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073章,从后面抱住他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如她所要求的那样,秦奕年将车停了下来。

    眼皮深凹的黑眸,不紧不慢的朝她望去。

    像是在看一个任性的孩子。

    李相思被他眼神望的心头发刺,更加没办法待下去,故意跟他置气一样,等车子一停稳,就解开了安全带,气呼呼的推开车门下车。

    她还故意将车门摔的震天响。

    李相思脚步落得很重,背身便沿着路边气呼呼的走。

    霓虹将她的影子拉长在地面上,高梳在后脑的马尾摇摆着,彰显着主人此时的不爽。

    一连走了十几步,都没听到身后追上来的脚步声,她心里就更加委屈了,又碍于面子,没有办法停下来,只能咬紧牙关继续往前走。

    吉普车仍旧停在路边。

    秦奕年在她甩门而去后,没有立即将车开走,而是从储物格里翻出了烟。

    知道她在置气,这个时间虽然并不算非常晚,但也要看着她上了出租车才行。

    打火机“砰卡”的甩动,幽蓝色的火苗窜出。

    秦奕年将烟点燃,吐出一口烟雾时,眉头轻蹙了一下,哪怕等会她脾气耍完了,拦了辆出租车,他也得开车跟在后面,亲眼看到她回去才能放心。

    又再次深吸了一口,烟雾袅袅。

    秦奕年斜昵向倒车镜,能看到她幅度很大的马尾,而在她前方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似乎围了不少人,隐约的,好像还听到急救车的声音。

    似乎是出了车祸。

    距离不算远,但是已经围了不少人在,似乎是一个送外卖闯红灯被撞到了,应该伤的不轻,水泥地面上已经有大面积的鲜血涌出来,像是盛开妖艳的花。

    秦奕年瞳孔一缩,陡然想到了什么。

    他迅速将手里的烟掐灭,随即便推开车门跳下车。

    秦奕年看到刚刚那抹生气已经走到十字路口的倩影,僵硬的停滞在那,然后,软绵绵的摇晃。

    “相思”

    他心中骤然一紧。

    秦奕年没有表情的脸上,像是面镜子般瞬间出现了裂缝,他踏着军靴朝她箭步跑过去。

    在李相思即将软倒在地的瞬间,他伸出的双臂及时接住了她。

    李相思跌在他的怀里,眼睛紧紧闭着,小幅度的发抖着,脸色苍白,嘴唇也在哆嗦着,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湿了发丝,看起来情况很不好。

    秦奕年收紧手中的力道,“别害怕,我在这里”

    李相思睫毛抖动的很厉害,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声音里带着哭腔,“小姑父”

    医院。

    李相思醒过来,哪怕只开了一盏床头灯,她也能看清楚入目的白色,知道自己是在病房里。

    这似乎已经是第三次住院了。

    每一次,都是秦奕年送她来的。

    李相思视线下意识的在房间里寻找,在窗前停住了。

    秦奕年高大健硕的身影背手而立,外面的月光以及屋内的灯光披在他身上,哪怕他今天没有穿军装,依旧有种勾魂夺魄的矫健。

    这样阳刚又铁血的男人,很容易让人忘记了呼吸。

    外面的夜色已经很深了,悬月高高挂着,应该已经凌晨了,外面的走廊都很安静。

    李相思想起了上次的阑尾炎手术。

    她醒来的时候,也是见他守在自己身边。

    只不过他此时的背影,看起来冷硬且有距离感。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李相思记得昏厥前是他从后面接住了自己,低沉浑厚的嗓音在耳边让她别怕,有他在身边。

    贪婪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她不想出声,秦奕年却已经感受到了,已经回身,“醒了。”

    “嗯”李相思呐呐的。

    刚刚醒过来,她巴掌大的小脸还有些孱弱,很是惹人怜。

    秦奕年走到病床前,沉吟的问,“你有晕血的症状”

    李相思默了下,随即老实的点头,“嗯”

    秦奕年早就有这种猜测。

    之前有次在公园里抓捕逃兵时,他手被刀伤流了不少的血,她撕下了一条衣服布料,想要给他包扎,但触及到他伤口时,脸色有明显的不对劲,后来躲避的让他自己包扎。

    他当时就发现了,后来被话题打岔了过去,就没多问。

    晕血症是一种见到血液而产生的晕厥现象,主要表现为头晕,恶心,目眩,心悸,继而面色苍白,出冷汗,四肢厥冷,血压降低,脉搏细弱,甚至突然意识丧失。

    以前带过的一批新兵里面,就有个类似的症状,秦奕年能了解是什么感受,不算多严重的病状,一般都不会影响日常生活。

    李相思低低的说,“小时候在高速路上遇到一场车祸,我爸爸妈妈当场死亡了,只有我一个人幸存了

    当时好多的血,流满了整个车厢,所以留下了阴影,看到太多的血我会受不了,我养母也带我看过医生,说是血液恐惧症,心理方面的。”

    因为并不是多可怕的身体疾病,生活中她也尽量避免,所以并未太在意。

    秦奕年闻言后点头,沉声说,“医生建议你住院一晚,明天早上就能离开。”

    李相思蓦地坐起来,“小姑父,你要走”

    “嗯。”秦奕年眸光落在她脸上,淡淡,“你没什么大碍,我不需要留在这里。”

    话音落下,他便转身的想要离开,垂着的手被人突然抓住。

    “你不要走”李相思仰着头。

    可和阑尾炎手术那次不同,他并没有答应。

    不管她握的有多紧,秦奕年依旧强硬的一根根掰开,浑厚的嗓音和他此时的眉眼一样没有波动,“你好好睡一觉。”

    李相思的手垂落在床单上,心脏缩成了一团。

    抬头时,那道高大的背影和刚刚醒来时一样冷峻。

    “小姑父”

    李相思心乱如麻的喊着他。

    秦奕年却恍若未闻,脚步依旧继续。

    眼看着他骨节修长的手已经拉开了病房门,情急之下,李相思脱口而出,“秦奕年”

    第一次连名带姓的直呼,激动到沙哑。

    秦奕年也成功被她叫住了,脚步停顿在那里。李相思掀开了被子,跳下病床快步朝他狂奔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