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十第1285章,真是缘分呐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陈放和陆行走出凉亭,并排站在前方。

    两人手里都拿着高尔夫球杆,旁边球童已经替他们将球放在了发球线上,正在认真的进行着切磋。

    李相思视线刚落在陈放高举的球杆上,手腕就突然被人给抓住了。

    掌心和指腹上都有枪茧的粗粝感,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李相思皱眉,“秦奕年,你干什么”

    秦奕年道,“跟我过来。”

    “我不”李相思挣扎,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弄出太大的动静来。

    秦奕年这时慢悠悠说,“你想我扛你走”

    “”李相思神色顿时紧张。

    她这样稍微犹豫,就给了他机会。

    她被秦奕年大手用力拉着走出了凉亭,掌心紧紧箍在她手腕上,军靴沉稳有力的落在草坪,一路来到休闲区域的僻静角落里。

    周围除了偶尔经过的工作人员,就只有他们两个。

    李相思用力挣脱开来,往后退了半步,“你到底想干什么”

    “相思,你不乖。”秦奕年沉声。

    不乖

    李相思见他视线从自己两条腿扫过,不由抿起嘴角。

    秦奕年上前,将两人的距离重新拉近,“我说过,不准你穿这样短的裙子。”

    黑眸从她的双腿掠过,顿时深暗了两分。

    白粉相间的摆着短裙,只堪堪到膝盖上面,虽然里面有打底裤不会走光,但两条纤细的小腿全都暴露在空气中,笔直且匀称,皮肤更是白的赛雪。

    光是这两条腿,就能看得人心神荡漾。

    秦奕年突然又想到了那天晚上,时隔六年的蚀骨缠绵。

    她这两条白皙的腿缠着他精壮的腰

    秦奕年突起的喉结滚动。

    他沉了一口气,才将血液里的沸腾全都压下去。

    秦奕年很懊恼自己今天没有穿外套,否则一定要将她严严实实的包裹住才行

    他不仅仅这样说过。

    他还说,只能露给他一个人看。

    心底情绪划过,李相思双手轻握,她硬声道,“秦奕年,这跟你没关系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管不了我,而且我也不是穿给你看的,我男朋友喜欢我这样穿”

    她在拿陈放提醒他,并且划清界限。

    秦奕年听到后却没有之前那样愤怒,反而嗤笑了一声。

    他对她的男朋友很不屑。

    秦奕年这六年其实一直心中有个疙瘩,就是她狠心打掉了他们两个的孩子,但如今得知到真相,是她把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刻意骗了他。

    既然没有打掉孩子,那么她始乱终弃跟了江明时也一定是假的

    他们两个联合起来诓骗了他

    逼他愤懑,逼他选择放手。

    至于现在的什么男朋友,秦奕年更不放在心上。

    就算她找了男朋友,也绝对不可能有感情

    秦奕年猛地欺身上前。

    李相思脚步已经退无可退,后背抵在了装饰的花柱上,纹路透过衣服紧贴在她的后背上。

    秦奕年却还在靠近。

    李相思眼底都是警惕,像是一只浑身毛都竖立起来的小奶猫。

    在他大手朝她伸过来时,她找准时机,想要出其不意的锁住他的喉咙。

    但和之前洗手间里一样,轻松便被他给破解。

    秦奕年单手抓住了她的两只,她瞬间就成为了他的俘虏,只能干干瞪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唇边浮现了笑意,一直抵达到了黑眸里。

    这些都是他教她的。

    秦奕年很欣慰,同时也很放心。

    她学以致用的这样好,说明这六年她在国外的时候,不会被一些想要占便宜的洋人轻易欺负了。

    李相思不知道他在笑什么,羞恼的瞪着他,让他放开自己。

    秦奕年非但没有放开,反而俯下了脸。

    察觉到他的意图,李相思警告,“秦奕年,你别乱来”

    在她瞳孔慌乱缩动的时候,他的薄唇,就直直的落在她的上面。

    撬开她的牙齿,毫不客气的攻城略池。

    全都是他的气息。

    李相思脑袋里一阵阵缺氧。

    就在她羞恼的要爆发的时候,秦奕年突然又放开了她,并且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插兜脸上表情云淡风轻,仿佛刚才轻薄她的人不是他一样。

    李相思简直不敢置信,咬牙强调道,“秦奕年,到底要我说几遍,我们两个分手了我不喜欢你了,对你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我不信。”秦奕年嗓音幽幽。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李相思视线从他英俊的脸上横掠而过,转向了旁边,“分手时我就说了,希望能好聚好散,如果早知道你这么难缠,当初打死我也不跟你玩那大半年”

    秦奕年黑眸凝着她。

    眸光像是深沉冬夜里最亮的星辰,声音特别低邃,“相思,如果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为什么还戴着我送你的红豆”

    李相思表情僵硬。

    她下意识的抬手,捂住的脖子。

    可是已经晚了,秦奕年修长的手指已经伸过来,轻松的就将脖子里挂着的项链拉扯了出来,垂坠着的小小红豆在阳光下泛着红彤彤的光泽。

    她送给他的打火机,他还妥帖保留着。

    秦奕年忘不了她,所以才会始终都携带在身,同理,她的项链一直戴着

    李相思呼吸在变缓。

    曾经在里看到他还留着打火机,她便偷偷将项链藏好了,后来也都会穿一些带领子的衣服遮掩住,平时不会有任何人发现她其实佩戴了首饰。

    她一直以为自己藏的很好。

    李相思突然想到了,是那天晚上

    那晚药效上来她失去了意识,两人了一整晚,坦诚相待,不着寸缕,一定是他那时候发现的

    李相思睫毛簌动,她搪塞道,“我我只是忘记了扔我这些年经常跟着老师到一些偏远的小国,我会戴着这块玉,完全是因为玉是能辟邪的,你别自作多情”

    秦奕年似笑非笑,对她的说辞不为所动。

    之前,她跑了整整六年。

    现在对于她的拒绝和逃避,他不急于一时,以后有的是机会,但这一次他绝不会再放手了

    秦奕年掌心覆在她脑袋上,像曾经无数次那样抚摸,“相思,以后我们还会再有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