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395章,没心没肺

时间:2018-10-30作者:北栀

    ,某所艺术学院。

    这里不像是在国内,大学不需要军训,也不用担心会被晒成黑土豆。

    兔兔车祸原本就不算严重,被苏父带回国后,在医院住了没两天,就放任着不再管她了,她自己出院回家,又填报了大学。

    “苏落,你快一点,快迟到了”

    兔兔夹着两本画册,被女同学安妮拉着急匆匆的往会堂里面跑,今天是校庆,在校的全体学生都要出席。

    她们来的晚,在最后一排找到了两个空位。

    几乎刚坐下,华人的校长就上台讲话了。

    这种开场白向来都很官方,兔兔听得昏昏欲睡,旁边安妮捅了捅她,“苏落,你听说没来了位国内土豪,要给咱们学校投资建设美术馆你没看今天校长容光焕发的嘛”

    “好像是有一点吧”兔兔随口附和了声。

    安妮嘀咕,“据说这位土豪出手可大方了,上来就直接砸钱,校长还特意安排了节目,让他上台,接受全体师生的感谢,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样不过也没什么好期待的,一定是秃头大肚腩,没有悬念”

    兔兔耸搭着眼皮,敷衍的点了点脑袋。

    就在她快要睡着时,旁边的安妮突然激动起来,“哇哇哇,苏落你快看,好帅呀”

    兔兔被推的摇摇晃晃,只好抬起眼睛,望向了舞台。

    灯火辉煌的舞台正中央,麦克风前站直了一道高大挺拔的身材,孔雀蓝的西装套装,脚下程亮的皮鞋,没有打领带,没有那么正式,反而多了慵懒。

    剑眉星目,俊美不凡,嘴角扬着一抹邪魅又风流不羁的笑容。

    从他登台后,台下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很多女同学的眼睛都转不开了,尤其是一些外国女生,有的已经开始吹口哨。

    兔兔眨眨眼睛,“唔”

    是挺帅的

    校庆结束,师生陆续从会堂里散场离开。

    江明时斜靠在石柱前,目光盯着出口的方向。

    周围很多女生跃跃欲试的朝他抛媚眼,他一概恍若未闻,直到看见某个倩影出现后,他大步流星的上前。

    “兔兔”江明时挡在她面前。

    兔兔正在跟旁边的安妮讨论吃什么,冷不防的似是被吓了一跳。

    她拍拍小胸脯,用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这位大叔,你认错人啦我都说过了,我不叫兔兔,我姓苏,名字叫苏落,英文名s,不信你问我的同学”

    “对呀,她是苏落s”安妮在旁边附和。

    江明时:“”

    他当然知道,可他也没认错人

    江明时目光像把锁,想要将她牢牢的锁住,“苏落,我有话跟你说”

    “可是我没时间呀”兔兔摇头,很是无辜的看着他,“而且我又不认识你,跟你不熟”

    不熟

    他们之前每天晚上都睡在一张床上,反反复复睡了那么多遍

    她身上的每一处,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还不熟

    江明时感觉肝肺都抽着疼。

    兔兔才不管他黑如锅底的脸,冲着他道,“我还要去食堂抢饭,没时间跟你浪费啦安妮,我们快走”

    说完,就拉着身边的女同学跑没影了。

    校庆全校师生都到齐了,现在大流量的散场往出走,很快就显得拥挤不堪。

    江明时只好作罢,走向了路边停着的轿车。

    等候在那的张秘书替他拉开车门,“江少,您别太着急,兔兔小姐慢慢会想起您来的”

    江明时皱眉坐进去,“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张秘书也一时哑言。

    毕竟失忆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准呀,没准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了

    不过这话张秘书没敢给他扎心,只是斟字酌句的宽慰:“医生不是说了,这种车祸后导致的失忆,经过时间,很有可能会渐渐恢复的您现在已经来了,能每天见到她,没准哪天她就都想起来了”

    “嗯”江明时点头。

    眉头深深紧锁,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口。

    兔兔大学生活过得比想象中愉快。

    没有像以前那样每天绞尽脑汁想办法惹是生非,好能引起苏父的注意,她现在乖巧多了,每天按部就班的上下学。

    她有美术功底,刚开学没两天,就被选入进了学生会。

    每天过得特别充实,经常学生会和画室两地跑,不过自从校庆后,她总能巧遇到江明时。

    江明时投资的美术馆,已经开始投入建设了,几乎每天他都会来学校。

    所以

    去食堂的路上,去画室的路上,去学生会的路上

    特别有缘分,又特别的阴魂不散。

    兔兔背着画板冲进即将闭合的电梯里,小喘了两口气。

    一抬头,就看到里面站着的江明时。

    好巧。

    电梯门闭合,已经在往上攀升了。

    兔兔踮着小脚往旁边挪了挪。

    感觉距离还有些近,她又往旁边挪了挪。

    江明时以免她再总张嘴闭嘴不认识他的话挂在嘴边,他直接喊她的名字,“苏落,你要去几楼”

    兔兔娇声回,“六楼谢谢啦”

    江明时按了数字6,随即顺势往她身边走了一步,问她,“回到,过得开心吗”

    “开心呀”兔兔咪咪笑。

    江明时:“”

    他过的可一点都不开心

    看着她灿烂的小脸,江明时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他只能在心里不停宽慰自己:她现在不记得他,没心没肺很正常

    兔兔手臂微抬,画板已经抵在梯壁上了,他身上喷了古龙水,好闻的味道直往她鼻子里钻。

    她偏头,冲他嘟嚷道:“帅大叔,你能别离我这么近嘛我们学校里的电梯空间还是很大哒你离我这么近,我会认为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江明时嘴角抽搐了下。

    他可不就是有非分之想

    似是看出来他眼神里的异样,兔兔眨眨眼睛,警告的瞪着他,“你别想像是医院里那样动手动脚,这里是学校,我出去就可以告你性、侵哦”

    “”江明时这回连嘴角懒得抽搐了。

    兔兔昂起小下巴,特别有架势的哼了声。

    蓦地,忽然咔嚓一声。

    头顶的光突然灭了,电梯整个都陷入了黑暗当中,然后急速往下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