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1029章,住着一只野兽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这变化太快了,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眨动一下。

    李相思现在更加准确的了解到什么是职业军人了,行动力简直变态到令人咋舌,看着突然放大盈满整个瞳孔的五官,她惊吓过度,浑身都僵硬住了,拖鞋里的脚趾头都在蜷缩。

    她后背整个仰躺在床垫上,感受到的都是他健硕的身躯。

    从两人在酒吧第一次遇见的那晚起,李相思就从未在他这张英俊却又不苟言笑的脸上看到多余的表情,始终不显山露水,看不出喜怒。

    但此时,她却从清楚的看到眼皮深凹的黑眸里,有黑压压的危险。

    李相思呼吸乱的一塌糊涂,还没有跟哪个异性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尤其他纯棉的上衣领口敞开,露出性感的锁骨和线条突起的喉结。

    她半晌后,才找回了声音,“小姑父,怎么了……”

    秦奕年没有回答她,而是继续俯身往下。

    一条手臂抵在她的脸右侧,而另一只大手忽然搂住了她的细腰,像是柳条一样垂在他的掌心间,好像稍稍用力就能折断了。

    高挺的鼻梁直接抵在了她的上面,呼吸相抵,两人几乎是严丝合缝。

    房间里的气愤瞬间凝滞。

    李相思彻底的慌了,双手下意识的抵在了他的胸膛上,手心下的肌肉喷张,无疑不彰显着来自雄性的力量,这样不可抗拒的强大气势,令她心跳失速。

    惶惶的抬头,对上他的眸光,里面已经瞬息万变。

    他的眼里,住着一只野兽。

    李相思艰难的吞咽唾沫,声音不受控制的磕磕巴巴,“你、你……想要干什么?”

    在公园树林里时,她给他包扎手时扯下了,所以一直露着小蛮腰,这会儿更是大肆肆的暴露在空气中,他的掌心就贴在腰侧的位置。

    随着他的力量,甚至能感受到他指腹上的枪茧。

    这不是她所认知的秦奕年,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李相思也不敢去想,即便她青涩什么都不懂,但也嗅到了来自一个男人的危险。

    眼看着他另一只手朝着自己领口伸过来,她发抖的闭上了眼睛。

    预料中布料破碎的声音并未响起。

    迟迟都没有动静后,李相思才敢尝试的撑开一条缝隙。

    秦奕年不知何时已经改为双手撑在她上方,保持在那里没有动,眼里的危险像是潮水一样退的无影无踪,面色也恢复如常,“你现在还认为我喜欢男人,或者asexuality吗?”

    “不、不会了……”李相思呆呆的摇头。

    从他刚刚的表现出来的,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都是一个正常男人才有的生理反应。

    那股强大的危险和气势,像是觅食的野兽要将她吞入腹中,她都以为自己会被他给直接在这张床上给办了,而且很有可能连一根骨头都不剩。

    身上的力量一轻,秦奕年像是之前扑过来一样,迅速的就站了起来。

    李相思还保持着被刚才被扑倒的姿势,像是被吓傻忘记了,也像是根本没有力气,双手抓在被单上,几乎都快要攥出水来,提起来的一颗心脏,砰砰跳的到了嗓子眼。

    嘤嘤,吓死宝宝了!

    怪不了别人,谁让她自己瞎点火。

    秦奕年眼尾斜了她一眼,“早点睡觉。”

    李相思憋着呼吸,直到看着他高大健硕的身影走出了客房,并将房门关上后,好半天,她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真的就这么走啦?

    她眨了眨眼睛,随即又抬手狠狠拍了下脑门。

    到底在想什么有的没的,难不成不走还想他继续刚才的事情么……

    李相思被自己这个想法差点吓尿了,连滚带爬的从床上下来,耳朵贴在上面听了听,然后默默的将房门反锁。

    第二天手机闹钟响起时,她艰难的翻了个身。

    昨晚辗转难眠,到了凌晨两点多才迷糊的睡着,此时哈欠连连,想到高三年纪每周日还有一上午的课,心情就很糟心,想要睡个懒觉都难。

    睁开眼睛正想让舍友给自己请个假,触及到四周男性化的环境,才突然反应过来昨晚自己留宿在了秦奕年的公寓里,身上的睡衣和被子间,都好像有他身上的雄性气息。

    此时房子里很安静,似乎只有她一个人。

    李相思随之想起来,昨晚秦奕年有说过他要起早去机场,没有办法送她,让她自己打出租车回学校。

    想到昨晚,自然也就想到他将自己扑在床上的画面……

    摇了摇脑袋,不能再想,实在太羞耻了!

    李相思捡起搭在椅子上的衣服,快速的给自己换上,准备赶紧走人,只是刚迈出卧室,右边的肚子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她捂住试图继续向前,却双脚发软。

    ……

    一家五星级酒店,军绿色的吉普车停在门口。

    旁边副驾驶的车门被拉开,和他一样穿了身军装的陆行跳进来,正在吞云吐雾的秦奕年瞥过去问,“入住都办理好了?”

    “嗯,我把人和行李都送到房间了!”陆行报告着。

    见他继续吐出着烟雾,薄眯的眼里有些涣散,好奇的问,“秦队,你都心不在焉一早上了!”

    秦奕年没有理会他。

    陆行哪里会在意,晃动着脑袋凑过去,“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如果是感情方面的,没准我还能给你出出主意!难不成是和昨天的小相思有关?”

    秦奕年抽烟的动作一顿。

    薄唇的线条微抿,竟让被他给说中了。

    昨晚自己似乎失控了,除了听到她说自己喜欢男人,甚至到最后还演变成asexuality,他有些被惹毛的火大,除了故意吓唬她,也是直接用行动证明。

    但过程中,他险些没有把控好向来引以为豪的自制力。

    掌心间,好像还残留着她肌肤的柔软触感。

    想到她娇小的骨骼,因为惊恐而睁大的眼睛,黑白分明的,像是森林里麋鹿一样无辜的望着自己,秦奕年猛地抽了两口烟。

    眼角余光往旁边瞥过去,见自己的下属正冲着自己不怀好意又暧昧不已的笑,他将烟掐断,丢到旁边的垃圾桶的同时丢出句,“下车。”</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