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918章,能不能不结婚

时间:2018-09-25作者:北栀

    桑晓瑜抬手摸着嘴唇。

    上面什么感觉都没有,恍若刚才未婚夫易祈然并没有亲过她一样,这应该算是他们相处以来最亲密的一次接触了,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稍纵即逝。

    因为怀揣着心事往楼里面走,并没有注意到身旁的环境。

    当一条手臂猛地将她扯过到旁边,后背撞上了冰凉的墙角里,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灼烫的薄唇给覆盖住了

    桑晓瑜被惊吓了一大跳。

    她拼了命的挣扎,可偏偏对方的力量十分强悍,像是预知她的动作一样,在她挥起双手时钳制住举高,在她抬起腿时上前抵住,压得她在墙角处动弹不得

    原本以为自己倒霉遇到了个登徒子,可当感觉到那股熟悉的雄性气息时,桑晓瑜的身体倏地一僵。

    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放大的英俊五官,她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而这短暂愣神的两秒,被趁机撬开了牙齿。

    和刚刚那个蜻蜓点水的吻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这个完全是来势汹汹,桑晓瑜被他温热的唇舌堵了一嘴,久违的缠吻席卷而来,她快要喘不上来气

    这样激烈又强悍的吻她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以至于她两个小腿肚子都在微微发颤。

    “唔唔唔”

    桑晓瑜挣脱不开,声音都发不出来。

    在她以为自己要缺氧而死下一秒,终于被放开,剧烈喘息的同时,愤怒的咬牙,“禽兽,你疯了吗你快放开我”

    “如果我说不放呢”秦思年高高的挑眉,桃花眼薄薄眯着。

    距离很近,他说话的时候鼻头是贴在她上面的,以至于他每一次的鼻息都喷洒在她的皮肤上,那么灼烫,那么热烈,还伴随着一股浓浓的酒气。

    刚刚被他强吻的时候,桑晓瑜就感觉到了在他口腔内的辛辣酒味,此时桃花眼里也有着明显的醉意。

    桑晓瑜抿嘴呵斥,“你喝多了”

    她想起之前在镇里他说自己没喝多的那次,如果喝多了的话就会控制不住吻她

    感觉到嘴唇上的红肿,她确定他这次是真的喝多了

    “禽兽,你放开我,不然我就喊保安了”桑晓瑜皱眉瞪着他,咬着牙道,“这栋楼是你们医院的宿舍公寓,有很多你的同事,如果保安来了的话到时候你会很丢人”

    秦思年薄唇轻勾了下,似乎根本就不在意。

    他反倒是更加恶劣的向前了一步,将原本就没有距离的两人身体贴的更近。

    桑晓瑜后背紧紧抵在墙壁上,奈何已经是墙角处,根本是避无可避,只能任由着他酒气喷出,两个漆黑如墨的瞳孔里面将她的影像盛满在其中,然后毫无预兆的问了句。

    “小金鱼,你能不能不跟他结婚”

    桑晓瑜怔愣了下,迎着他眸光皱眉回答,“不能”

    秦思年瞳孔紧缩。

    像是预料之中的答案一样,他眉眼间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深深的看了她半晌,幽幽吐出一个字,“好。”

    就在桑晓瑜正欲要将胸腔内始终憋着的一口气吐出时,却见他唇角又勾出了一抹说不出的诡异的弧度,不急不缓的继续说了句,“那么我也做了个决定”

    “什么决定”桑晓瑜下意识的问。

    秦思年却是但笑不语,只是眸光讳莫如深的望着她,然后突然抬手在她脑袋上摸了两下,像是以前那样。

    不等她有所反应的时候,便双手插兜大步的离开了,挺拔的背影深陷在外面的夜色里,徒留在原地的桑晓瑜瞪大眼睛,满腔的恼火无处发泄,只能抬手狠狠擦着嘴唇。

    耳边还残留着他刚刚离开前、留在她耳边的最后那句:不准他再碰你

    桑晓瑜咬了咬牙,转身大步走向电梯。

    算了,就当倒霉遇到流氓了桑晓瑜闷头上了电梯,打开钥匙回到了房子里,李相思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敷面膜,闻声回头看了她一眼后,差点惊掉了脸上的面膜,眼睛瞪的滴流圆,“神马情况,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易先生看起来温文

    尔雅的,啧啧,这么猛呢”

    “不是他”桑晓瑜咬牙。

    “啊不是他”李相思眨了眨眼睛,更加惊诧了。

    桑晓瑜抿了抿还微肿的嘴唇,“总之一言难尽,我先去洗漱了”

    说完,她便快步走向了浴室里,虽然说是洗漱,但更准确的是刷牙,简单洗了把脸后,她前前后后刷了三遍牙。

    擦干嘴巴出来后,还是感觉口腔里仍旧残留着他的气息以及酒气。

    桑晓瑜抬手摸了摸,嘴唇虽然消肿了不少,但舌根还是麻的。

    一回想到刚刚被他强吻的画面,她就感觉到羞恼,耳根子臊的发烫,突然响起的手机将她从这股中拉回,看到屏幕上面显示的“易祈然”三个字,她咽了咽唾沫接起。

    “喂,祈然”

    线路里,易祈然温润的声音传来,“小鱼,我到家了,看你没回短信,还以为你睡着了”

    桑晓瑜这才想起之前分开时,有说过到家后发信息,她看了眼屏幕,果然有显示未读的短信,她咬唇,“抱歉啊,我没有看到”

    这一声抱歉似乎不单指没有看到短信。

    她心里面感觉到很愧疚,因为秦思年的强吻虽然令她恼火,但被吻的时候她心脏却不受控制的在颤动,这让她觉得非常对不起自己的未婚夫。

    易祈然很温和的笑了,并没有怪她,接着问她,“小鱼,我们明天约会吧”

    桑晓瑜拉回自己受影响的心绪,点头答应,“好,去看电影吧,我好久没看电影了,最近应该有新上映的片子”

    易祈然听了后很高兴的说,“都交给我了,等会我就看看明天的场次,把票定了,上午陪我妈去庙里静完香,下午我去接你”

    “祈然,那我们明天见”桑晓瑜微笑着说。

    挂了电话,她深深吐息,再次抬手擦了擦嘴巴后,掀开被子躺下。第二天下午,易祈然的车准时停在楼下,换好衣服的桑晓瑜下楼,就在两人准备双双坐进车内离开的时候,有汽车的鸣笛声忽然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