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十第935章,那你就试试看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回南非”易祈然果然很惊讶,困惑的问,“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总不能说她害怕秦思年炸掉部门吧

    她舔了舔嘴唇,组织语言说,“没,只是觉得自己毕竟是二婚,好像太兴师动众的不太好,而且你和我对婚礼都没有太多的要求,其实直接回南非那边结婚更省事一点”

    易祈然以为她是真的有这样的想法,笑了笑说,“别想太多了,婚礼都交给我,不会让你劳心的”

    “好吧。”桑晓瑜只好点头。

    回到市里的时候,天色降了下来,霓虹一盏盏的亮起。

    见他视线不经意的瞥向自己的右手,桑晓瑜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当天被秦思年丢在马桶冲掉后,她就有打电话告诉了对方,只不过自然不可能说明实情,只能谎称是自己弄丢的,摸着右手的中指,她懊恼又愧疚的再次道,“祈然,真对不起啊,你刚送给我钻戒,就被我

    给弄丢了”

    “没关系”易祈然微笑,安抚着她说,“丢了的话,再买个新的,明天见完婚礼策划师可以顺便一起去商场,带着你重新挑一款”

    桑晓瑜闻言点头,想了想说,“那这次我付钱吧”

    她没有想太多,只是单纯觉得对方的一片心意,送来的钻戒被自己弄丢了,理应该由她来弥补。

    易祈然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们已经快结婚了,就不要分这么清了”

    前面已经行驶到了公寓楼下,宝马减速停下来。

    踩下刹车后,易祈然侧头向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时间不早了,小鱼,你上楼早点休息,明天我们电话联系”

    “嗯好,你也路上小心”桑晓瑜点头。

    推开车门,她冲着里面挥手示意着,然后目送着宝马调头原路行驶离开。

    转身想要走进楼内,突然有汽车大灯射了过来。

    桑晓瑜抬手挡住眼睛,皱眉看过去。

    只见花坛旁边泊车线上停着的一排车辆里,有辆黑色的卡宴,这时驾驶席的车门打开,秦思年挺拔的身影从里面走下来,手里夹着根燃着的烟。

    桑晓瑜眼皮顿时狂跳了两下。

    对于他的出现,她下意识的竖起了防备和警戒线。

    黑色的卡宴隐没在一排车辆中间,让人不易察觉,看他的样子似乎等在那里时间很久了,他走过来的时候,能看到车边残留着好几个烟头。

    秦思年吐出一口烟雾,“回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黑天的关系,他像是从夜色中走出来的一样,英俊的脸部轮廓也显得特别深沉。

    桑晓瑜往后退了半步,谨慎的问,“禽兽,你又憋着什么坏水”

    秦思年看着她脸上紧张又戒备的神情,扯了扯唇角,“别害怕,我只是来还东西”

    大晚上的来还东西

    桑晓瑜不信,一脸怀疑的问,“什么东西”

    秦思年伸手进裤兜里,再拿出来的时候,指腹间捏了一枚璀璀发光的戒指,隔空递给她,“你的钻戒”

    桑晓瑜表情惊诧,怔愣的伸手接过来。

    “禽兽,你找回来了”她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那枚钻戒当天她亲眼看着掉在马桶里,又被冲水消失在下水道里的,按理来说根本就不会再有找得到的几率。

    秦思年弹了弹烟灰,将烟重新叼在了嘴里,白色的烟雾从他的口鼻里缓缓而出,“没,冲到下水道里怎么可能找得到,这枚是我凭着记忆定制的,应该跟以前的差不太多,现在算是物归原主”

    “你什么意思”桑晓瑜抿嘴,警惕的问。

    她现在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傍晚时候过来的,李医生说你跟未婚夫回镇里了”秦思年答非所问,将手里的烟蒂掐灭后,蓦地问,“婚期是不是定下来了”

    桑晓瑜皱眉,“嗯”

    她捏着手里的钻戒,很怕他下一秒的爆发。

    然而和她预想中的不同,秦思年只是很淡的笑了笑,只不过他笑的有些不太走心,薄唇虽然是勾动了两下,可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那双桃花眼里更是没有一点笑意。

    像是阴沉沉的天气,莫名的感到压抑。

    桑晓瑜吞咽了两口唾沫,觉得他今晚有些明显的不对劲,和平时也不太一样,说不上来的一种怪异感,难道是在医院里手术太累了

    就在她还在窥探和琢磨的时候,秦思年蓦地说了句,“小金鱼,我明天早上回西藏”

    闻言,桑晓瑜怔愣的看向他。

    闺蜜林宛白的婚礼,两人都从南非一并回到冰城,他也已经重新回到了私立医院上班,现在却又要回去援藏

    未免太突然了秦思年桃花眼里眸光烁动,一下子变得很深,他勾唇,“放心,我不会再破坏你们了,也不会再纠缠你你想要跟他结婚就结吧,你说的对,作为前夫,早在半年前分开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权利干涉再干

    涉你的人生”

    桑晓瑜表情震惊。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对于他的失常有些大脑发懵,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放弃,明明前两天还丢掉了她的钻戒,扬言她若是和未婚夫去领证,就要炸掉民、政、局

    好半天,她才找回声音,不确定的问,“你想通了”

    “嗯。”秦思年声音低邃,却不像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小金鱼,我祝你幸福”

    最后四个字,听得人呼吸微滞。

    他始终不肯祝福她的,桑晓瑜脸上肌肉有些木,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松一口气。

    “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秦思年说完,便欲要转身离开,只是脚步刚挪了两下,又突然顿住,桃花眼重新凝向她,喉结耸动,“小金鱼,你能不能再喊我一声老公”

    桑晓瑜抿起嘴角,“”

    这样的称呼,现在对于她来说是为难的,根本无法启齿的。

    秦思年似乎早就料到了,自嘲的勾了勾薄唇,似是后悔自己刚刚的话,单手插兜,直接转身重新点燃了根烟走了,红色的猩红伴随着白色的烟雾升腾而起。看着那背影在夜色中一步步的走,桑晓瑜压抑住心中很想要叫住他的冲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