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319章你,我要跟你结婚

时间:2018-09-26作者:北栀

    轿车已经开走了,远远的只剩下尾灯。

    刚刚车辆行驶而过,秦博云遥遥望过来的目光里,有着明显的不悦和凌厉。

    李相思捏住眉心,李相思后悔让他背自己了

    恐怕这些被秦博云看在眼里,一定觉得不成体统。

    车辆已经消失在夜色里,李相思欲言又止,“真的没事吗”

    秦奕年点头,“嗯。”

    他伸手覆在她的脑袋上,顺势将她带入怀里。

    李相思仰起小脸,跌入他眼皮深凹的黑眸里,眸光坚定深邃。

    她就想起曾经他和陆行诓骗自己,逼她承认对他的感情时,曾说过他们重新开始,没有人能阻碍得了他们,不会再分开了。

    李相思知道,他都会解决的。

    她埋进他的胸膛上,落在他温暖结实的怀抱,就好似找到了依靠的港湾一样。

    隔天傍晚,秦宅。

    秦奕年将吉普停稳,就踏着军靴进了别墅。

    直接上了楼,书房里秦博云像是已经等他很久了,正威严的坐在书桌前,脸色不怎么好看。

    姚婉君也在房间里,坐在窗前的太师椅上,像是担心他们父子俩会吵起来,所以留下来想要当个调和剂。

    秦奕年像往常一样,站的笔直军姿。

    秦博云压抑着怒火,他严厉的声音说道,“重复过的话我不想再多说了,如果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子,你赶快跟那个小姑娘分开”

    上次陈佳柠弄出来下药的事件时,秦博云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两人又再次纠缠个没完了

    秦奕年道,“我准备打结婚报告。”

    他不疾不徐的语气,仿佛这才是他回来的目的。

    通知家里,他要跟李相思结婚。

    秦博云眼睛瞪起,“混账”

    “老公”姚婉君适时出声。

    秦博云缓了口气,怒火还是直往大脑里窜,“天底下女人都死绝了吗,你非得找她你敢打结婚报告试试,看我不先打断你的腿”

    秦奕年神色不变。

    秦博云见他一副没有听进去的模样,有些想要拍桌子。

    “哎呀,这又不是要去打仗,别喊打喊杀的”姚婉君走过来,她温声道,“奕年,我和你爸也是为了你好我们都很着急你的人生大事,不想看到你这么打光棍下去,但是相思不行的”

    秦博云到底还是拍了下桌子,“就是不行你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能跟她你听见了没有,这是我跟你妈的态度”

    秦奕年沉默的听完。

    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淡淡道,“相思快下班了,我得回去做饭了。”

    说完,秦奕年转身就那么走了。

    秦博云:“”

    太没出息了

    堂堂一个少将,平时都是枪械在手,现在竟然跑去给一个小姑娘做饭,而且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

    姚婉君也望着儿子的背影,虽然气氛比较凝重,有些不合时宜,但她的思绪还是走神的飘了飘。

    她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吃过自己老公做的饭呢

    一碗粥都没有

    姚婉君幽怨的看了眼自己丈夫,顿了顿,踌躇的开口,“老公,要不然”

    “你闭嘴”秦博云立即厉声打断。

    他十分生气的看向妻子,指责道,“不该说的比乱说,你还有没有点轻重了难道你儿子的前途不想要了吗”

    姚婉君顿时憋了回去。

    只是她毕竟是当妈的,很懂儿子的心。

    这六年里,家里总是撮合着他跟陈佳柠,但秦奕年无动于衷,姚婉君问过他:“奕年,你是不是还想着相思那个小姑娘呢”

    虽然秦奕年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认过。

    现在两人又重新复合,这说明儿子这六年心里始终装着李相思,根本忘不了,也分不开

    若不是顾忌丈夫,姚婉君还真有冲动什么都不管了,想让李相思当自己长儿媳的想法

    秦博云也陷入自己的思绪当中。

    他不能就这样任由着他们两个人下去,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

    秦奕年可不是故意气秦博云,他的确赶着回来给李相思做饭。

    油烟机嗡嗡,厨房里到处都是温暖的饭香味。

    李相思这些年厨艺一直没什么进步,在国外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汉堡三明治解决,待在旁边也只能帮忙打打下手,递个盘子之类的。

    秦奕年说油烟大,让她出去等,她也没动,就靠在灶台上盯着他。

    吃完饭两人没出去散步,带着奶茶窝在家里看电视。

    等到了晚上,秦奕年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盘腿坐在床上的李相思,视线一直追随着他,欲言又止了一晚上。

    他将毛巾丢在旁边,笑道,“想问什么”

    李相思顿时打了个滚,拱到了他怀里,“秦奕年,你今天回家了”

    医院接她下班的时候,秦奕年比平时晚,说他回了趟秦宅。

    她也刚洗完澡没多久,小脸上水蒸气晕出的红还没完全褪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湿漉漉的,只觉得她此时的神态格外的妩媚动人。

    秦奕年指腹轻轻抚过她的鬓角,“我告诉他们,我要跟你结婚。”

    他用的是要跟她结婚,而不是想跟她结婚。

    代表着这不是一种想法,是一种行动

    李相思脸颊发烫,她羞答答的。

    秦奕年打趣她,“不是你送了我打火机,很想要嫁给我么”

    他特意强调了“很”字。

    李相思羞恼的直炸毛,“喂”

    她像是奶凶奶凶的小猫一样,伸出小爪子,将他扑倒骑在了身上。

    粉嫩的小嘴像是桃花瓣娇俏的对他绽放,呼出来的气拂过他的眼鼻,秦奕年只觉得肌肉阵阵紧绷。

    他不想饱受煎熬,将她反扑。

    秦奕年英俊的面容俯下,攫取住了芳泽。

    两人的呼吸渐渐加重

    夜色阑珊时,房间内的激烈终于停歇下来。

    李相思眼皮泛红,已经软软的躺在被褥之间,墨黑的发丝倾泻一枕头,她累的已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秦奕年替她擦拭完,细心的掖了掖被角。

    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心念微动的亲在她的额头上,浑厚低沉的嗓音在夜色里散开:“相思,我爱你。”

    梦中的李相思仿佛听见了一样。

    嘴角弯弯,笑的很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