抱着刚刚生下的龙子走了进来,极为小心的交给敖芸儿。

    敖芸儿接过孩子,顺口问了一句,“小月,你知道皇上哪里去了吗?为什么现在还不过来看我。”

    被唤作小月的宫女闻言却是脸色一变,对于现在传的满城风雨的消息,敖芸儿显然不知道。

    “额…那个…可能是…皇上,皇上…他比较忙吧,对,比较忙,等到忙完就会来看您了。”

    看着支支吾吾,胡言乱语的小月,敖芸儿只是用异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这小月今天是怎么了?

    随后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怀的宝宝上,这可是自己为皇上生下的第一个孩子。

    作为孩子的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有多大的成就,只希望他可以快快乐乐的长大,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丢丢!小可爱,等你父皇来给你取名字。”

    敖芸儿一脸溺爱的戳了戳孩子的脸蛋,孩子居然一睁眼睛笑了,看的敖芸儿更是欣喜无比。

    一旁的小月却是一脸的担忧,正在内心纠结要不要告诉敖芸儿,孩子血脉的问题。

    “既然如此,就先叫你丢丢吧,喜不喜欢啊,丢丢?”

    怀的宝宝闻言,用力的蹬了一下脚丫,再次微笑给于回应。

    “看样子你很喜欢这个名字啊!那以后你的小名就叫丢丢了,丢丢。”

    敖芸儿完全将注意力放在孩子丢丢的身上,并没有发现宫女小月的异样。

    小月看着开心无比的敖芸儿,一咬牙还打算将那个消息告诉敖芸儿。

    毕竟敖芸儿平时待自己不薄,此时将消息告诉她,也好让敖芸儿早做打算。

    “娘娘,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您?”小月先是试探着问了一句。

    敖芸儿此时沉浸在丢丢的乐趣之,怎么会在意那么多。

    “哦?怎么了,有事你就说吧,是不是又花的没钱了?”

    小月眉头一皱,“娘娘,在我说之前,我得先提醒您一句,您要有一定的思想准备啊!”

    闻言,敖芸儿终于将头抬了起来,看着今天颇为奇怪的小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吞吞吐吐的。”

    “娘娘,刚才显龙镜测的皇子的血脉乃是最为低级的红龙血脉。”

    小月颤抖的声音越说越小,到后来就快连她自己都听不到了。

    什么!

    这一消息如同一个晴天霹雳在敖芸儿的脑海里炸开,低头看了看怀微笑的孩子。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啊!

    “不会是测错了吧!”

    敖芸儿还有些不死心,再次问道。

    “娘娘,测了十几次,每次显示出来的都是红龙,不可能出错的。”

    敖芸儿面如死灰,对于自己的情况,她自己是最清楚的,绝对没有做过对不起敖伯的事情。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如果这个消息泄露出去,那么对于敖伯无疑会造成十分严重的影响。

    紫龙与金龙的结合,居然诞下一条红龙,这简直是天方夜谭,闻所未闻。

    “糟了,要出事了。”敖芸儿脸色凝重的看着怀里的孩子,无论这孩子是什么身份,他都是自己的骨肉啊!

    现在敖芸儿只能把希望放在敖伯身上了,敖伯那么爱她一定会保护好这个孩子的。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敖宁德与敖伯说说的那一番话,不然她的心一定会沉到谷底。

    “没事儿,你父皇一定会保护你的,不怕啊。”

    敖芸儿安慰着怀里的孩子,却总感觉到自己的右眼皮跳个不停,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话音未落,又有一名宫女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见此状,小月也不禁心生怒气,“小凤你干嘛啊,难道不知道娘娘刚刚生完皇子,身体虚弱受不的惊吓?”

    被称呼为小凤的宫女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一脸焦急的说道,“娘娘,你快带着皇子逃命吧,皇上他要杀你啊!”

    什么?

    敖芸儿只感觉现在自己大脑一片空白,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敖芸儿作为当朝贵妃,心境自然不同于常人,此时还是可以保持镇定的。

    “奴婢刚才路过惊龙殿,亲耳听到宰相和皇上的对话,为了龙族的尊严,打算牺牲您和皇子啊!”

    “不,不会的,皇上他不会这么做的。”敖芸儿还是一脸的不信。

    小凤急得直跺脚,从身后拿出一块镜子,用一挥,镜子上就出现了一番景象,连声音都清晰无比,正是敖伯与敖宁德对话的场景。

    虽然只有前半段,敖芸儿却是彻底死心了。

    面如死灰的敖芸儿看着怀的孩子,眼神依旧满是慈爱之色。

    “丢丢,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母亲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好好活下去的。”

    说罢,敖芸儿眼角一滴泪水滑落滴在孩子的脸上,泪水殷红无比,居然是一滴血泪。

    “你们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们。”

    面对敖芸儿的命令,两位宫女也没有办法,虽然还想说些什么,也只能先行告退。

    片刻时间过后,敖伯满怀踌躇的来到敖芸儿房前,却只听到一个婴儿在哇哇大哭。

    敖伯暗道一声“糟了”,连忙推门进去,只看到满地的鲜血以及屋子央躺着的敖芸儿。

    此时的敖芸儿腹部被利刃划开一道大口子,整个人已经是濒死的状态,口不住的喃喃自语。

    “敖伯我对不起你,希望你可以看在我以死谢罪的份上,绕过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

    敖伯闻言脸色大变,从这段话听的出来,这孩子确实不是自己的。

    一股深深的背叛感油然而生,勃然大怒的敖伯根本没有发现敖芸儿眼神迷离,刚才之言明显不是发自内心。

    但是此时的敖伯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又怎么会注意那些细节,拔出随身的长剑直接结果了敖芸儿的性命。

    “贱人,我要让你不得好死,还有你的孩子,我会让他受尽折磨和屈辱。”

    敖伯恶狠狠的盯着地上的敖芸儿,此时的敖芸儿已经眼神涣散,死的不能再死了。

    敖伯拖着敖芸儿的尸体走出门去,叫了两个侍卫过来,和他们低声耳语了几句,侍卫便带着敖芸儿的尸体不知去了哪里。

    随后回去抱起地上的孩子,眼神充满了怜爱,脸上不断颤抖的肌肉却是表明了他内心的愤怒。

    因为这件事,敖伯心智俨然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已经变得扭曲了起来,根本没有发现躲在屏风后面的黑影。

    黑影冷冷一笑,身形渐渐隐匿了下去。

    不一会儿,皇妃敖芸儿**畏罪自杀的消息传遍了皇城,皇上敖伯宽宏大量,给于风光大葬,引得百姓连连称赞。

    既然敖芸儿已死,敖伯自然要按照敖宁德的方法去做,以此来挽回自己的颜面。

    宰相府,敖宁德坐在椅子上听下面的侍卫禀报消息。

    敖宁德闻言却是一脸的疑惑,对此事有些难以理解。

    只能说这件事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以至于敖宁德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回事,难道说那敖芸儿真的有**之事?”

    敖宁德喃喃自语,本来打算帮敖伯一把,可是自己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呢,敖芸儿就死了。

    “不过也好,龙族的颜面总算是保住了,至于其他的嘛,不重要。”

    说罢,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的呡了一口。

    十五日后,魔族使者来访。

    魔族来人的消息热度远远超过了敖芸儿**之事,那件事自然而然的被人遗忘在心底。

    “哎,你知道吗?今天魔族就要来人了。”

    “怎么会不知道,这对于我龙族可是极为关键的大事。”

    “就是,我们龙族只要借此获得一丝的喘息之,假以时日一定可以韬光养晦大败魔族。”

    “……”

    魔族使者听着路两边龙族平民的议论,脸上的冷笑却是从来没有消失过。

    “龙族的贱民,又怎么会理解我魔族的强大力量。”

    “我等此次前来,要以争取最大利益为目的,其他的不重要,若是能获得龙族的人质就更好了。”

    “量他们也不敢拒绝我魔族的要求。”

    “也是,哈哈哈。”

    龙撵的魔族使者肆意谈论,根本不注意旁边龙族大臣的眼神。

    一注香的时间过后,龙撵来到了皇宫惊龙殿。

    敖伯见状,立刻笑脸出迎。

    “欢迎两位使者,请进惊龙殿,我为你们准备了宴席接风洗尘。”

    魔族使者神色倨傲的看了敖伯一眼,却是丝毫没有进去的意思。

    其一位马脸使者冷哼了一声,“洗尘就不必了,我们此来就是告诉你们,我们的要求。”

    “哼,十万枚ji pin灵石,灵阶九品法器一千件,灵阶九品灵药一千株,外加龙族皇室人质一名,少一样我魔族立刻发兵。”另一位刀疤脸使者冷哼了一声说道。

    敖伯的脸色极为难看,却只能硬着头皮赔笑脸,“好说,好说,去给两位使者准备东西,一件都不能少。”

    他旁边的大臣一脸的为难,“皇上,其他的东西都好说,可是这人质……”

    “不是有皇子吗,给他们了。”敖伯脸色阴沉的说道,大臣却是脸色一喜,退下去准备去了。

    不一会儿的时间,数辆马车被赶了出来,外加一个婴儿。

    “这是我龙族的皇子,刚刚出生,二十年之期,你一定要把他还给我们。”敖伯露出一副心疼的模样。

    “好说,好说,二十年后再见。”

    两位魔族使者相视一笑,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就该离开了。

    “两位后会有期啊!”看着两位魔族使者的背影,敖伯大声喊到。

    两位使者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皇宫。

    到这里,龙族这位刚刚出生没有个时辰的皇子,就这样被送到了魔族,等待他的自然就是无尽的折磨和屈辱,这也正是敖伯所希望看到的。

    龙族借此获得了二十年的安稳,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阅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