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十第1124章,他害羞了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早在剧院门口看着她时,秦奕年就想这么做了。

    只是顾及着肖俊受打击的程度,发善心的忍住了,她一身粉色的连衣裙,纤细的身影婀娜的从出租车上下来,像是一朵盛绽的香水百合,幽香馥郁。

    秦奕年拇指摩挲在她的脸颊上。

    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触感让他心神荡漾。

    步行街上这个时间还有不少的人,秦奕年没穿那身军装,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些,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吻得辗转缠绵。

    李相思手心贴放在他的胸口,隔着衬衫,他皮肤的热度甚至透了过来。

    被放开时,她的睫毛也还在轻颤。

    黑白分明的眼睛,经过刚刚那样一个深吻,平添了一层迷离的雾气萦绕在里面,在昏黄的路灯下面很媚,恍若能把人的骨头都望的酥麻。

    要命

    秦奕年突起的喉结滚动,血液在流动。

    他长臂用力往回揽,将她更紧的抱在怀里,掌心扣着她的小脑袋在胸口处,想要努力平抑住那一阵有一阵的沸腾。

    偏偏她娇小的骨骼软绵绵的,完全依附在他身上,双手还抱住了他的后腰。

    秦奕年觉得嗓子很干。

    他想要从兜里把烟盒掏出来,又觉得尼古丁不够,现在急需要将一腔狼血冷却下来。

    秦奕年拉起她的手,大步往江岸的台阶下方走去。

    路灯都在江岸上,台阶下面滚滚的江水,相对来说很是静谧。

    李相思不知道怎么了,脑袋一是短路,突然就想到了沈南方那货,脱口而出,“你要干嘛,不会是要对我劫财劫色吧”

    秦奕年:“”

    离江越近,空气越潮湿,也越清凉。

    夜晚的江风吹拂而来,铺在眼鼻上,秦奕年身体紧绷的线条才勉强得到舒缓。

    待了十多分钟,他才牵着她重新走回餐厅去取车。

    军绿色的吉普车,在夜色中以很悠闲的速度,行驶回了医科大学。

    他们吃完晚饭后在江边逗留许久,回来的时候已经夜里十点半了,校园里很安静,宿舍楼下面很少能看到身影了。

    秦奕年将车停在了大树下,“到了。”

    李相思偏头看了眼,不由攥紧了手里的安全带。

    今晚她特别开心。

    他们像是其他普通情侣一样,正儿八经的约了个会,吃了个特别浪漫又奢靡的晚餐,到现在空气中都还有粉红色的甜蜜泡泡。

    李相思冲他眨巴着眼睛,唉声叹气,“怎么办,好不想下车”

    “相思,别勾引我。”秦奕年蹙眉。

    冤枉好么

    李相思委屈的瞪大眼睛。

    秦奕年无奈的叹了气,掌心覆在她的头顶,却多了一丝克制,浑厚的嗓音很深邃,“相思,下车,不然我真的想劫财劫色了。”

    李相思脸颊噌的一下红透了。

    解开安全带,她像是小兔子一样从车上跳下来,闷头的往宿舍楼里跑。

    等到跑进了门口,李相思回头看了眼。

    吉普还停在原地没有离开,秦奕年坐在驾驶席里,树枝的阴影落下来,没有灯光,但能看清楚他英俊又硬朗的脸部轮廓。

    他点燃了根烟,隔着白色的烟雾望着自己。

    李相思心里害羞又甜蜜。

    很多年以后她经常会想起这个画面,军绿色的吉普车,轻雾缭绕,他望向自己深邃又深沉的眼神

    隔天早上,照常出早练。

    李相思昨晚睡得不错,爬起来的也很早,他们的列队最先在操场上集合。

    只不过,似乎没有看到教官,大家叽叽喳喳的。

    李相思没多想,以为肖俊起来晚了或者有事耽搁了,毕竟还差几分钟才到集合时间,她低头拽了拽衣摆。

    “肖教官好像走了”

    突然的,听到有人说了句。

    李相思惊讶,抬眼时就看到向来只站在操场看台或者侧边的秦奕年,大步走了过来。

    他穿了迷彩作训服,脚下依旧蹬着那双军靴,双手背在身后,浑厚的嗓音掷出,“肖俊教官临时有事,被部队召回去了,接下来的日子里,由我亲自负责你们这队。”

    李相思怔愣。

    其他同学同样的怔愣,但是怔愣过后,便都是兴奋。

    虽然几天军训下来,大家已经跟肖俊混熟了一点,突然走了有点可惜,但由这么帅这么有魅力的总教官来代替,这简直是天底下掉馅饼好么

    女同学们都激动了,其他列队人都投来羡慕的眼神。

    不过高兴归高兴,但也有现实的冷水泼下来。

    “别穷开心了,你们别忘了,咱们秦总教官可是有家室的人”

    “哎”

    李相思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面有得意堆砌,又不敢太表现出来,故而忍住嘴角上翘忍的很辛苦。

    早练的时间不长,简短结束后就解散让大家去食堂吃早饭。

    李相思拉着沈南方磨蹭在最后面,趁着人不多,堂而皇之的追上秦奕年的脚步。

    她充满疑惑的问,“小姑父,肖哥怎么好端端的突然不当教官了”

    “他受伤了。”秦奕年面不改色的说。

    “肖哥受伤了”李相思低呼出声。

    “嗯。”秦奕年点头。

    李相思皱眉,关心的问,“怎么会突然受伤了,昨天解散时他不还好好的么这里又不是在部队,没有什么危险吧,身体哪里受伤了,很严重吗”

    “没什么大事。”秦奕年淡淡道。

    “哦,没事就好”李相思松了口气。

    抱着肩膀旁观的沈南方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哪里是身体受伤,明明是情伤

    以男人看男人的眼光,尤其是秦奕年唇边不经意掠过的轻弧,沈南方就敢肯定,一定是他暗地里做了什么,把人神不知鬼不觉给弄走了,太腹黑了

    “那之后十多天的军训,真的都由你亲自负责么”李相思已经将肖俊离开的消息丢到了一边,期待的问。

    “嗯。”秦奕年点头,眸里突然浮起一丝促狭的光,“这回你不用再偷偷看我了。”

    “”李相思脸红,嗷,竟然被发现了

    沈南方的白眼都快翻到脑袋顶上了。

    他做错了什么早饭还没吃,又被硬塞了一把狗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