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心第1394章,小心我告你

时间:2018-10-29作者:北栀

    江明时怔住。

    他皱眉,目光紧迫的端详着她的小脸。

    想要从她细微的表情里,辨别出她是不是在故意逗他玩,可盯了半晌,她都是一脸茫然又无辜的看着他,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他一样。

    兔兔的声音依旧娇滴滴的,“你是肇事司机吗,刚刚那位护士小姐姐刚说我被车给撞了,脑震荡,昏睡了两晚如果是你撞得我,你得付医药费,别想抵赖”

    江明时俯身,五官逼近她,不敢置信的问,“兔兔,你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兔兔问他。

    江明时愕然。

    他抬起手,捧起她的脸,想要让她看得再仔细清楚一点。

    “啪”

    清脆的一声,兔兔伸手打掉他的大手。

    她湿漉漉的眼睛瞪着他,气呼呼的说,“大叔,我警告你哦,你要是再动手动脚,小心我告你性骚扰”

    “”江明时彻底僵硬。

    一秒钟都不能再耽搁,他转身出去找医生。

    看着他疾步跑出去的背影,兔兔眼珠子转了转,低垂下去,却没有了刚刚的茫然。

    医生办公室里,江明时暴喝,“到底怎么回事”

    刚刚给兔兔进行了脑部的检查,主治医生也是眉头紧锁,“这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脑袋没有任何问题,但根据目前来看,病人应该是出现了失忆的症状”

    “怎么会这样”江明时胸口起伏。

    失忆

    那岂不是真的记不得他

    主治医生小心翼翼解释道,“江少,病人被车撞倒,伤势倒不是很严重,但她摔倒的时候脑袋磕到了路沿上,所以才会造成了中度脑震荡

    中度脑震荡比轻微脑震荡来说,症状要严重一些除了会有晕眩头疼,和恶心的现象意外,还会发生遗忘症”

    江明时掌心收拢,声音压抑极了,“那她什么时候会恢复”

    “不好说”主治医生摇头,凝重道,“如果失忆程度不严重的话,没准过段时间就能恢复了,但也有可能永远的不会恢复”

    永远不会恢复

    江明时石化。

    连续抽了两根烟,他拖着沉重的步履回到病房。

    进去后发现病房里不知何时多出来不少人,围在病床前,其中有名中年男人,看起来风尘仆仆的,病房里还放着行李箱。

    江明时在调查的资料上看过,是苏落的父亲。

    病床上的兔兔正拉着苏父的袖子,一个劲的嘟嚷着,“爸爸,我要回,你快带我回去”

    “好好好”苏父闻言高兴极了,忙不迭的点头,直说道,“我马上就订票,我们办理完转院手续就回”

    苏父突然接到电话,原本是兴师问罪的想要来把逃婚的女儿抓回去的

    等来到了医院里,以为至少要费一番功夫,结果没想到,骄纵叛逆的女儿竟然主动提出跟他回去,这让他省事了不少,心情愉悦极了

    连忙转过头,吩咐带过来的秘书去订返程的机票。

    江明时阴沉着眉眼进来,“带她回去逼婚吗”

    苏父闻声,顿时回头。

    就看到一名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走进来,长得倒是剑眉星目的,只是未免太过邋遢,眼睛有黑眼圈,胡子也没有刮,身上的西装皱的不成样子。

    苏父不知道他的身份,露出不悦的神情,“你是哪位”

    不等江明时回答,兔兔就已经出声,“爸爸,他是肇事司机”

    “”江明时一口气没提上来,憋的胸口疼。

    他忍着那股疼痛,不愿相信的追问她,“兔兔,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我不叫兔兔,我是苏落”兔兔扭过小脸,哼了声。

    江明时只好沙哑的说,“苏落,你不能跟他回去,你是逃婚出来的,回去的话,你会被家里逼着结婚”

    苏父不乐意道,“这位先生,这好像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情”

    兔兔闻言,眼睛亮晶晶的,兴高采烈的嚷嚷起来,“嫁人嫁人,当新娘子很好呀我要嫁人爸爸,你快带我回去嫁人”

    江明时声音发紧,“兔兔,你回去嫁人,我怎么办”

    兔兔连看都没有看他,撇嘴道,“我又不认识你”

    “”江明时的心沉了下去。

    她还记得自己是谁,却不记得他是谁了。

    以前的记忆都在她的脑海里,只有在冰城的这一段时间,她统统都忘掉了。

    江明时开始怀疑人生,自己仿佛真的在墓园遇到了鬼,一切都是幻觉。

    三天后,保温箱里的秦繁星就被接出来了。

    李相思又是顺产,不需要住院太久,办理了出院的手续。

    出院的上午,江明时过来探望,一身风流倜傥的西装,只是脸上表情木木的,怎么看都有一股心碎之意。

    李相思看了眼秦奕年。

    秦奕年挑眉问他,“没事吧”

    “没事”江明时摇头。

    李相思安慰道,“江少,我听说兔兔的事情了,你别太着急,我的老师认识不少脑外科的教授,到时让他们帮兔兔好好治疗一下,没准可以恢复记忆的”

    江明时苦笑,“兔兔昨晚被他父亲带回了。”

    他如果想,谁也不可能把她带走,哪怕苏父也不行

    可是现在她不记得他。

    她自己要走。

    李相思:“”

    秦奕年难得没有幸灾乐祸,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江明时淡淡一笑。

    看着他离开后,李相思叹气道,“江少比我想象中的情绪要好很多,我还以为他会很难过呢”

    秦奕年摇头,“男人和女人不同,伤心都是不动声色。”

    李相思闻言,心情也跟着纠结起来,十分的惋惜,“那他跟小兔子真的这样有缘无分”

    惋惜之中,更多的还有愧疚。

    “江明时今晚的航班飞。”秦奕年再次摇头,他宽慰的摸了摸她脑袋,勾唇道,“我听说,他这些天把公司里的事情全都交给下面人去处理了,在开设了分公司,似乎是打算要在那里长时间驻扎了。”

    李相思神色惊讶,随即顿时松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