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050章,小机灵鬼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陆行捏着国王的那张牌,脑袋那叫一个飞速运转啊。

    视线落在酒杯上,纠结了下,又移了开来,不能太简单,也不能太过火了,真是伤脑筋啊!

    瞥到手里的扑克牌,陆行灵光乍现,“我是国王,我要让3号和9号两个人用嘴传十张扑克牌!”

    这样做既暧昧,又不伤大雅,还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陆行对想到的这个任务简直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哎哟喂!

    自己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国王提出来要求以后,众人都纷纷查看自己的号码。

    有人大笑出声,“哈哈,奕年,你是3号啊!玩了这么多局,就你一次还没有轮到当平民!”

    听到秦奕年被抽中了,桌上都是一片起哄声等着看好戏。

    “快,谁是9号?”

    “9号是谁,9号在哪里,赶紧出来,大老爷们别墨迹!”

    众人都开始寻找另外一个,等待不急的催促询问。

    捏着手里牌号的李相思,这时窘红着一张脸,弱弱的举起自己的小手,“是我……”

    自己只参与一轮,竟然就命中了!

    等会儿吃完饭,她是不是得去买个六合彩,刚刚听陆行说完时,就知道等下又要看到两个男人辣眼睛的画面,没想到其中对象竟然秦奕年,更没有想到另外一个对象是自己……

    秦奕年见她一直低垂着小脸,睫毛颤动着,他蹙眉问,“惩罚是什么?”

    “别介啊,咱这没惩罚的规矩!”陆行差点跳起来。

    自己好不容易神助攻出来的,天时地利人和,怎么能这么被毁掉!

    不过被秦奕年冷眼瞥过来,还是菊花小小的一紧,微怂的表示,“不然的话,你问问大家伙同意不同意啊!秦队,好不容易轮到你倒霉,最后一轮了都!”

    见其他人也都直勾勾的望着他们,秦奕年无奈,只好伸手接过扑克牌。

    骨节袖长的手捏着,随即再递给她,黑眸凝向她低声说,“等下你用嘴先把牌吸住,我来弄走。”

    “哦……”李相思呆呆的。

    不是她反应太平,而是感到很紧张,呼吸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别紧张。”秦奕年沉声安抚。

    可是这句安抚一点用都没有好嘛,李相思手心都出了汗。

    听到旁边人喊“开始”后,按照他刚刚说的,先拿起一张扑克牌放在嘴巴上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屏息的看着他一条手臂搭放在自己身后的椅子上,结实又健硕的胸膛朝自己倾身靠近,一下子鼻端里充斥着的都是他雄性的荷尔蒙气息。

    除了之前那次他向证明自己不是gay,两人第一次靠的这么近,还是众目睽睽之下。

    近到她除了能看到他放大的五官,还有他咫尺的呼吸。

    哪怕知道他过来只是传递扑克牌的,但看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薄唇,甚至感觉到他高挺的鼻梁都擦过了她的,心头仿佛有只小鹿在噗通噗通……

    五厘米。

    三厘米。

    一厘米。

    第一张扑克牌很顺利的传完,秦奕年似乎很快找到技巧,等到她吸住的时候,便迅速将扑克牌接过,然后甩在餐桌上。

    一张又一张,两人配合的默契十足。

    掉牌啊!掉牌!

    不光是陆行,好整以暇的其他人也都抱着这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剩下最后一张扑克牌的时候,李相思蜷缩起来的手指微微放松了一些。

    睫毛低垂间,不知道是她放的太快,还是秦奕年慢了半秒,扑克牌忽然“啪嗒”一声的意外落下。

    一刹那,四瓣唇触碰。

    灼烫的感觉袭来……

    秦奕年最先反应过来,迅速的退后,虚握的拳头挡在薄唇边轻咳了声,缓解尴尬的氛围。

    亲上了亲上了!

    陆行在心里一遍遍无声的呐喊,终于看到好戏的众人,也都心满意足,在笑闹声中结束了这个游戏。

    李相思一直低垂着脑袋,快要埋进面前的蘸料盘里,因为她脸上的红晕正迅速的扩散,脚趾头蜷缩,耳根子发烫。

    虽然只是短短的瞬间,但嘴唇上好像依旧残留着他的气息。

    胸口像是装了只青蛙随时跳出来。

    李相思那双黑白分明且水盈盈的眼睛,此时除了羞窘以外,还第一次出现了迷茫的神色。

    她好像听到了……

    怦然心动的声音?

    聚会结束后,秦奕年没有喝酒,开车送她回学校。

    一路上,李相思都没有出声,双手攥握着安全带,低着头,左侧的长发垂落下来几缕,不知在想着什么。

    吉普停在圣叶高中门口,秦奕年出声提醒,“到了。”

    李相思好像才回过神,侧头看了眼车窗外的学校大门,解着身上安全带,“啊,到了!谢谢小姑父!”

    “吃饱了吗?”秦奕年问。

    “嗯,吃饱了!”李相思老实的点头,的确吃的很饱,小肚皮都撑出来了。

    秦奕年顿了顿,又说了句,“只是游戏,别太在意。”

    李相思咬唇,“没,我知道……”

    抬眼朝他看去,夜色里,车厢内的光线晦暗不明,他脸上有着雕塑般的阴影,尤其那双薄削的唇。

    不由就想到,两人那一刹那短暂的触碰……

    怎么办,她感觉自己心跳,好像又开始不受控制起来了!

    秦奕年微抬下巴,“进去吧,早点休息。”

    “嗯……”李相思点头,下车走了两步后,才又想到回头跟他挥手,“小姑父,拜拜!”

    目送那道军绿色消失在夜色中后,她转身走进学校。

    刚刚九点钟,距离宿舍门禁还有一段时间。

    李相思没有立即回去,而是在后操场闷不吭声的徒步走着,身旁还有被她一通电话给叫出来的沈南方,哼哧哼哧的在跟着。

    两人沿着塑胶跑道走了三四圈,影子在路灯下面拉长。

    夜跑的人都纷纷回去洗洗睡觉了,沈南方也受不了的叫起来,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水泥台阶上,“李相思,你大晚上叫本少爷出来,不陪我打排位也就算了,让我跟你玩沉默的羔羊呢啊?”

    李相思闻言,这才停下了脚步。

    她转过身,抿了抿嘴角,沉默半晌后才幽幽出声问,“金毛,我问你,你有喜欢的人吗?”</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