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766章,单亲妈妈会非常辛苦

时间:2017-12-31作者:北栀

    被她一问,郝燕倒是怔愣了下,顿了顿回想说,“我那时是意外,说实话,我很慌,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也

    一度想要选择打掉,可是我前后去过医院很多次,或者是天生母性的关系,最终没有舍得,它毕竟是一条小生命,是我生命的

    延续!”

    郝燕说完不由看向她,刚刚虽然她回答不知道,但却从始至终未说不要。

    和自己预想的一样,桑晓瑜因刚刚剧烈孕吐而脸色微微发白,可那双丹凤眼却灼灼发亮,点头很认真的说,“嗯,燕子,我也打

    算留下它。”

    或许从最初,她发现这个孩子的存在,就从未有过要杀掉它的念头。

    怎么会舍得不要呢,那是一条小生命!

    “小鱼,我是过来人,单亲妈妈会非常辛苦!”郝燕不放心的说。

    “我明白!”桑晓瑜却毫不犹豫的点头,目光里尽是坚定的光,想到什么,她忙说,“燕子,有件事情我希望你……”

    郝燕打断她,轻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让我帮你隐瞒,不要告诉秦淮年对吗?”

    “嗯!”桑晓瑜点头。

    郝燕也同样点头,只是神情间还是掩饰不住的担忧,“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小鱼,如果留下它,你要怎么办?”

    这样的话,已经不止一次被问过了,闺蜜林宛白也曾问过她。

    桑晓瑜垂眼看着杯子里微微荡漾的水面,就像是她此时起伏不平的心一样,她没有选择告诉秦思年,两个人是协议婚姻,再次

    从民政局出来的那一秒起,彼此的人生就已然是陌路。

    如今,他的佳人已经归来。

    她不想要用孩子牵绊住他什么,更害怕他不要,虽然这一点她并不是很确定,毕竟之前他一直挂在嘴边挺想要一个孩子,可现

    在他们已经离婚了!若是他要的话,他有了佳人,难道抢走她的孩子吗……

    想想都觉得后脊骨发凉,桑晓瑜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深吸了一口气,短短数十秒钟里,她在心里已然做出了个决定,抬起头缓缓说,“燕子,我决定辞职去加拿大!”

    “你要离开冰城?”郝燕震惊出声。

    “嗯!”桑晓瑜重重的点头。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月份久了的话,她的肚子也会越发的大,虽然说冰城很大,但还是会有再次遇到的可能,到时就不是能简

    单遮掩过去的,更何况还有生产,秦思年是医生又是秦少,未必真的能瞒得住他!

    所以她思前想后,打算和即将要回加拿大的闺蜜林宛白一起走,这样即便是异国他乡,也不用担心害怕,可以有人陪伴……

    这天下班后,其他同事都急忙收拾东西下班回家,她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去了趟总编办公室。

    敲门进去的时候,手里多了个信封,里面是她半个小时前刚刚答打印出来的辞职报告。

    转眼到了周五晚上,桑晓瑜简单收拾了下东西,买了短途的火车票回镇里,一是因为明天是父母的忌日,二是因为自己出国那

    么久的话,也一定要和小姨小姨夫知会。

    从出租车到老住宅小区后,她拎着包走进楼里。

    平时她爬楼梯都是一口气不间断,今天她几乎每走到一层后,都要歇一歇,医生有告诉她,现在刚刚是怀孕初期,尤其是前三

    个月会比较不稳定,要特别注意。

    钥匙刚刚插进锁芯里,似乎是听到动静,门就被人从里面推开了,桑晓瑜笑眯眯的喊了声“小姨夫”。

    小姨夫有些惊讶,忙侧身让她进屋。

    戴着围裙的小姨从厨房里迎出来,“是不是小鱼回来了!”

    “小姨!”桑晓瑜接着喊了声。

    小姨看到她十分高兴,却也同时往她身后望了望,惊讶的问,“咦,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思年呢,没跟你一起吗,我还以为珊

    珊那会儿回家,你和思年两个明早才开车回来!”

    桑晓瑜换鞋的动作僵硬在了那,不知该如何回应。

    这时表妹蒋珊珊走过来,把话接了过去,“应该是姐夫医院忙吧!”

    “嗯。”桑晓瑜迟缓的点头。

    “那倒是!”闻言,小姨理解的点头,“医生的工作可不比其他,每天都是和生命在赛跑,尤其思年又是外科医生,握着手术到经

    常出入手术室,应该就会忙上加忙!小鱼,你可得多理解,别跟他闹啊!”

    待小姨和小姨夫都进厨房端菜后,蒋珊珊压低声音说,“姐,你和姐夫的事情,我还没有跟爸妈说!”

    “嗯。”桑晓瑜了然的点头。

    她还以为以自己表妹的大嘴巴,会暗地里偷偷告诉了小姨小姨夫,没想到并没有说,而她其实回来的这一路上,都没想好要怎

    样说两人已经离婚了……

    桑晓瑜也终于明白秦思年为何会选择隐瞒外婆了,因为向亲人长辈说这些,真的很难。

    父母去世后,小姨和小姨夫已经算是她半个父母,她真的不想看到他们伤心,既然现在还不知情,她打算也先这样隐瞒下去,

    这次出国最少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才会回来,到时也用长时间分别感情变淡的理由来敷衍过去。

    吃完晚饭,桑晓瑜和表妹回到房间里睡觉,分别躺在两个单人床上。

    虽然关了灯,蒋珊珊却似乎没有睡意,而是翻了个身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来,试探的询问她,“姐,你睡着了吗?”

    “嗯。”桑晓瑜敷衍。

    “切,睡着了你还能说话啊!”蒋珊珊噘嘴,随即欲言又止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开口,“姐,你真的和姐夫就没有可能了么?”

    “……”桑晓瑜抿嘴没有吭声。

    见她不回答,蒋珊珊不由坐了起来,隔空伸手去扯她的被子,“姐,我还是觉得你和姐夫离婚太可惜了,虽说是协议婚姻,可就

    是跟个小猫小狗生活了四年也有感情了啊,我就不信,你能舍得离开姐夫?要不然,我帮你吧,你试试看能不能把姐夫追回来

    ……”

    “珊珊,你能不能别再说了?”桑晓瑜几乎受不了的打断。

    “对不起姐……”蒋珊珊听出她声音里的颤抖,讷讷的咬唇。

    桑晓瑜被下的手悄然按在胸口上,低低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说,“我累了,早点睡吧!”

    蒋珊珊看着她半晌后,似乎还有些不甘心,但能感觉到她浑身透露出的疲惫与惆怅,最终还是乖乖闭上嘴巴,重新躺回去跟她

    一样合上眼睛入睡。

    隔天一大清早,带上提前就准备好祭祀的东西,一行人在小区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去了墓园。

    镇里本身就不大,也不堵车,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墓园,桑晓瑜父母的墓碑建立在相对里面的位置,她和表妹走在前面,拿着

    东西的小姨和小姨夫走在后面。

    因为快到清明节了,过来扫墓的人比较多,走到这条僻静的小山路,前面就是墓碑所在地了。

    蓦地,蒋珊珊突然叫了声,“姐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