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715章,又不刷牙就亲她

时间:2017-12-10作者:北栀

    ,最快更新霸道总裁求抱抱最新章节

    桑晓瑜吃了一惊,连忙紧张的上前问,“禽兽你怎么下床了,刚刚医生不是说让你今晚躺着多休息尽量不要huo dong么”

    “我想上厕所”秦思年表情欠奉的说。

    “那你去吧”桑晓瑜点点头。

    人有三急,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谁知秦思年却没有动,而是桃花眼紧紧锁着她,“我腿脚不方便,你陪我去”

    “我”桑晓瑜尴尬的张了张嘴。

    一旁的男孩子很热心的主动开口,“秦医生,要不我陪你吧”

    “不用”秦思年直接拒绝,脸色更臭了一些,“你是我太太,我上厕所这种私密的事情你不帮忙,难道还要麻烦外人”

    桑晓瑜被他这样一说,只好硬着头皮伸手去扶他。

    灾区条件有限,平时都是睡在帐篷里,洗手间一类的也都是临时搭建起来的,男女独立的各自两边,她搀扶着秦思年一直走到了里面,然后闷头想要快步离开。

    “你解决吧”

    追知刚转身,就被他扯住了手,“干什么”

    秦思年一手撑在墙壁上,一手比划着,“帮我把裤子脱了”

    桑晓瑜咬牙,无奈之下,只好伸手去解他的皮带,这样脱男人裤子的事情活到现在她只做过两次,而且每一次都是给他

    她感觉两边脸都要爆炸了,“好了”

    “继续”

    “”

    桑晓瑜抬头瞪他,用眼神警告他适可而止。

    秦思年像是没有看到,而是懒洋洋的催促她,“快点,不然我撑不住了再说你又不是没见过”

    “”

    僵持了好几秒,桑晓瑜还是选择了忍,舔了舔嘴唇,她害臊的别过视线

    十分钟后,他们终于从男洗手间里出来。

    桑晓瑜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至了耳朵,肩膀上被秦思年一条有力的手臂搭放着,还听到他在耳边促狭的低笑,“都老夫老妻了,还害什么羞”

    她抿紧嘴角,干脆不搭理他。

    重新回到了帐篷里,秦思年因为左腿受伤,行动不便躺在单人床上靠坐着休息。

    桑晓瑜倒完一杯热水递过去,听到他忽然想起什么般说了句,“不许你再跟那个愣头青眉来眼去”

    “愣头青”她皱眉。见他冷哼了一声,明白过来指的是谁后,不高兴的纠正,“人家才不是愣头青,他还是个大学生,而且特别有缘分,他也是从冰城过来的这么年纪轻轻就能这样高的觉悟,跑来重灾区当志愿者,多好的男

    孩子啊”

    “你再夸他就离开我帐篷”秦思年阴测测的说。

    “那我走了”桑晓瑜摊手。

    随即,她压根一副不怕他的表情,转身就大步走出帐篷。

    背后传来秦思年气急败坏的声音,“小金鱼”

    过了几分钟后,帐篷的门重新被掀开,刚刚出去的桑晓瑜又复返,单人床上的秦思年已经仰躺在了上面,正手里夹着根烟恶狠狠的吞云吐雾。

    看到她进来一怔,随即没好气的问,“你不是走了”

    “我给你拿饭去了”桑晓瑜白了他一眼,示意手里的盒饭。

    秦思年眉尾微微上挑,变脸也很快,转瞬间桃花眼里就浮起了点点的轻芒,将手里的烟蒂掐灭,表情有几分傲娇的接过她递来的盒饭。

    桑晓瑜将打开的铁盒罐头给他递过去,皱了皱眉说,“以后不许叫人愣头青,尤其是当面的时候,人家有名有姓的,叫张乐乐”

    “名字听着就娘炮”秦思年冷哼。

    “切”桑晓瑜撇嘴,随即又眨眨眼睛,故意逗他,“禽兽,你放心,我就是红杏出墙给你戴绿帽子,也绝对不找比自己年纪小的”

    果然,秦思年刚刚和缓的脸色又臭了,“你还让不让我吃”

    “吃”桑晓瑜乐不可支。见他左腿上还包扎着触目惊心的伤口,顾及到他现在是病号,所以没有再继续逗他,而是缓缓说,“你也听见了,人家男孩子想让我给他介绍女朋友,要不你看看你们医院的实习护士我身边没什么人,两

    个闺蜜都在国外,表妹又有男朋友了,好像唯一靠谱的就只有燕子了”

    桑晓瑜说到这里顿了顿,嘀咕起来,“但是不是年龄相差有点大了不过现在倒是很流行姐弟恋”

    “你不怕二哥吃了你”秦思年慢悠悠的说。

    “啊”桑晓瑜一愣。

    曾经她倒是在医院里见到过郝燕被秦淮年强吻的暧昧画面,但事后她其实也求证过,郝燕并没有承认,之后也一直都只是说,他只是糖糖的父亲而已。

    桑晓瑜眉头皱紧,问了句,“不是说二哥要结婚了么”

    秦思年因私自结婚的事情和秦博云闹掰了以后,之后这三年半的时间里就如他所答应的那样,当真间接因为她,从未再踏入过秦家一步,父子俩关系始终冷着。

    不过他和上面两个兄弟倒依旧融洽,所以有关秦淮年要结婚的事情,她也是听他提过,和曾经预测的一样,不外乎最终的商业联姻结果。

    秦思年拧眉,“嗯。”

    桑晓瑜张了张嘴,下意识的还想问什么,就被他催促了一句,“赶紧吃,吃完了好睡觉”

    秦思年动作也迅速,埋头在饭盒里,很快吃完了以后,将饭盒和筷子全都丢在旁边垃圾桶里,然后就拉着她的手就往床上拽。

    桑晓瑜无语极了,帐篷外面的天色才刚刚降下来

    怕会牵扯到他腿上的伤口,她没敢太大幅度的挣扎,也就让他轻松得了逞,按在怀里后便低眉捧着她的脸没头没脑的吻了一通。

    桑晓瑜差点气炸,羞恼的擦着嘴巴。

    又不刷牙就亲她

    第二天早上,跟着从县城里来的救护车一起,桑晓瑜陪着秦思年去医院拍片。

    万幸的是,像是灾区医疗队医生的最初判断一样,没有骨裂和骨折的现象,只是伤到了软组织,只需要外敷缓解就可以,其余就是注意刮伤缝针的地方。放心的返回灾区后,从车上下来,就看到好多穿军装的军人们正在快步奔跑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