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195章,真踏实啊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李相思脚下打滑从半山坡滚落了下去。

    冬天山里面有没融化的积雪,她从高处滚落下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护住了脑袋。

    也多亏她身上穿的这件白色羽绒服,和白茫茫的雪地几乎融为一体,让那两个流氓从上面望下去时,看不到她的踪迹,以为她不知道摔倒哪里,人甚至已经翘了辫子。

    为了避免事情更大,就没有再去追她。

    李相思不敢坐以待毙,谁知那两个流氓会不会又再次起了色心,万一又回来找她怎么办

    她连滚带爬的起来,根据自己的方向感寻着回去的路。

    爬起来的时候,左腿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虽然是雪地,但她滚落下来的时候只护住了头,左小腿刚好撞到了一棵大树上。

    她大致自己检查了一下,应该是骨折了,具体情况还得到医院才能知道。

    李相思拼了力气的站起来,一路不停的靠捡树枝支撑着自己,拖着条腿的努力一步步往回走。

    此时见到了他,身上的惊惧感一下子就全都消失了。

    感受到他的温热的体温以及雄性气息,李相思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秦奕年双膝跪地,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关切的眸光在她身上四处打量着,生怕错过每一个小细节。

    除了破烂不堪的羽绒服大敞开着,里面的毛衣也脱了线,领口的位置松垮,露出一大片白皙的锁骨,里面蕾丝边若隐若现,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撕扯的。

    秦奕年胸腔内的火直达脑门。

    他现在有杀人的冲动。

    军人是高危的职业,尤其是特种兵,经常会接保密任务,手上并不是没有沾过鲜血。

    没有失控,秦奕年凭着目光快速将她检查了个遍。

    下面牛仔裤还是完整的,说明她并没有被人真正的占了便宜,除了外表的狼狈以外,看样子像是没有受什么伤,但她的左腿僵直,还不知道有多严重。

    秦奕年再次抑制住想杀人的冲动,用力的想把她填入身体里,“相思,别害怕,我在这里”

    视线里他五官都因担心而扭曲了,眉心皱的像是个小老头。

    李相思疼的龇牙咧嘴,还冲他露出两个小梨涡笑,“嗯”

    她对他有百分之百的信任感。

    李相思心里清楚一点,只要有他在,她就一点都不害怕了。

    因为哪怕天塌了,也有他替自己支撑着,她在他保护起来的小天地里,不会再有风雨只剩下安宁。

    脑袋一阵阵晕眩袭来,李相思再也支撑不住的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最后意识里,是他结实有力的胸膛,以及臂弯。

    真踏实啊

    临近的市区三甲医院,手术室。

    走廊里静悄悄的,这会儿窗外的太阳已经短去,洒进来不少玫瑰色的光圈,秦奕年像是一座雕像般矗立而站,身上笼罩着寒芒。

    电梯门“叮”的声响起。

    穿着一身军装的陆行从里面走出,没有平时贱兮兮的表情,眉眼严肃。

    看到秦奕年后,陆行正色了下,大步朝他走过去。

    手术室下一秒缓缓拉开了,里面带着口罩的白大褂医生走出来。

    秦奕年顿时大步上前。

    虽然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感觉始终蒙着层阴沉的乌云和冷鸷的寒冰,但若离得近了,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紧绷着的情绪。

    “医生,怎么样”他暗哑着嗓子问。

    主治医生摘掉口罩安抚道,“放心,没有生命危险头部应该是受到了撞击,有轻微的脑震荡,并不严重,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听到“没有生命危险”几个字后,秦奕年胸口的石头才消失。

    李相思昏过去的时候他吓坏了。

    秦奕年摸到了她脑袋好大的一块肿起,不知道她具体都经历了什么,以为会伤到了脑袋,他慌怕极了。

    主治医生继续道,“目前就是左腿的伤势比较严重,胫腓骨骨折,而且骨折后又似乎走了很远的路不过,庆幸的是没有完全断裂,不需要钢板固定,只打了石膏

    再有病人年纪还很相信会恢复的很好只要遵循医嘱,骨折不会移位的话,不会有大问题”

    “谢谢”秦奕年点头。

    主治医生离开后,手术的门再次被推开。

    躺在病床上的李相思被护士推出来,手背上吊着针管,哪怕此时巴掌大的小脸上没有多少血色,苍白羸弱,依然有种颓废的美。

    秦奕年跟着护士把她送回了病房。

    见她睡得熟,他暂时走出了病房,走廊里早已等候许久的陆行立即上前。

    “如何了”秦奕年眯眼问。陆行敬了个礼后,便严肃说道,“秦队,人全都抓到了,现在被押在当地警察局这两人根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进去以后都交代了,笔录已经做完了,我拿过来了一份等会我就回去提人,直接送到武装部去”

    秦奕年接过笔录,一目三行的快速看完。

    他眼神更加冷厉彻骨。

    下巴的线条犀利,秦奕年黑眸瞥过去,面上表情淡漠,喉咙里却透出一道仿佛冰棱被咬碎的声音,“给这两个畜生点颜色。”

    他话里含义颇深。

    陆行表情也多了几分寒冷,和平时判若两人,恭敬的点头道:“秦队,你放心,我知道轻重”

    秦奕年点点头,平时很少表扬,这会儿颇为欣慰的拍了拍他肩膀。

    陆行没有得瑟,站直说,“其他事情交给我,你去照顾嫂子吧”

    “嗯。”秦奕年点头。

    陆行离开后,他重新回到了病房。

    西斜的太阳渐渐不见,北方冬季天黑的比较早,晚霞消失没多久后,路灯就一盏盏的亮起了。

    李相思八点的时候醒来的。

    她感觉脑瓜顶上面有些发涨,但是腾疼痛感还好,并不强烈。

    李相思是学医的,能猜到自己昏厥的原因是什么,轻微脑震荡是跑不了的,不过左小腿似乎更严重一些,睫毛颤动落下,往上就看到被吊高打石膏的腿。

    她动了动。李相思小手被握住,有温热的薄唇落在上面,“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