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771章,私事

时间:2018-01-04作者:北栀

    桑晓瑜拉开椅子坐下,面前就递过来一个汤碗。

    因为一直用盖子保温着的关系,还冒着轻微的热气,粥碗也是温着的,她拿着勺子喝了一口,对面的秦思年也和她进行着同样

    的动作,两个人的眉眼轮廓全都影绰在窗外透进来的阳光里。

    如不是有现实在提醒着自己,她都要误以为这时光真好了。

    将嘴巴里的粥咽下去,桑晓瑜皱了皱眉,问,“禽兽,你今晚不会还要继续留下来住吧?”

    秦思年闻言,手中喝粥的动作没停,“如果小姨和小姨夫盛情难却,我也没办法!”

    “你们俩说什么呢?”似乎是听见他们两人在窃窃私语,去厨房拿水果的小姨刚好路过。

    “没什……”

    桑晓瑜刚张嘴,声音便被秦思年打断,“小金鱼问我,今晚是不是还要继续留下来住!”

    “这还用问吗!”小姨一听,顿时有些不悦的看向外甥女,“小鱼,你不是想明天早上回冰城吗,思年当然得和你一起走,而且我

    早上都问了,思年今天没有事,周一他也是休班!”

    “……”桑晓瑜咬牙,算他厉害!

    下午的时候,黑色的卡宴行驶出老住宅小区。

    镇里不比城市,有繁华的车水马龙,相对来说很安静,车胎在地面上匀速的划过,桑晓瑜扯了扯身上的安全带,保持着目视前

    方。

    眼角余光里,一旁的秦思年单手搭在方向盘上,薄唇勾着一抹很慵懒的弧度。

    她是被表妹蒋珊珊硬拽着出门逛街的,喊了秦思年给她们两人当司机,却不成想,中途的时候突然说要去见个高中同学,就跳

    下车脚底抹油溜走了。

    这下,车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桑晓瑜有些无奈的扶额,她知道表妹这样做是故意的,一心想要制造机会让两人能够复合。

    看着倒车镜里不断后退的街景,她心里无声的叹息,婚姻哪里像是谈恋爱呢,离婚后随便想复合就能复合,上下嘴皮子一合那

    样简单,更何况,挡在他们面前的还有一个红粉佳人。

    表妹溜走后,逛街自然是泡汤了,桑晓瑜提出来去李相思的家里。

    昨天短暂的相聚后,以为对方晚上能来家里吃饭,谁知对方整个晚上都失联了,刚刚打了电话,确认李相思在家后,她便迫不

    及待的想要过去,毕竟这么多年没见,有许多的话想要跟对方说。

    以前两家人都是住在同一个老巷子里的,后来小姨夫单位福利分了房子,才从这里搬走,不过李家一直都住在这里这么多年都

    未曾搬离过。

    卡宴从主干道右转弯行驶了几百米,准备往巷子口转时,迎面有辆军绿色的吉普车迎面行驶而来。

    因为比较狭窄,为了避免擦碰,两人都减了速。

    不是街道上常见的普通吉普车,而是一辆挂着军牌的,汽车鸣笛声响起时,一旁的秦思年眉尾微微挑起,有些惊诧,“大哥?”

    桑晓瑜闻言一愣,也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

    车窗玻璃放下,驾驶席上秦奕年那阳刚的五官轮廓便一点点露了出来,穿了身迷彩的作训服,哪怕只露出上半身,也依旧掩饰

    不住健硕的身材,手里夹了根燃着的烟,不苟言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秦思年意外在这里看到自己大哥,不禁问,“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又出任务在附近的城镇?”

    秦奕年常年都待在部队里,除了仅有的长短休假以外,若是平时有见到的话,那一定是有什么任务在身,曾经捣毁黑市器官买

    卖时,便就来过这座小城镇。

    可能有郝燕间接的关系在,相比较二哥秦淮年,这四年里,桑晓瑜见到秦奕年的次数真的很有限,而且每次都是很匆匆。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秦家的男人似乎都是被上天偏爱的。

    四年的时间过去,他们三兄弟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都英俊的那样出众,哪怕作为长子的秦奕年,年龄上虚长两个弟弟,

    但有的只是成熟男人的魅力。

    秦奕年冲着车窗外弹了弹烟灰,“没有,过来处理点私事。”

    “私事?”秦思年一愣。

    “嗯。”秦奕年点头。

    秦思年见状,便来了兴趣,“什么私事啊?”

    别说是他,就连坐在旁边的桑晓瑜听到,都有些被吊起了好奇心。

    感觉秦奕年好像是天生的军人一样,永远严肃着一张脸正气凛然,性格也寡言少语的,很少能有让他动容的事情,只除了有次

    在餐厅里,秦思年吐槽他到哪里都蹬着双军靴时,他脸上有一丝稍纵即逝的笑意说:有人说他穿军靴的时候帅的一塌糊涂……

    秦奕年内双的眼眸瞥向自己弟弟,酷酷地吐出个烟圈,“无可奉告!”

    随即,便收回视线缓缓升起了车窗,行驶离开。

    那辆挂军牌的吉普车离开后,秦思年的卡宴也依次行驶进了巷子里,尽头处的一栋多层住宅楼,桑晓瑜示意他可以靠边停车。

    她低头解开安全带时,旁边的车门很快被打开。

    秦思年挺拔的身影已经从车头绕过来,一条有力的手臂还搭在车门上,“我在车里等你!”

    “不用,我……”桑晓瑜摇头表示。

    秦思年却不等她说完,已经关上车门,人已经又重新绕过车头回到了驾驶席,从兜里掏出了打火机和一盒烟。

    见状,她只好转身走向了楼门口。

    李家住在顶层,和小姨一家一样,李相思的父母都是很朴实的人,桑晓瑜和李相思算是从小就建立的革命友谊,只不过不同的

    是,和她普通的家庭背景不同,后者其实是藏在人群里的真凤凰。

    进门跟李母打了招呼,她跟着李相思一起进了卧室。

    门板一关上,桑晓瑜就立即眯眼盘问,“相思,昨晚你是不是夜不归宿!电话也打不通,李阿姨一直说你没回来!”

    李相思被她冷不防的这么一问,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咳,我昨晚是临时有点事……”

    似乎是心里有鬼的关系,有些转移视线的过去收拾凌乱的床面,却不小心碰到了拎包,里面的东西如数跌落下来,其中有个显

    眼红色铝箔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