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787章,要我?

时间:2018-01-10作者:北栀

    桑晓瑜深深的喘息,虽然不想泄露出一丝脆弱来,但声音的沙哑还是出卖了她,她用双手抚着小腹,“我知道,你想要这个孩

    子!可是,我也真的很想要,算我求你好吗,你不要跟我抢它,可不可以!”

    说到最后,她几近恳求的语气,像是希望能够说服他不要和自己抢。

    秦思年面上没有太多情绪的波动,只是沉静的反问,“我什么时候说要抢它了?”

    桑晓瑜抿紧了嘴角,重复着他曾说过的话,“你说它是你的孩子,你要它……”

    她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机场的那天,他知道孩子的事情后气成那个样子,恨不得掐她的脖子,警告她不许偷走她的孩子,以

    及他做父亲的权利!

    秦思年的唇角扯了扯,那模样,似乎是被她的话给气笑了一样。

    “我还说了,它是我们的!”俯身上前,英俊的眉眼随之靠近,两个漆黑的瞳孔里都将她的影子锁在里面,低邃的说,“秦太太,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要和你离婚!”

    他又开始这样暧昧的叫她了……

    桑晓瑜感觉晕眩感又来了,她有些心慌气短。

    等再听清楚他后面说的话时,背后像是滚过了一道闪电,震惊的同时又不敢置信的瞪着他,双手握拳,背脊以一种十分僵硬的

    姿势抵靠在沙发背上,“你没有想过?”

    骗谁……

    如果真没有想过的话,那么离婚协议书又是哪里来的?

    嘴角发木的蠕动,似是知道她想要问什么,不等她发出声音,秦思年就已经率先开口,“如果我说,离婚协议书不是我放在行李

    箱里的呢?”

    “……”桑晓瑜这下表情呆愣在那。

    不是他放的?

    桑晓瑜有些懵了,脑袋反应不过来。

    怎么可能,明明当时她是收拾他行李箱时从里面发现的……

    如果不是他放的,那还能有谁呢,看到他灼灼逼视的眸光,桑晓瑜里像是飞进了小虫子,嗡嗡直响,理不出头绪出来。

    面前的秦思年还在向她靠近,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在她脸上逡巡,一圈又一圈。

    然后抬起的手摸在了她的脑袋上,声音像是从远方飘来的,又像是贴在她的耳边的,“小金鱼,你可以放心,我不会抢它,它不

    只属于你,也不只属于我,是属于我们两个,彼此共同的,你懂吗?还有,我现在不仅仅是要孩子,也要你!”

    桑晓瑜心跳如雷。

    张了张嘴,半晌她才发出声音,带着浓浓的不确定问,“……要我?”

    秦思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确认的单音节。

    桑晓瑜艰难的别过视线,声音很低很涩,“那宋小姐怎么办?”

    “跟她有什么关系!”秦思年眯起桃花眼。

    桑晓瑜抿着嘴角没有立即出声,轻攥起的手指已然用力,胸口像是沉下来一块石头,笑的有些惨淡,“你不是已经和宋小姐求婚

    了?”

    “谁告诉你的我跟她求婚了?”秦思年眉头深拧,沉声问。

    桑晓瑜咬唇,总不能说自己是偷听别人墙角吧,虽说是无意的也未免太不光彩了,她别过脸,只是冷笑着说,“钻戒很漂亮!”

    “什么钻戒?”秦思年听得一头雾水。

    他此时表现出来的惊诧,看在她的眼里却只会认为是他在故意装傻,桑晓瑜牵了牵嘴角,挤出一丝嘲弄的笑,“四年前你跟我结

    婚,是因为得了胃癌的外婆没有看到你结婚,怕有意外发生,所以始终不肯接受手术治疗,你才找我去民政局登了记!四年后

    你跟我离婚,是为了想要和宋小姐在一起,我说的对不对?”

    或许她还漏掉了一件事没说,那所谓协议婚姻的四年时间,不过也全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一个四年之约罢了!

    秦思年凝了她半晌,蓦地沉声,“对个屁!”

    “……”桑晓瑜缩了下肩膀。

    倒不是第一次听他这样爆粗口,曾经她差点卖肾时就有过,这会儿两人离得近,他刚刚的反应很强烈,甚至连她鼻头和眼皮上

    都被溅到些唾沫星子。

    秦思年从沙发猛地站起来,双手卡在精壮的腰上,居高临下又气不打一处来的模样,语气和表情都恶狠狠的,“你这条小金鱼,

    是不是真的没有心?”

    桑晓瑜皱眉,有些茫然。

    看他在地毯上原地踱步了一圈后,长腿迈向了餐桌,拿起上面的手机似乎拨通了个号码,待那边线路接起后,突起的喉结在上

    下滚动,“喂,佳人,明晚有时间吗?”

    听到“佳人”两个字,桑晓瑜心头便是一揪。

    从内心深处涌上来一股涩,横冲直撞在胸臆间,让她感觉到呼吸困难,努力喘了两口气,她漠漠的扭头收回了视线,不再去看

    也不再去听。

    之后电话里又说了什么,桑晓瑜不清楚,她只知道挂了电话没多久,厨房里响起了油烟机的嗡嗡声。

    不出意外的,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但秦思年还是又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而且最主要的是,还和之前的都不重样,也不知道

    他从哪里学来的。

    桑晓瑜有些机械的坐在椅子上,全程都没有抬头。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不过秦思年的筷子还是不停的往她碗里夹着菜,哪怕她垂着眼睛,也能感觉到对面凝睇过来的似笑非笑的

    眼神。

    终于将一碗饭吃完,桑晓瑜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我吃饱了,回房间睡觉了!”

    “嗯。”秦思年向后靠在餐椅上。

    见状,桑晓瑜闷声便起身走回了卧室。

    冲澡做了个简单的洗漱,吹干了长发从浴室里出来,换上睡衣刚掀开被子坐在床上,就听见门板上被她反锁的锁芯传来拧动的

    声音。

    然后,应声而开了。

    桑晓瑜吃惊的望过去,看到他修长如玉的手指间捏着一把小钥匙,她终于知道昨夜里他是怎么进来的,只是没想到她还没有睡

    着,他竟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进来了!

    她不禁瞪大了些眼睛,“禽兽,我要睡觉了,你进来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