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叔第1393章,帅大叔你是谁

时间:2018-10-29作者:北栀

    秦奕年一瞬不瞬的望着她,深情款款。

    除了遗憾没有亲眼看到女儿的降临,更遗憾自己在他的小姑娘最辛苦的时候陪在身边。

    李相思终于等到了他,整个人也都放松了下来。

    她真怕见不到他。

    李相思站上过很多个手术台,曾经还中过一枪,但今天躺在上面分娩的时候,她有些害怕了,害怕会有个什么万一,自己就见不到了他了

    秦奕年见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低眉吻在她冰凉的眉心,“老婆,睡吧。”

    李相思嘤咛,“嗯”

    话音刚落,她就已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实在是累极了。

    再醒过来时,外面竟然是傍晚时分,这一觉沉睡了这么久,可见她当时在产房里耗尽了多大的力气才完成女儿降临的使命。

    李相思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大一小的两张脸。

    秦奕年寸步不离。

    她睡着的这段时间,公公婆婆,包括镇里的李父李母也都过来了,刚下幼儿园的小家伙也被接来,正学着秦奕年的模样,两只软软的小手抱着她的。

    李相思看着他们父子俩望着自己,想到还有刚生下的小女儿,她昨晚散掉的力气就全都回来了。

    护士送来了营养餐。

    李相思浑身骨头都是松的,胃里也很空,吃的很饱。

    吃完后,秦奕年就拿来枕头,替她放平,又给她倒水,细节无微不至。

    虽然他没说什么感性的话,但是他的心疼都在那双黑眸里。

    小宝宝现在还在保温箱里,暂时不能送到病房,饭后,他们一家三口去看女儿。

    李相思是顺产,睡了长长一觉醒来后,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已经能够下地,秦奕年将她里里外外裹的很严实,搂着她走出病房。

    进电梯时,她想到什么问,“兔兔怎么样了”

    刚刚吃饭的时候,听到兔兔昨晚车祸也被送到医院里的事情。

    李相思心里很内疚。

    总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庆幸的是没有生命危险。

    秦奕年道,“我下午的时候过去了,还在昏睡中,江明时一直在守着,等她醒来后我们再去看她。”

    “好”李相思点头。

    婴儿待在保温箱里,没有办法进去,只能隔着透明玻璃查看。

    里面有很多个小小的婴孩,都是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崭新的小生命,他们的女儿刚好放在窗旁边,那样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到。

    那样小,软绵绵的,却又那样有生命里。

    睡梦中也握着小小的拳头。

    李相思和秦奕年对视了一眼,彼此心口都暖暖涨涨的。

    这是他们生命的延续。

    身高不够,小家伙踩在椅子上面,眼睛盯着小婴儿的脚脖,上面系着新生婴儿的信息,只不过上面暂时没有写名字。

    秦佑生歪头问,“妈妈,小妹妹叫什么名字呀”

    李相思闻言,侧头看向了窗外。

    这时夜幕已经降下来了,漫天的星光,每一颗在矜持的闪烁着,汇聚在一起,像是璀璨的钻石,流光溢彩。

    李相思略微沉思,眉眼弯弯道:“叫繁星吧,秦繁星”

    秦奕年勾唇,“嗯,好听。”

    似乎是不管她起的什么名字,他都觉得动听顺耳。

    老婆大人说什么都好。

    李相思娇憨的冲他笑了笑,依偎进了他结实又温热的怀抱中。

    灯光下,透明的玻璃里,隐约倒影出夫妻俩相拥着的画面,那样幸福美满。

    一旁的小家伙趴在玻璃上,一瞬不瞬望着保温箱里的小婴儿。

    秦佑生跟她打招呼:“小星星,你好呀”

    随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脸慢慢红了。

    另一边的病房,气氛就显得沉闷不少。

    走廊外的吸烟区,张秘书快步走到他面前,颔首,“江少”

    “嗯。”江明时吞云吐雾。

    他这两晚,几乎烟不离手,靠着尼古丁保持着体力,一直没有合眼。

    肇事司机已经主动报了案,是兔兔走路时没有看到车,好在是十字路口,车行速度并没有很快,再加上肇事司机反应的及时,没有造成太大的生命威胁。

    兔兔的外伤不重,额头磕破了个口子,中度脑震荡。

    只是一直还没有醒。

    江明时叹气,胸腔内都是懊恼的悔意,只想等着她醒来以后,好好哄一哄她,好好赔礼道歉。

    张秘书把带来的东西递给他,“踩的太严重了,只能勉强修复成现在这样,上面裂纹没办法,很多碎钻也丢了找不到江少,要不要再弄一个一模一样的”

    江明时看着破碎不堪的兔子挂链,心疼道,“不用,就要这个”

    张秘书见他眼底有着深深的淤积,憔悴极了,不由劝道,“江少,兔兔小姐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在昏睡,医生也说了最迟明天就能醒过来了这里有护士和护工,我再对面酒店给您开间房休息,明早再过来吧”

    “没事”江明时摇头。

    张秘书不放心的说,“江少,您都熬了快两晚”

    没等说完,就被江明时抬手打断。

    张秘书叹气,只好颔首离开。

    将烟盒里最后一根烟抽完,江明时散了散烟味,回到了病房。

    这样又继续守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江明时照例下楼去买早餐。

    哪怕她没有醒过来,但一日三餐他都还是挑她爱吃的买回来的,想等着她随时醒来,就能吃到。

    从电梯里出来,江明时就听到护士说15床的病人醒了,他立即快步跑过去。

    推开病房门,昏睡了两个晚上一白天的兔兔,终于醒了。

    此时正靠坐在病床上,小小的身板在宽大的病号服下更显的娇小,她脑袋上一圈圈缠着白色的绷带固定,下面一双眼睛湿漉漉的,显得特别稚嫩。

    旁边护士在给她检查血压和体温。

    等到护士离开后,江明时大步上前。

    他扬唇笑了,眼眶竟不自觉的有些发热,“兔兔,你醒了”

    兔兔眼睛巴巴的望着他,然后歪了歪脑袋,用一种十分陌生和疑惑的语气问他,“帅大叔,你是谁”

    江明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