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91369章,分明是妖女

时间:2018-10-23作者:北栀

    江明时嗓子眼发干。

    他垂在腿侧的手,微微收拢,控制住心底燃烧起来的火苗。

    兔兔自从被他带回别墅以后,大大小小的祸已经闯了不少,早就摸清了哄他的套路,半边脸不停在他脖子处蹭,嘴里嚷嚷着,“江明时,我的脸好痛”

    江明时紧绷的神色里泄露出一丝担忧,“哪里痛”

    兔兔声音娇娇的,“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江明时过去警局的时候,她蹲在人群中间,顶着头红色的假发,脸上浓妆艳抹的,现在距离近了,才看到她额头和颧骨的位置,有轻微的擦伤。

    心疼归心疼,但还是对她闯祸这这件事很恼火,“知道疼还打架”

    不过,眼角余光里,还是吩咐了家里的下人去取药箱。

    兔兔瞪圆了眼睛,大声的骂,“是那个臭流氓对我动手动脚,他竟然敢摸我的胸”

    江明时目光顿时沉了沉。

    只是看到她昂着一头红发叫嚣的模样,不禁磨牙,“谁让你去那种地方”

    兔兔不甘示弱的顶嘴,“谁让你自己偷摸去不带我”

    “我是谈生意”江明时头疼,抬手按着眉心,像是无可奈何,“以后不准去了”

    “好吧好吧,我尽量”兔兔耸肩,仿若叛逆的小孩子。

    江明时压抑着心头的火,看着她天真稚嫩的小脸,耐着性子跟她讲,“不是尽量,是不准去了酒吧、夜店、pb,还有娱乐会所,以后都不准去了还有,你这身是什么装扮”

    兔兔骄傲,“我这是黑寡妇”

    “”江明时忍住骂人的冲动,抬手将这头碍眼的红发摘下去。

    兔兔原本的头发乱七八糟,她一点都无形象可言,只是随便的抬手扒了扒,这时的她又仿佛像个随心所欲的孩子。

    她半嗔半怪的噘嘴,“这里不准去,那里不准去,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你养的小宠物”

    江明时倒是被她逗笑了,“哪里有宠物这么不听话的”

    闻言,兔兔孩子气的鼓起腮帮子。

    随即灵动的眼睛里浮现出狡黠,柔嫩的红唇凑近他的耳蜗,清纯又妩媚的咯咯笑,“哪里又有宠物能跟你”

    最后两个字,呵气如兰一般。

    江明时的火彻底燃起来。

    他跃身而起,将她抱起来狠狠丢在了沙发里,高大的身躯随之笼罩

    门口提着药箱正要进来的下人见状,吓得慌忙放在门口就脚底抹油的转身跑了。

    一室的春意。

    凌晨的时候,温度渐渐降了下来。。

    衬衫被她丢扯在地上,赤着胸膛的江明时将她动作轻柔的抱到了楼上卧室。

    用热毛巾给她的脸卸了妆,露出一张漂亮的脸。

    青春又稚嫩,白皙的皮肤微微透着莹润的粉色,唇瓣是鲜嫩的朱红色,这会儿闭着眼睛,若是睁开的话,瞳仁一定是清澈明亮的,不谙世事。

    江明时给她脸上的伤上了药。

    棉签蘸着药膏,碰到伤口时有些刺激,兔兔疼的嘤咛出声,但似乎楼下那场疯狂的运动太过疲惫,并没有醒过来。

    小可怜儿

    江明时刮了刮她鼻子。

    他想到自己跟副局长的对话,的确是捡来的。

    一个多月前,江家老爷子的忌日,江明时忙完工作傍晚才抽出时间去了墓园,那天下了大雨,路上车行缓慢,等他到了墓园再扫墓下来时已经黑天了。

    等他撑着伞下来时,车里不知从哪多出来个女孩子。

    她浑身都被淋透了,湿哒哒的往下滴着水珠,眨巴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呜呜,我从农村跑出来的,我爸妈要把我给卖了,我没办法只能逃了我现在无家可归,身无分文,你是里写的那种霸道总裁吧你带我回家,养我好不好”

    江明时觉得好笑。

    他身边就从来不缺投怀送抱的女人,都是想尽了办法,绞尽了脑汁想要得到他的青睐,大部分都在酒店里解决,这还是第一个上来就敢张嘴想去他家的。

    江明时懒懒问,“我为什么养你”

    女孩子歪头,毫不羞耻的说,“我可以做你的小情人”

    她说话时一直抱着双肩,可能是冷的关系,有些瑟瑟发抖,胸前虽然横着手臂,但也遮掩不住倾泻的春光,尤其是暴露在外面的两条纤细莹白的小腿。

    江明时眼前有些虚晃。

    仿佛看到曾经有个小姑娘,在他面前撕掉裙摆,替他包扎伤口,也是这样两条细嫩的小腿,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晃得他心猿意马。

    江明时从来就不是正人君子,主动送上门没有不要的道理。

    金屋藏娇这种事情,他又不是没有做过。

    这么小的倒是头一次。

    换了笔挺西装的江明时从楼上走下来,窗外阳光已然明媚,马上就十点钟了。

    听到脚步声,厨房里的下人陈妈将早餐很利落的摆上了餐桌。

    江明时拉开椅子,没有立即动筷,而是先拨了通电话。

    秘书恭敬的接听。

    他眼睛里迸出凌厉的狠光,语气森凉的吩咐,“把昨天警局里关的那些人调查下,看看谁碰了她的胸,把他的胳膊打断”

    刚挂断,楼上就传来节奏清晰的蹬蹬蹬声。

    江明时抬头,毫无意外的看到有抹娇小的身影跑下来。

    刚刚起来,头发还乱蓬蓬的像是只小松鼠,身上套着的,是他宽大的丝质衬衫,衣摆处刚好遮住她的臀部,不至于走光,两条笔直的小腿却是露着的。

    扣子只随手系了中间两颗,领口的位置半敞开着。

    漂亮的蝴蝶骨蜿蜒,都是朵朵盛开的红痕。

    江明时目光变黯,叱声道,“把衣服穿好了”

    兔兔靠后的坐在椅子上,两条腿在半空中荡来荡去的,看了眼已经跑去院子里剪花草的陈妈,娇滴滴的问他,“为什么呀”

    江明时喉结在动。

    因为他怕自己忍不住。

    昨晚折腾了一整晚,今早已经起来的很晚,错过了两个会议,若是再继续荒唐,恐怕下午的两个亿的合同也都飞了

    哪里是一只小白兔,分明就是妖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