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710章,她晚上跟我睡

时间:2017-12-06作者:北栀

    在灾区的时间度过的是那样漫长,却又是那样的快,转眼天就已经黑了。

    不同于北方的平地,这里海拔达到3400多米,桑晓瑜昨晚连夜赶的飞机,到了以后没休息几个小时,就从丽江坐车往这里赶了,有些体力不支。

    关了准备去休息时,迎面有人跑过来撞到,她连忙伸手去扶,“慢一点,没事吧”

    是个很年轻的男孩子,似乎还没有大学毕业的模样,眉眼间还有些青涩在,看样子应该是来参加救援的志愿者。

    “没事”男孩子摇头,气喘吁吁的说,“我要是快一点,没准就能多帮点忙”

    桑晓瑜不禁露出微笑,对男孩子的爱心很敬佩。

    回到记者站转了圈,器材放好,从包里翻出来两盒方便面,她泡好以后端着出来,有些扭捏的往医疗队的方向走,快要临近帐篷门口时,看到一个女护士拿着盒饭跑进去。

    应该不是他们私立医院的,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江南女子的风情,媚眼含羞的递给里面在配药的秦思年。

    桑晓瑜撇了撇嘴角,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泡面,悻悻然的转身走了。

    她本来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一口气把两盒泡面全都干掉的,不过没走多远后,看到之前遇到的那个年轻男孩子,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啃面包。

    桑晓瑜走过去,把泡面递过去一盒,“给”

    年轻的男孩子抬头看到是她,顿时呲牙笑了,开心的道谢接过。

    移动过旁边的石头,两人并排坐在上面吃着热气腾腾的泡面,经过聊天下来,和她猜想的一样,男孩子竟然真的是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而且就在冰城读大学,今年都已经大四了。

    男孩子已经熟络的改口,“小鱼姐,我真挺佩服你的,灾区条件这么艰苦,环境又恶劣,我看好多记者都是男的,没几个女记者,就连志愿者都是男性居多,你竟然能大老远跑来吃苦”

    “你不是也来了么”桑晓瑜微笑。“不瞒你说,我说要来当志愿者的时候,好多同学都骂我有病说地震的灾区最危险了,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余震,谁也不愿意来凑热闹除了消防官兵和军人,就连那些被派来的医疗队好多都是不情愿的,

    不过我倒是听说其中有位姓秦的医生,他就是自愿来的”男孩子越说越激动,口若悬河的,“昨天傍晚有个被埋的藏族大婶被救出来,窒息了太久,好像还有严重的心脏病当时还以为这条人命就不回来了,可这位秦医生一点没放下,在当下这样的情况,临时搭

    建了手术台,竟然就给做了开胸的心脏手术后来被县里的医院接走了,今早听说已经醒了”

    桑晓瑜闻言,嘴角不自觉牵出一丝笑。

    从初识时他能帮助采访奶奶的小孙子做手术,就能看出他内心是善良的,而且对于他高超的医术,她一直都很相信的,刚刚听男孩子这样说时,她心里竟然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吃完了泡面,男孩子关心的问,“小鱼姐,你晚上睡在哪里有安排了吗”

    “还没”桑晓瑜摇头。

    她到了以后,就开始投入一线的工作中,还没考虑到这个问题。“现在物资很紧缺,虽然各地有不少帐篷、帆布等等救援物资源源不断送进来,但还是不够,你台里其他同事又都是男人,也不方便”男孩子笑眯眯的,很热情的说,“我帮你去问问女志愿者那里吧,应该

    有位置可以睡,刚好和我的帐篷也不远,晚上咱们还可以继续聊天”

    “她晚上跟我睡”

    蓦地,一道低沉的男音突然响起。

    桑晓瑜惊讶的抬头,便看到秦思年不知何时站在两ren ian前,两个人都被他笼罩在阴影里,而夜里昏黄的灯光下,那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正阴测测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见男孩子一脸懵逼的表情,她尴尬的解释了句,“咳,我们是夫妻哈”

    “夫妻”男孩子像是还没有完全消化掉。

    桑晓瑜张了张嘴,想要跟对方说声谢谢的,然而还没等发出声音,人就已经被大步上前的秦思年扯着往医疗队方向的帐篷走了。

    进去后,她才发现自己带来的登山包已经被拿了过来。

    秦思年所住的帐篷是独立的,倒不是他这种时候霸占资源,而是帐篷里放了不少的医药品,空闲的位置只有一张临时搭建的单人铁床。

    桑晓瑜刚走过去坐下,便听到他忽然说,“小金鱼,给我也泡盒面”

    “你不是已经吃过了”她皱眉。

    “没吃”秦思年恶狠狠的。

    桑晓瑜闻言,不禁朝旁边的桌子望过去,那位女护士送进来的盒饭还摆在那里,似乎上面的塑料盖子都还没有掀,都已经没有热气凉了。

    虽说这样有些浪费了,但她心情却晴朗了不少。

    把盒饭拿出去给没有吃饭的人热一下,桑晓瑜从包里重新拿了盒泡面,找热水给他泡上。

    软嘟嘟的面条,吃完以后都觉得胃里跟着暖了起来,忙碌一整天的疲累也终于得到些舒缓,将面桶丢掉后,他直接扯着她上了床。

    这样狭小的单人床,两个人躺在一起都是要紧紧挨着的。

    距离上次这样贴近睡,似乎是他三年半前他值班的时候了,之后的许多个夜里,只有在那事的时候才会贴的这样近,转眼间,时间宛若指尖的沙一样流逝的那么快。

    桑晓瑜刚找好个姿势躺好,下巴被他忽然挑起,薄唇落在了她的上面。

    唇舌间,顿时都是泡面味

    “你没刷牙”桑晓瑜指出来。

    秦思年挑着眉,懒懒的语气里还很理直气壮,“这种灾区现场,水资源都是紧缺的,哪还能总浪费”

    桑晓瑜没好气的擦着嘴角,她当然知道不能浪费,但他可以选择不亲啊

    手刚放下,竟然又再次被他给吻住。

    “喂”桑晓瑜咬牙。

    秦思年“唔”了声,捏在她嘴角,“我不嫌弃你”“”桑晓瑜无语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