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952章,你要对我负责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白色的越野车停在楼下,桑晓瑜将车熄灭了火。

    虽然只有两层楼高,但男女体力上悬殊的关系,把秦思年从副驾驶弄上楼,她也已经是气喘吁吁,中间还歇了两次。

    钥匙拧开门,没有扶他去客厅,也没有去客卧,直接径直进了主卧。

    “砰”

    一声闷响,秦思年结实的身躯倒在了大床上。

    桑晓瑜抬手擦了擦额头和鼻尖上的汗,看向躺在被褥间的他,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光晕铺在他英俊的脸伤,那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因醉酒而半阖。

    她舔了舔嘴唇,俯身过去想要先帮他将外套脱掉。

    桑晓瑜其实很紧张,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毕竟这样的事情从来没做过,有些不知从哪下手。

    见他眉间拧出了褶皱,知道他不舒服,伸手脱掉了皮衣,衬衫领口的扣子上楼时就被他扯落了,这会儿隐隐露出引人遐思的古铜色皮肤

    桑晓瑜转身想要去厨房倒水。

    不知道是想要给他,还是因为自己口干舌燥。

    脚下刚有所动作时,她的手腕忽然被人给抓住了,随即稍稍施力,她小小的低呼了一声,整个人趔趄的倒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后脑被扣住往下,落在了他的薄唇上。

    一瞬间,辛辣的酒味铺天盖地而来。

    桑晓瑜晚上明明半滴酒都没有沾,这会儿却觉得自己要醉了,天旋地转。

    手臂支撑在她的脑侧,秦思年桃花眼迷蒙的凝着她,酒精使他的脑袋反应很迟缓,意识也不是很清醒,眼前一阵阵的晕眩,似乎只剩她酡红的脸。

    也许是喝了酒的关系,呼吸一次比一次急促。

    酒气混合着他身上的雄性气息,成了异常勾人心脾的味道。

    桑晓瑜咽了咽,深呼吸了一口气,豁出去一般的主动勾住了他的脖子。

    “禽兽,想我吗”

    突起的喉结滚动,在酒醉下秦思年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想”

    想

    怎么可能不想

    分开半年多的时间,他没有一个晚上是不想她的

    尤其是她出现在藏区,很多次他都半夜溜进她的房间,不光是想要亲她抱她,更想要像以前一样,天知道他做了和尚这么久,有多么的煎熬

    秦思年英俊的脸廓微晃,似乎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和挣扎当中,也试图让自己清醒。

    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行,不可以

    桑晓瑜咬了咬牙,仰头没有迟疑的抱住他。

    脑袋里仅存一点点的理智彻底崩塌,秦思年再也无法思考。

    窗帘没有拉,外面皎洁的阳光倾泻在地板上。

    空气间只剩下了旖旎。

    明亮的阳光,屋子里面光线十足。

    秦思年抬手按着眉心,撑着手臂坐起来,被单滑落至腰间,他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随着清醒的意识伴随而来的还有隐隐的头疼。

    昨晚他似乎喝醉了

    蓦地,有零碎的画面从脑袋里一闪而过,他惊慌的扭头看向身旁,桃花眼里瞳孔骤然紧缩。

    桑晓瑜似乎被他给吵醒,揉了揉眼睛,嘴巴里咕哝不清,“禽兽,几点了”

    秦思年没有回答,五官震惊在那。

    和他一样,她身上是未着寸缕的,露出来的肩头圆润,上面还有很多红色的痕迹,而且这里是主卧室,大床凌乱,地板上有很多可疑的卫生纸团,空气也浑浊不清

    他不可能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这时桑晓瑜抓着被子慢吞吞的坐起来,冲他打了个哈欠,“早啊”

    秦思年眉眼僵硬,神情压抑,从齿缝间一个字一个字的迸出问,“昨晚我们有没有”

    “你说呢”桑晓瑜慢悠悠反问。

    秦思年呼吸陡然粗重,咬肌迸出,大掌贴在她的额头上,“小金鱼,过来给我看看你现在有没有感觉自己身体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发烧或者嗓子疼,想要咳嗽,身体盗汗一类的迹象”

    桑晓瑜看得到他眸底的急切和担忧,心底很是酸柔,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故意调皮的沉吟,“唔,腿有点酸算不算”

    “小金鱼”秦思年暴躁的吼出来。

    胸膛剧烈起伏,他阖上桃花眼半秒,随即就要拉着她起身,“走,我们现在去医院,化验检查”

    桑晓瑜躲开了他的大手,噗嗤一声的笑出来,“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传染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快的反应,禽兽,你到底是不是医生啊就算去医院,至少也要等潜伏期过了以后,才能检查的出来”

    他当然是医生,只是被急昏了头。

    秦思年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昨晚他喝醉了酒意识不清醒,根本就没有做措施

    更何况如果他意识清醒的话,即便他再怎么忍不住,也绝对不会跟她做。

    除了血液和母婴传播以外,就是幸传播,男人传给女人的几率并不小

    深深知道这一点的秦思年,额头的青筋都暴出来,咬牙切齿的高声喝出,“小金鱼,你疯了吗我喝醉了,你难道也不清醒吗,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会让我病传染给你”

    “我知道”桑晓瑜脆声回答,直直迎着他的目光,没有半点躲避和退缩,清楚的告诉他,“可是我说过,我不怕”

    秦思年瞪视了她半晌,一拳头狠狠砸在了床尾处。

    屋内气氛压抑,只剩下他被情绪控制而上下起伏的胸膛。

    桑晓瑜伸手戳了戳他结实的肩背,见他不吭声,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喂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昨晚把我睡了,我现在腰还直不起来呢,腿也酸的不行,你不会是想要吃抹干净以后不认账,提裤子就不认人了吧”

    虽然是准备好的台词,但这么说出来还是会有些脸红。

    昨晚光线很暗,这会儿他胸前纠结的肌理全都近在咫尺,尤其是他后背上还有很多她昨晚手指留下来的挠痕,交错在一起,她不禁悄然别开了眼睛。

    “”秦思年拧眉。

    桑晓瑜伸手从侧面抱住他,直接控诉道,“禽兽,你要对我负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