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934章,未婚夫送你的?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桑晓瑜神情微微惊讶。

    不知为何,她视线从那钻戒上移开,下意识的看向了窗外。

    隔着干净透亮的玻璃,能看到外面湛蓝天空里浮动的白云,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即便是有绚烂的烟花窜入天空的话,这时候也是根本看不到的……

    易祈然不解的问,“小鱼,怎么了?”

    “没什么!”桑晓瑜摇头,朝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祈然,谢谢你,钻戒很漂亮!”

    易祈然听她说漂亮,很高兴的替她戴上了。

    顺势轻握住了她的手,他接着温声说,“小鱼,我这两天安排一下时间,上次见面没成,这回我还是决定亲自去镇里向你小姨提亲,把婚期确定下来!”

    “好!”桑晓瑜没有意见。

    ……

    隔天傍晚,桑晓瑜去了私立医院。

    虽然她不是怎么太想过来这边,但是郝燕进了医院,她还是有必要过来探望一下的,而且不亲自过来的话也不放心,她乘电梯去了妇产科的楼层。

    vip的病房很宽敞,若不是有病床和一些医疗器材,都让人误以为进的是酒店套房。

    房间非常大,进去后有个小小的会客厅,然后里面是病床,还设有独立的卫生间,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很淡,窗台上一排的鲜花。

    “其实没那么严重啦!”

    郝燕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看起来气色红润,小小的抱怨着,“我就是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被鞋带绊倒,摔了一小跤,但我反应很快,并没有觉得怎么样,是秦淮年太小题大做!非要我来医院,还要求必须住满三天才能回去,简直霸道!”

    “二哥是关心你!”桑晓瑜笑出来。

    “嗯,我知道!”郝燕眉眼间有些羞赧。

    病房的门这时被推开,以为进来的是护士,她们二人都下意识的望过去,进来的的确是医务人员,只不过是穿着一身白大褂的秦思年。

    桑晓瑜见状,最先收回了视线。

    秦思年脖子上还挂着个听诊器,单手插兜的走到病床前,“二嫂,怎么样?”

    “挺好的!”郝燕笑着说,“下午那会儿护士过来给我拔了针,说是晚上不用再输液了,只要多休息就行,我也没感觉哪里不舒服!”

    秦思年挑眉问,“二哥还没过来呢?”

    “好像临时有个会议,还没结束!”郝燕回答说。

    秦思年进来后是站在病床尾端的,和郝燕聊天的时候脚步渐渐的挪,像是不经意般的,一直挪到了桑晓瑜的身旁。

    因为光照的原因,他身形挺拔又高大,影子将她完全给遮挡住。

    桑晓瑜鼻端都是无法忽视的雄性气息,她出声说,“燕子,我去帮你洗水果!”

    借由着去拿水果的动作,她转身和他拉开了距离。

    她拿着水果和盘子,直接进了洗手间。

    拧开水龙头,桑晓瑜将苹果接在水柱下面,洗的很自己,或者说,她在借此消磨时间,最好等外面的那只禽兽离开后自己再出去。

    当身后响起脚步声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应该锁门的。

    一只大手忽然伸过来,握住了她手里苹果的一半,“小金鱼,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桑晓瑜皱眉。

    见他还没有松手,她想要出声提醒,抬头时,却见他那双桃花眼紧紧凝在自己的右手上,确切的说,应该是凝在中指上的那枚钻戒上。

    那一瞬不瞬的眸光,像是要将钻戒灼烧成灰一样。

    秦思年瞳孔快速紧缩,“未婚夫送你的?”

    “嗯!”桑晓瑜没有否认。

    秦思年冷笑了一声,蓦地朝她伸出大手。

    有两滴水珠甩在了脸上,桑晓瑜的右手猝不及防的被他忽然抓住。

    她当即皱眉,没好气的问,“你又想干什么,放开!”

    “不干什么!”秦思年粗粝的指腹覆在了那枚钻戒上,忽的勾唇,“易先生的眼光真不错,借我看看!”

    桑晓瑜张嘴,想要拒绝说不借,可是他的工作比她的声音还快,已经捏住钻戒圆环的两边,直接就从她的中指上给拽了下来。

    秦思年像是真的欣赏一样,捏着那枚钻戒,举起在灯光下别有兴趣的研究着。

    看着他脚步往旁边挪动,桑晓瑜心里莫名有些不好的预感,“禽兽,你看完了吧?把戒指还给我!”

    秦思年桃花眼懒洋洋的朝她斜昵过去。

    蓦地,他举起的手忽然松开。

    钻戒从他指腹间坠落,直挺挺的掉在了马桶里。

    “咕咚!”

    落在水面上,发出细微的声音。

    桑晓瑜吃惊的瞪大眼睛,就知道他没安好心,咬牙的愤声而出,“禽兽,你做什么!”

    快步上前,看向坠落在马桶里的那枚钻戒,从水面上跌落后,正静静躺在陶瓷器壁的角落里,依旧还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桑晓瑜俯身,想要伸手将钻戒捞出来。

    然而,就在她手即将触碰到水面的那一瞬,忽然有冲水声响起,紧接着便有大片的水流从马桶内壁涌出来,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那枚钻戒被淹没在其中,然后随着水流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思年一只手还贴在冲水按钮上,“唔,这下捞都捞不到了!”

    “秦思年!”桑晓瑜爆发。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枚钻戒被他丢进马桶,现在又被冲到了下水道里,想要找到的话根本没有可能了,比登天还难!

    “小金鱼,你是不是忘记我说的话了?”秦思年眉眼也冷了下来,阴测测的。

    “你到底有完没完?”桑晓瑜咬牙,血液像是在血管里乱窜,“禽兽,你凭什么弄丢我的钻戒,你又凭什么想要干涉我的人生?你现在只是我的前夫,我要嫁给谁都跟你没有关系,你听没听明白!不管你允许还是不允许,都改变不了我的决定!”

    秦思年长腿迈步上前,抬起一条手臂,将她抵在了后面的瓷砖上。

    呼出来的鼻息打在她的脸上,他薄唇勾起的弧度邪恶又阴森,“我曾想过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可事实证明,我还是没办法!所以,小金鱼,我最后再告诉你一遍,你想要嫁给那个臭当兵的,做梦!”</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