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十第995章,验孕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 ,

    周六,阳光明媚。

    北方刚刚进入春天的气温还有些偏低,但阳光很暖,屋子里面暖融融的。

    睡懒觉的桑晓瑜打了个哈欠从卧室里出来,刚刚走下楼,便听到玄关处传来声响,她忙颠颠的迎过去。

    上周他们就已经从临江的公寓小区,搬来了这边的别墅,虽然还有些住的不是很习惯,但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哪里就会是温馨的家。

    秦思年昨天值夜班,这会儿刚刚从医院回来,人没进来呢,就先闻到了烧麦的香味,是她爱吃的那家街口店,光是闻味道就知道是三鲜馅的。

    桑晓瑜连忙伸手去接,胃里面已经在叫嚣了。

    转身想去餐厅赶快吃到嘴时,脚步又顿了顿,惊讶的发现他怀里竟然还抱着个玻璃鱼缸。

    桑晓瑜愕然的问,“老公,你买的”

    “嗯。”秦思年勾唇,换上拖鞋,将鱼缸放到客厅窗边的五斗柜上,“买早餐的时候,顺便去了趟花鸟鱼市”

    像是桑晓瑜脸那么大小的鱼缸,里面三分之二的水,有海草、珊瑚,还有几颗五彩的小石块,两条金鱼正在里面摇头摆尾游的正欢。

    这么小的两条鱼,一定不是买来吃的。

    桑晓瑜不确定的问他,“你要养”

    “嗯,养”秦思年点头,从风衣兜里掏出了两袋鱼食,“这两条金鱼,一条公的,一条母的”

    桑晓瑜看着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捏着鱼食往鱼缸里面洒,特别有兴致的模样,不禁纳闷,“怎么好端端的,想到要养金鱼了”

    秦思年瞥了她一眼,“家里养的宠物怀孕的话,人也会怀孕”

    “谁说的”桑晓瑜呆了一下,从来没听过还有这样的说法

    “网上看的”喂鱼的秦思年回道。

    “”桑晓瑜额边三条黑线。

    有没有点科学依据啊

    拜托,你是医生喂

    桑晓瑜感觉他对怀孕这件事情,已经有执念了。

    她其实还好,对于孩子什么时候到来并不着急,顺其自然就好,不过看他倒是一心想要升级当爸爸

    桑晓瑜没再理会他,抱着烧麦去厨房拿筷子和碗。

    盘子里最后一个烧麦被她吃进肚,鲜香味还残留在唇齿间,米粥熬的也很糯,她将一大碗全都喝光了,放下筷子时,对面的秦思年也抽了张纸巾擦嘴。

    桑晓瑜关心的问,“昨晚院里的病人多不多”

    秦思年回答说,“还好,夜里有个icu里的病人出现了点状况”

    桑晓瑜有些心疼,尤其是看到他眉眼之间有疲惫的影子,连忙说,“那你一定没怎么睡,很累吧,老公,你快回房间睡一觉吧”

    “嗯”秦思年点头。

    五分钟后,卧室的大床上。

    窗帘被拉得严丝合缝,半点光都透不进来,而她身上的衣服全都不翼而飞,被剥了个精光,眨眼间就只剩下最后的小两件,桑晓瑜红着脸抱怨,“喂,我是让你睡觉,没说陪你睡觉啊”

    “别忘了我们现在的目标”秦思年扯着衬衫扣子。

    “神马目标”桑晓瑜问。

    “当爸爸妈妈”秦思年回答的理所应当。

    “”桑晓瑜嘴角抽搐。

    那是你的目标吧

    不给她再反抗的机会,秦思年已经拉过被子,蒙在两人身上,黑暗中找寻到她的嘴唇吻下去。

    只是一个吻,就足以将空气点燃。

    桑晓瑜忽然露出脑袋,手轻拍在他的肩膀上。

    “别,等等”

    秦思年哪里肯听她的,线条俊朗的五官此时因沸腾的血液而微微扭曲着,浑身散发出来的都是蓄势待发的危险力量。

    桑晓瑜却挣扎着,急吼吼的,“禽兽,你别闹,真的等一下啊”

    “怎么了”秦思年拧眉。

    被他颜色深深的桃花眼紧盯着,桑晓瑜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尴尬的清了下嗓子,小心翼翼的说,“咳我好像来大姨妈了”

    “大姨妈”秦思年身体一僵。

    “嗯”桑晓瑜咬唇。

    刚刚被他解开后面的小背扣时,她就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了。

    秦思年眉眼僵硬在那,半晌后,才不情不愿的翻身而下。

    桑晓瑜裹着被子骨碌的滚到窗边,捡起地上的衣服,羞窘又扭捏的一路小跑进了浴室里。

    果然,大姨妈真的来了

    这种关键时刻亲戚跑来造访,实在太悲催了

    换了个干净的内裤,再从抽屉里翻出姨妈巾,然后将原来脏了的洗干净,等做好完这一切出来,秦思年已经靠坐在了床头,桃花眼低垂,表情怎么看都有些落寞。

    想到刚刚硬生生的打断,他一定郁闷坏了。

    桑晓瑜走过去,爬上床靠坐在他旁边,就听见他问,“来了”

    “来了”她点点头。

    “那就又没怀上”秦思年唇角微抿。

    “呃”桑晓瑜咬唇。

    倒是没想到这一茬,若是来大姨妈的话,就代表之前的努力都没成功

    秦思年侧脸轮廓看起来很挫败,她张了张嘴,正想说话时,便听到他幽幽的声音响起,“小金鱼,你说,是不是因为我之前没有保护好咱们的孩子,所以老天惩罚我,迟迟不给我”

    “当然不是了”桑晓瑜心中一紧,连忙否认。

    害怕他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她握着他大手,努力宽慰,“那个孩子是意外,我们谁也没有想到,我心里从来都没觉得怪你,它只是因为跟我们没有缘分”

    “真的”秦思年看她。

    “嗯”桑晓瑜重重点头,见他再一次垂下桃花眼,在低低的叹气,她靠过去轻抱住他结实的身躯,“老公,你别胡思乱想了”

    秦思年沉默不语。

    保持着那个低头的姿势,久久不动,头顶都像是顶着一片下雨的阴云。

    桑晓瑜不禁轻轻咬唇。

    以为他心情受打击的低落到不行,正想着怎么安抚他的时候,就见他俊脸蓦地抬起,桃花眼里灼灼发亮,就差挥起拳头来,“看来明天我得去一趟寺庙,找个送子观音拜一拜”“”桑晓瑜捂住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