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719章,没有也没关系

时间:2017-12-10作者:北栀

    她明明说买的是睡衣,可面前的哪里能叫做睡衣

    桑晓瑜的表情可以说用万分惊愕来形容了,她连脖后都红了,瞪大着眼睛死死盯着手里的那件所谓的“睡衣”,仿佛要看破一个洞似的。

    完全是透明的一层黑灰色薄纱,重点的地方都根本什么遮挡不住,还有几根她现在稍稍一用力,就几乎会扯断肩带上的细绳

    她要的是舒适的纯棉睡衣,这只禽兽竟然买回来一件情趣睡衣

    抬手捂住脸,桑晓瑜感觉嘴角都在抽搐。

    以前她倒是曾经给闺蜜林宛白出过馊主意,让她穿上这种衣服去取悦霍总,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自己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浴室外面,秦思年低沉的嗓音懒洋洋的传递而来,“怎么了,尺码不合适”

    合适个鬼啊

    桑晓瑜咬着牙根,“不是”

    刚刚进来时就顺手把衣服给洗了,想等着晾干了明天穿,而且灾区水资源有限,包里面也都是脏衣服没有可以换的,总不能围着浴巾睡觉吧

    桑晓瑜闭了闭眼睛,心里一横。

    算了,情趣睡衣也是睡衣

    桑晓瑜硬着头皮穿上以后,再外面又裹上了浴巾,想要等会进了被窝,灯光一关后,什么也就看不见了。

    可理想和现实总会有差距的,在她闷声不吭的绕着床尾爬上床时,斜靠在床头吞云吐雾的秦思年,一抬手,就将她裹着的浴巾给扯掉了。

    “啊”

    桑晓瑜顿时低叫出声,手忙脚乱的遮挡。

    一口烟雾吐出来,秦思年桃花眼里都变了色,“尺码刚刚好”

    床头橙色的灯光照在她白皙的皮肤上,仿佛笼罩着两层朦胧的薄纱。

    桑晓瑜被他直勾勾盯得很害羞,慌忙的掀开被子往里面钻,她快,他也很快,手里的烟蒂捻灭在烟缸里,便跃身而上。

    秦思年瞳孔快速紧缩着,她脸上的羞涩和她身上的xing gan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真是能要人命”

    突起的喉结滚动,他低咒了声吻住她。

    桑晓瑜被他吻得晕晕乎乎,还在想着明明是他买回来的

    待在灾区整整一周的时间,他们两个人每晚都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睡,除了亲吻和拥抱以外,没再做过更亲密的事情,如今自然不可能虚度。

    呼吸越来越急促时,见他动作突然顿住,不禁抬眼朝他看过去。

    英俊的五官此时微微扭曲,声音沙哑,“你带没带冈本”

    桑晓瑜闻言,满脸通红的瞪过去,“我是来工作的,怎么可能带那种东西”

    “这里好像没有”秦思年眉头轻蹙。

    正常来说一些安全措施在客房里都是常备的,只是刚才他在床头柜摸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应该是打扫客房时忘记给放上了。

    桑晓瑜咬了咬嘴唇,声音像蚊子一样,“没有也没关系”

    秦思年浑身一震,低眉桃花眼紧紧的攫住她,突起的喉结在上下剧烈滚动,沙哑的声音里抑制不住的兴奋,“秦太太,矮楼那天你说的话时真的”

    当时在那种危险的境遇里,他有试探的提出来想让她生个孩子,虽然她也亲口答应了,但对于这件事,心里还是有一丝不自信,这会儿听到她这样说,血液都瞬间沸腾了。

    “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桑晓瑜害羞的别过脸。

    他怎么可能不愿意

    秦思年单手捧着她的脸,便重重的吻下去,唇齿之间的呢喃邪气又霸道,“今晚你最后哭求我也没用,不做够三次你别想睡”

    因为两个人都有工作在身,虽然是逗留,但也仅仅有三天的时间。

    最后一天,他们租车去了松赞林寺,从山脚望上去,简直像是个小布达拉宫,想要走到上面的寺庙,需要走一百多层的台阶,对于体力也是个不小的考验。

    可怜的桑晓瑜,昨晚被他变着花样折腾,后半夜才勉强放过。

    早上从被窝里被拽出来的时候,她还哈欠连连的,桑晓瑜擦着额头上的汗,再抬头看了眼已经越过她走上好几层台阶一脸神清气爽的秦思年,她下定决心今晚说什么都不从他了,实在不行就再开一间房

    远离禽兽,珍爱身体

    秦思年每走几层台阶,就双手插兜的站在那居高临下的等着她。

    这里台阶陡峭,如果背着的话会有危险,而且他左腿伤口的地方刚拆线没两天,怕她太累,转移话题的问,“小金鱼,你还有没有别的想去旅行的地方,国内外都算”

    “想去的地方多了去”桑晓瑜哼哼。

    “说来听听”秦思年来了兴趣。

    桑晓瑜砸吧着嘴,开始一个个畅想起来,“比如西藏雪山上看落日,撒哈拉大沙漠摘仙人掌,亚马逊原始森林划船看鳄鱼,北极爱斯基摩滑雪橇等等之类的”

    其实这是上大学时她环游世界的梦想,那时还甚至想着可以和池东婚后一起去,没想到全都成了泡沫

    秦思年听后,沉吟的说,“云南和西藏相邻,只是因为地震的关系,很多路都还没通,再加上这次时间有限没办法进藏,否则你说的第一个是很容易满足的”

    “我就那么一说,这里也很美”桑晓瑜耸耸肩,并不在意。

    秦思年不疾不徐的勾唇说了句,“无妨,以后每年找时间我都会带你去”

    这个每年的话,就变相说他们的婚姻还会年复一年的持续

    桑晓瑜咽了咽唾沫,还在失神时,听见他懒懒道,“我们到了”

    寺庙很大,每个殿都想要跪拜的话,也需要一番功夫,而且还有很多吸引人的藏族文化,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他们沿着台阶离开寺庙。

    走到山脚下后,桑晓瑜好奇的看向他,“禽兽,你许什么愿”

    刚刚在最后正殿里时,两人都跪拜在蒲团上,等她拜完起身时,见他还跪在那没动,双手合十,五官英俊的脸上表情是那样赤城与认真,不知在许下什么样的愿望。秦思年唇角淡弧里有一丝邪气,“想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