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396章,人家家好害怕

时间:2018-10-30作者:北栀

    兔兔眼睛陡然睁大。

    下一秒,就尖叫出声:“啊啊”

    电梯这时似乎是落到了最底层,整个梯壁都震了震,令人心脏都吓得跟着抖了三抖。

    这种突然下坠的失重感,兔兔并不害怕,跟坐刺激的过山车没什么两样,可是她害怕黑。

    小的时候不听话,苏父打骂完以后,继母就会将她关进阁楼里,到了晚上,那里就黑漆漆的,还有老鼠从脚边跑过,对她一直有不小的阴影。

    所以现在她夜里睡觉,基本上都不拉窗帘。

    兔兔将手里的画板丢掉,寻着江明时便扑过去,“江明时”

    江明时早就等在那里,长臂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掌心贴着她的后背,声音温柔又充满怜爱,“兔兔,别怕”

    兔兔眼泪都快飚出来了,两只小手自发的缠在他的腰上,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全都填入他的胸膛里,“呜呜呜呜,好黑,人家好害怕”

    江明时在她耳边安抚,“不用害怕,只是电梯出故障了,有我在这里”

    兔兔哭唧唧,“呜呜呜”

    虽然视线里什么都看不到,周围都是黑漆漆的。

    她感到非常慌怕,可是被他搂在怀里,厚实的温度透过衣服传来,还有耳边他的声音,他的呼吸,都仿佛带着奇异的力量。

    奇异的,让她惊慌失措的心归位。

    兔兔将整张脸都埋进去,只有这样,她才能不害怕。

    江明时搂着她,像是曾经每天晚上一样,她小小的脑袋趴伏在他怀里,额头抵在他喉结下方最柔软的位置,两人密不可分,彼此呼吸缠绕。

    他忽然有种恨不得一夜到白头的感觉。

    江明时低头,感觉到怀里小小的娇躯不再颤抖,而是像是只小宠物一样乖巧。

    江明时享受这一刻的暖玉在怀。

    只是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蓦地,灯光亮起。

    电梯门缓缓打开。

    停在的是负一层,人并不是很多,旁边的电梯刚上去一波,等梯的人都被带上去了。

    怀里的温暖突然消失。

    兔兔看到电梯门打开,几乎下一秒就从他怀里蹦跶出来。

    将丢在地上的画板捡起来,重新扛在身上,然后就往电梯外跑。

    江明时大步流星的追在后面,扯住了她纤细的手腕,他眯着眼睛问她,“苏落,不是不认识我吗你怎么知道我叫江明时”

    兔兔想也不想的哼了声,“那天校庆你上台了呀笨”

    “是么”江明时挑眉,不疾不徐的提醒她,“那天校长只是介绍我是江少,可没说我叫什么名字你怎么知道的”

    “”兔兔似乎呆了下。

    她垂下眼睛,眼珠飞快的转了转,她嗤笑他,“你是肇事司机,我当然清楚啦”

    江明时梗住。

    好像的确说的过去。

    江明时沉默的盯着她,目光深沉。

    刚刚电梯下坠后她扑过来的动作,是下意识作出的反应吗

    江明时头疼,但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兔兔没有给他机会再想,已经在用力挣脱出被他箍住的手腕。

    江明时看她一出来就划清界限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刚刚是谁在里面扑到我怀里的”

    “刚刚是特殊情况,大叔,你可别想多了呀”兔兔笑眯眯的看着他,“这里是,西方文化,别那么保守,拥抱一下只是礼貌而已”

    江明时:“”

    兔兔变脸很快,前一秒那双湿漉漉的眼睛还笑眯眯,下一秒就瞪着他了,“这回你别再跟着我了,不然,你就是图谋不轨”

    说完,就背着画板哼着歌的跑向安全通道了。

    江明时点了根烟。

    烟草气息蔓延开来,他脸上阴郁的表情才勉强缓和了不少。

    将烟蒂掐灭丢进垃圾桶后,江明时一边往电梯走,一边掏出手机,不悦的皱眉,“怎么时间这么短”

    线路里,张秘书觉得自己无辜极了,“江少,不是您说兔兔小姐怕黑,不能停太长时间”

    江明时叹气。

    他可真不容易

    周末,晴空万里。

    天气特别好,校园里很是热闹,到处都能看见学生,尤其是挨着河堤的小公园,不少美术生都在那边抱着画板写生。

    兔兔也盼着小腿,抱着个画板对着远处错落的欧式建筑进行描绘。

    安妮老远的跑过来,“苏落,我们该去看展览了”

    兔兔从画板里抬头,“时间到了吗”

    她太过专注,都没注意时间。

    被安妮催促着,快速收拾好画板和画具,便匆匆忙忙的往艺术馆方向走。

    展览是学校主办的,涉及的很光,一部分艺术品,还有一部分是画展,专门为学生们做的福利,让他们能够在课余期间陶冶情操。

    兔兔被安妮拉着,走在树荫下的僻静小路上,路上突然询问她,“苏落,你跟咱们学校那位投资商江少,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没关系呀”兔兔无辜表示。

    安妮犹豫,“校庆那天”

    兔兔耸耸肩,“那天是他认错人了呗,当时我不就跟他说清楚了嘛”

    安妮点了点头,更何况那天自己也在场。

    脸上表情犹豫了下,似乎有些害羞的问她,“那苏落,我要是喜欢他,你不会生气吧”

    “我为什么要生气呀”兔兔眨眼睛。

    “那就好”安妮松了口气,跟她说,“对了,今天的展览,那位又帅又土豪的江少,好像也带来了一幅画,放在里面展览等会咱们去看看,多了解一下他的喜好”

    兔兔脸上表情漫不经心的。

    她们进了艺术馆,里面放着悠扬的音乐。

    兔兔很喜欢画展,可能是她生母是个画家,所以她身上总归被遗传了些,在她眼里,觉得每一幅画都仿佛有精灵在。

    她从头到尾,一个个认真的欣赏。

    安妮跟她不同,进去后,就一门心思的想要寻找江明时带来的画,这会儿冲她兴奋的招手,“苏落你快来,这就是江少提供的画”

    兔兔磨蹭的走过去。

    不太在意的抬头,等看清楚木框里的画后,她呆了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