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382章,秦奕年你太坏了

时间:2018-10-27作者:北栀

    兔兔从江氏集团离开,就回到了别墅。

    陈妈放假还没回来,大门还是锁着的,为了私密和安全性,江明时在别墅围墙的四周都设置了电,她没办法翻墙而入,只能在门口等着。

    蹲了时间太久,肚子又饿,双腿都麻了,站起来时摇摇晃晃的,差点摔了一跤。

    江明时从车上下来,看到她眼里有稍纵即逝的惊诧,但是很快便恢复平静,跟公司门口时一样,望向她的眼神冷冰冰的。

    兔兔觉得委屈,他都不来扶自己。

    她想要往他怀里扑,各种撒娇各种抱怨,偏偏这时车里又走下来一个人,不是他的未婚妻,而是另外一位性感漂亮的女人,踩着超细跟的高跟鞋,深齐臀的黑色亮片裙。

    比她高,比她腿长,比她胸大。

    兔兔看得很嫉妒,朝他哼唧,“江明时”

    “干什么”江明时问。

    兔兔冲他眨眼睛,试图撒娇,“我回家了呀”

    江明时依旧目光很没有温度的望着她,嗓音阴郁,“这里不是你的家,你的家在”

    兔兔抿唇。

    他冷漠的眼神和语气,实在太可怕了

    兔兔鼻尖发酸,瘪瘪嘴,鼓起勇气的走到他面前,小手巴巴的攥住他西装的袖子。

    她轻轻摇晃了两下,声音里透出心慌:“江明时,你是不是生我的气啦”

    江明时手肘抬起,将她的小手无情的甩开了,口吻轻淡,眼神却是森冷的,“苏落小姐,这里不再欢迎你了你走吧我也不想再见到你”

    兔兔往后趔趄了下。

    跟在江明时身旁的女人,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呼之欲出的胸部贴在上面,声音和她的身材一样性感妖娆,“江少,好冷呀别跟她废话了,我们赶快进去吧,一刻值千金”

    江明时嗯了声,便带着她走进了院里。

    铁艺缠枝的大门打开后,又重新紧紧的闭合。

    兔兔连门都没进去。

    她呆愣在原地。

    从苏家潜逃出来,拿着自己的小行李,兔兔就踏上了回国的航班,下了飞机就马不停蹄的跑回来,欢天喜地的去找他,结果现在却被扫地出门

    这里不欢迎她了

    的苏家根本不是家,她在那里根本像是行尸走肉一样,现在别墅门都进不去,突然间这个世界天大地大,反而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处。

    兔兔盯着里面亮灯的别墅。

    江明时现在有了新的大情人,不要她了

    兔兔眼尾挂着红,她抱着怀里的背包,扭身沿着私路走。

    要去哪里

    难道要回吗,回去后就要面临被逼婚

    兔兔茫然无措的一步步走。

    十字路口处,她正不知该去哪个方向时,身后突然有人喊她。

    “兔兔”

    兔兔闻言,惊喜的回头。

    仿佛是她心里攥着的最后一丝希望,可她看清楚后,眼睛里的光亮一点点灭掉,“是你们呀”

    秦家老二在附近有一栋别墅,秦奕年和李相思今晚过来吃饭,这会儿刚结束,正开车回家,路上就看到个熟悉的身影。

    这大晚上的。

    北方的天气早晚温差很大,空气冷冽,兔兔穿着一条单薄的连衣裙,像是个幽魂一样在街上飘荡。

    先不说这样下去她会不会被冻感冒,要是碰到坏人怎么办

    她形影单只的,实在太容易被人盯上了。

    李相思把她带上了车。

    小家伙看到她,想到她给自己抓过娃娃,礼貌又甜甜的喊她,“兔兔姐姐”

    兔兔提不起精神,小脑袋点了两下算是回应了。

    两边的霓虹,从车窗外摇曳进来。

    李相思回头看了眼,见兔兔依旧抱着怀里的背包,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装着什么宝贝,刚刚上车的时候,想要帮忙放进后备箱,她一副生怕被抢的感觉。

    此时靠在车窗上,头发垂顺,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活力。

    只有脑袋上的兔子发夹,烁动着碎钻的光。

    真可怜

    李相思收回视线,看到旁边秦奕年抬手摩挲着下巴,她眨眨眼睛,“老公,你在想什么”

    秦奕年黑眸朝她斜昵,慢悠悠道,“我们俩之前分开的时候,不管怎么说,多亏了江明时告诉我孩子的事情,否则,我还会一直误会你怪你。”

    “是啊”李相思点点头。

    说到底,江明时在他们感情复合的路上,起了至关重要的帮助。

    “对此,我心里很感激他。”秦奕年语气很诚恳,“现在,也该帮他做点什么了。”

    李相思好奇,“你打算怎么做”

    秦奕年从倒车镜看了眼后面的兔兔,朝他的小姑娘勾了勾手指。

    李相思听话的凑过去。

    秦奕年附耳低声。

    然后,她睁大了眼睛,低呼出声,“这这秦奕年,你太坏了”

    “唔。”秦奕年眉尾轻扬。

    李相思不确定的问,“这招能管用么”

    秦奕年薄唇勾起一抹浅淡的笑弧,胸有成竹,“只要他是个男人,就忍受不了满头草原。”

    李相思咽了咽。

    虽然这个办法有点过火,但貌似实施起来的效果会很显著。

    李相思忍不住笑起来,“老公,虽然你表面看起来跟江少一直不对付,但实际上,你跟他多少有些男人间的情谊在吧你这么苦心积虑的替他着想”

    “没有。”秦奕年否认的很干脆,“我是省着他惦记我老婆。”

    李相思:“”

    后面很安静,小家伙很会察言观色,见兔兔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所以也就没有烦她,规规矩矩的坐在那,低着头玩自己的魔方。

    李相思看到兔兔闭着的眼睫毛上,似是沾了泪珠,晶莹湿润的。

    身为女人,又是当妈妈的关系,李相思的内心变得越发的柔软,不免替兔兔心疼,责怪的口吻吐槽道,“不过话说回来,江少也忒狠心了”

    大晚上的,就把人家小兔子给轰出来了

    秦奕年偏头,黑眸落在倒车镜上。

    军绿色的吉普后面,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始终保持着距离尾随在后面。

    他薄唇轻勾,似笑非笑道,“真狠心还是假狠心就不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