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757章,当面说更有诚意

时间:2017-12-28作者:北栀

    <td>

    <td>

    <td>

    <tr><table>

    秦思年眉眼间露出困惑之色,“什么日子”

    “你的生日啊”宋佳人直接说。

    “我生日吗”秦思年一愣,看向旁边的日历。

    上面显示的日期,的确是他的生日,这些天手术排的满,再加上外婆重新入院的事情让他忙碌到浑浑噩噩的,或者说自从离婚

    后日子就变得无趣起来。

    “果然,我就知道你给忘记了”宋佳人见他的表情后就瞬间了然了,顿了顿,犹豫的试探问,“思年,我看你最近心情不太好,

    要不要我叫同学们来给你庆祝,大家热闹一下”

    秦思年视线从日历上移开,却是摇头,“不了”

    宋佳人闻言,也没有多说,点点头,“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嗯。”秦思年扯唇。

    宋佳人的身影离开后,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坐在椅子上,脚尖踮在地面上,面向窗户的方向,望着远处天空中浮动的云朵,

    桃花眼渐渐薄眯起来。

    “笃笃”

    桌面上被人屈指敲响了两声。

    桑晓瑜怔愣的偏头看过去,只见郝燕正晃动着手里的保温杯,“小鱼,你发呆都快二十分钟了,想什么呢”

    “没”她摇头,视线重新转向电脑屏幕上面的万年历,低低的嘀咕了一声,“今天是农历十六”

    “对呀星期二,有什么特别的吗”郝燕一脸不解。

    桑晓瑜喃喃的,“倒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郝燕有些懵。

    “”桑晓瑜抿起嘴角。

    只是是他的生日

    四年前也是,他们刚刚领证没多久后,他就过生日了,那时她因采访还爽约放了他的鸽子

    郝燕见她没回答,耸耸肩,转而问,“小鱼,这个礼拜天有时间吧”

    “嗯,怎么了”桑晓瑜抬起头。

    “上次我说的事,你还记得吧”郝燕顿了顿,继续说,“礼拜天晚上如果没事的话,咱们一起吃个饭,还有我目前已经交往的那

    个相亲对象你就当帮我把把关”

    桑晓瑜点了点头,“好”

    郝燕一笑,催促她说,“别发愣了快把稿子修改完,再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不然总编又要发火了”

    两个人不再偷偷聊天,都专注的投入进了工作中。

    下班后桑晓瑜回到了家,房子里只有她一个,闺蜜林宛白不知道去了哪,到现在还没回来,她对着摆放在窗台五斗柜上的日历

    出神。

    踌躇着要不要发个信息祝福

    前天在咖啡厅里池东的话还清晰在耳边,虽说对于秦少来说,做那样的事情是举手之劳,不过是念在他们曾夫妻一场的份上罢

    了,可她到底还是应该感谢他的。

    而且即便他们已经离婚,但前妻给前夫一个生日祝福应该是人之常情吧

    桑晓瑜窝在沙发上抱着手机,在编辑出来的“生日快乐”四个字上删删减减了很多次,纠结着要不要发送时,铃声突然响起,屏

    幕赫然显示出“禽兽”两个字。

    她被吓了一跳,手机都掉在了地上。

    捡起来后,桑晓瑜呼出口气,迟缓的放在耳边,“喂”

    线路里,秦思年低沉的嗓音慵懒又深幽的满眼而来,“小金鱼,今天是我生日”

    “噢”桑晓瑜故作镇定的应。

    “你给忘记了”秦思年语气有些不悦。

    桑晓瑜没有回答,只是支吾了下说,“那祝你生日快乐”

    紧接着,她听到秦思年丢出来句,“这种话,你不觉得当面说更有诚意”

    桑晓瑜皱了皱眉,不懂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怔愣的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正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突然听到玄关处传来了声响,有钥匙拧动在锁芯里,然后,

    防盗门被人应声拉开了。

    桑晓瑜震惊的睁大眼睛。

    一道挺拔的身影,随之出现在了她的眼帘里,拿着钥匙的指间夹着根燃着的烟,随着他吞吐的动作,白色的烟雾正四散开来。

    借着窗外面投进来的夕阳光,一团又一团的烟气竟然恍若仙境一般,而男人的五官也就更加魅惑。

    桑晓瑜从沙发上“噌”的站起来,指着他,“禽兽,你”

    她差点忘记了,家里的钥匙他也有

    秦思年俯身,从鞋柜里,很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以前穿的男士拖鞋,趿拉上后单手插兜的走进来,见她一直睁大眼睛瞪着自己,

    挑眉懒懒的问,“这么不欢迎我”

    “你来做什么”桑晓瑜快速吞咽唾沫。

    秦思年没有回答她的意思,就那么叼着烟,大摇大摆的走进客厅里,然后又朝着卧室走去,接着是对面书房被临时改为的另一

    间客卧,以及餐厅和厨房,甚至连浴室里都走了一遍。

    那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始终四处打量着,像是每个小细节都不打算放过。

    桑晓瑜跟在他后面,皱眉问,“禽兽,你到底在找什么”

    “我看看有没有野男人的味道”秦思年将手里燃到末端的烟蒂捻灭在垃圾桶里,然后满意的勾唇,给出结论,“不错,很干净

    ”

    桑晓瑜听完有些微恼,“这里只有我和小白住,能有什么野男人”

    “池东来过家里吗”秦思年桃花眼陡然一眯。

    “”桑晓瑜抿嘴。

    秦思年那张英俊的脸廓陡然朝她逼近,眸色里有几分深幽,“小金鱼,我问你话呢,你有没有让他来过”

    桑晓瑜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如实的摇头,“没有”

    她和池东并没有经常见面,每次都是有事情,而且大部分也都是在外面,除了他送自己回家那两次而已,电梯都没进来过。

    他们两人离婚后,她一直都和回国不久的闺蜜林宛白居住,仅有的雄性生物可能只是现阶段失忆的霍总以及小包子了

    桑晓瑜见他脚步已经走到了饮水机前,拿过纸杯,很自然的低头接着水。

    哗哗躺下来的水流声,让她太阳穴都像有两个小青蛙在蹦跶,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走过去下逐客令,“禽兽,今天是你生日,我

    祝你生日快乐,健康长寿现在我已经当面跟你说完了,够诚意了吧,那你可以离开了吗”34564655434564655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