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十第1205章,拆石膏啦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半个小时后,送餐员送来的外卖。

    要属叫嚣饿的沈南方吃的最多,一个人吃了两大盒米饭,额前软趴趴的黄毛也全都精神抖擞了起来。

    李相思把筷子一放,秦奕年便斜昵过去,“相思,吃饱了吗”

    “吃饱了”她娇憨的点头。

    “嘴上沾了东西”秦奕年道。

    李相思眨眨眼,“是么,哪里”

    秦奕年一点不嫌弃的直接伸手,指腹揩掉沾在她嘴边的饭粒,并且又抽出纸巾替她擦拭干净,眸光泛着柔光,像是照顾女儿一样耐心细致。

    沈南方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肚皮,嗯,还好他吃饱了

    都放下筷子后,秦奕年起身善后,让他们两人去客厅里歇着。

    沈南方扭头看向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第一次看到他们两人在家里的相处,仿佛就像是一对夫妻的日常生活一样,而且也的确看得出来,秦奕年对她是真的很宠。

    从他进门到现在,还没见秦奕年让她做过什么事情。

    这是沈南方乐见到的,替她感到开心,但同时又有一丝隐隐的担心,他们的关系注定是见不得光的,若是万一有天东窗事发

    这一天早晚会来的,只希望他们到时能排除万难。

    沈南方不再继续想,懒洋洋问,“相思,你腿恢复的怎么样”

    “医生说不错,只要再继续养着就行”李相思耸耸肩。

    “再过几天就是农历年了,那你这是不准备回镇里了,留在这边过”

    “嗯。”李相思点头道,“我爸妈还在乡下,我受了伤他们也不放心让我折腾,而且回到镇里也只有我一个,在这边还能有秦奕年照顾”

    沈南方啧啧有声,“你妈倒是挺放心把你交给他的”

    “他是军人嘛”李相思骄傲道。

    沈南方看不惯她嘚瑟样,没好气哼,“切,是军人也是男人,你也不怕被他给吃了”

    李相思左腿伸展了下,脸颊微热。

    目前的情况,似乎是她迫不及待想吃他的样子

    沈南方不懂她心里的小九九,忽然咋呼起来,“我去,你这还有游戏机呢”

    之前回来养伤,她腿上打着石膏,又是冬季,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面,秦奕年怕她会闷,所以特意给她买来的游戏机打发时间。

    不等李相思回答,沈南方已经从沙发上起来,把电视柜的游戏机抱下来了,“还是最新款的,手柄也是dayone限量版赶快,把电视打开,陪本少爷来两把,这个游戏我还没玩过呢”

    似乎这货只要遇到游戏,就两眼冒光

    李相思扶额,只好给他打开。

    沈南方将拖鞋一甩,大肆肆的盘腿坐在地毯上,拉着她便开始一起开战。

    秦奕年收拾完厨房出来,没有打扰两人的兴致,回书房去看军事方面的书籍了。

    李相思幽幽瞥向身旁。

    随着沉浸在游戏世界里的沈南方眼睛亮一分,她的嘴角就抿起一分。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沈南方没有结束的意思,依旧玩的兴致勃勃。

    李相思看了眼墙壁上的钟表,大惊小叫的低呼了声,“啊马上八点了,都这么晚了,金毛,快别玩了,你赶紧回家吧”

    沈南方闻言,嘴角抽搐了下。

    才八点钟竟然说晚

    沈南方没有吐槽她,而是沉浸在游戏里无法自拔,连视线都没有移,眼睛直勾勾的锁定在电视屏幕上,“没事,我不急,等打完这把的”

    “”李相思眼角一抽。

    她心里急的上蹿下跳,面上还要强装淡定,侧面道,“金毛,我得劝你两句了,你别老沉浸玩游戏了,不然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女朋友啊再说了,就算有女朋友,你天天这么玩游戏,人家早晚受不了把你踹了”

    “你懂什么,本少爷凭实力单身”沈南方傲娇的甩了甩额前的黄毛。

    李相思:“”崩溃,他赢了

    耐着性子终于等他把这一局游戏打完,几乎在出现gaeover的时候,她便迅速起身。

    李相思将他手里的手柄给抢夺了过去,开始下逐客令,“好了,已经打完了,你赶紧回家吧,临近春节人多也比较杂,早点回去安全”

    沈南方想说他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怕不安全的,没等说完,就见她把自己搭放在沙发扶手上的大衣也给拿过来了。

    逐客令下的这么明显,沈南方自然早就看穿了她是嫌弃自己这个电灯泡太亮,所以只好告别游戏机,忿忿不平的道别离开。

    临走的时候,还在心里面腹诽她。

    有异性没人性

    十分钟后,玄关处传来开门又关门的声音。

    紧接着,就有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秦奕年高大健硕的身形走进主卧,身上带着外面冬夜里的凉气,他刚送完沈南方上楼。

    已经换了睡衣靠坐在床上的李相思,立即抬头,“秦奕年,金毛走了”

    “嗯。”秦奕年点头。

    黑眸朝她望过去,四目相交,他呼吸不由一顿。

    因为他的小姑娘,此时直勾勾看向他的眼神

    就好像是在看一块砧板上的肥肉

    突起的喉结微动,秦奕年不自然的扯动了下薄唇,语气极为低沉的开口,“相思,我先去洗澡。”

    “嗯”李相思点头如捣蒜,想了想,又害臊的催促,“那你快一点”

    “咳,好。”秦奕年喉结又动了下。

    在她灼灼的目光下,他迈动两条大长腿走进了浴室,从背面看似无恙,其实脚下仿佛落不到地板实处上一样。

    等到他再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主卧里棚顶的灯光已经关了,只亮着一盏床头灯,在大床上晕染出光圈,荡漾出一圈圈的涟漪。

    这片涟漪里,李相思已经躺进了被窝里,两条藕一样的纤细手臂藏在睡衣袖子里,若隐若现,如瀑般的长发披散在枕头间,衬托的她越发唇红齿白。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明明那样澄澈懵懂,却勾人的如同暗夜里的妖精。

    秦奕年嗓子发干,他脚步似乎更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