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565章,百分之百的肯定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center>

    <td>

    <td>

    <td>

    <tr><table>

    林宛白放下手时,疼痛来袭,不由“嘶”了一声倒吸口凉气。

    “你先别乱动,牵扯到手臂撞到的地方了吧”郑初雨忙上前,轻轻把她的袖子卷起来,“你当时护着肚子,跌倒的时候用手臂和腿挡住了,上面有不少的淤青,手肘也肿了不少,已经擦过药了,估计得两三天能消肿”

    林宛白低头看了眼,的确左边手臂上有很大一片的青紫色,想必应该就是跌下去时她抓扶手稳住身体时造成的,醒来时一心只惦记着孩子,倒是没觉得,这时确定了孩子没事,其他的感官倒是才后知后觉。

    郑初雨搀扶她坐起来,贴心的将枕头竖在后背,然后拉着椅子坐到旁边,直念叨起来,“小白,我知道你从楼梯上摔下去简直吓坏了”

    林宛白微笑,她自己何尝不是呢

    意外发生的太快,她当时都不知怎么办,能把孩子护住也只是凭着身体的本能,晃了晃被她轻握的手,安抚着说,“还好现在没事”

    “可不”郑初雨点头,然后又没好气的骂着,“也不知道那个下人是怎么做事的,毛手毛脚的,竟然还能不小心的撞到你,这也太白目了吧,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这也幸亏你反应的快,要是你再反应的慢一点,那你就真从楼梯上滚下去了,孩子更是别想保住了,想起来都觉得瘆人”

    “我相信下人是无心的。”林宛白皱眉说。

    她当下其实也跟郑初雨一样愤怒,只是那下人惊慌失措的模样不像是假的,尤其在看到她摔倒以后,眼睛里都是忐忑,自责的甚至都恨不得想给自己两巴掌才好。

    只是

    林宛白忽而眯了眯眼睛,清冷的说,“别人是不是有心我就不知道了”

    “小白,你什么意思”郑初雨一怔。

    “当时除了那位下人,陆婧雪也在”

    郑初雨不由吃惊的张嘴,“你是说”

    “我怀疑就是她”林宛白直截了当的指出。

    事发的时候,除了她和下人,还有走过来的陆婧雪,虽然她跌下去时有回头看,陆婧雪离自己有一定的距离,中间也还隔着个下人,不可能跟她有关系。

    可是她相信那位下人是无辜的,因为当下的反应不可能有假,若不是下人有心的,那么好端端的让开了位置怎么又会突然就撞到她,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陆婧雪做了什么,虽然没有任何证据,可她就是那样百分之百的肯定。

    “这还用想么,一定是她太像她的处事风格了,上次老鼠药的事情,就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她搞的鬼,害我背黑锅,现在因为这件事外公对我还有意见呢”郑初雨听后,顿时一个高窜起来,气的直跺脚,“真是气死了,就不能让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林宛白抿嘴沉默了半晌,突然说道,“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郑初雨来了精神。

    两人低声嘀咕了许久后,林宛白随即想到什么,犹豫的问,“呃,初雨,你确定要帮我么陆婧雪怎么说也是你的堂姐”

    “那怎么了,你还是我堂姐加闺蜜呢”郑初雨顿时昂起下巴。

    不光是处于义气,更主要还有私怨,她想要为自己所受过的冤屈报酬,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霍长渊打完电话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们两个一个坐在病床上,一个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两个脑袋凑到一起贼兮兮的窃窃私语着,听到动静后立即双双闭紧嘴巴的双双扭头看过来。

    看到他回来后,郑初雨也没再多待,冲她挤眉弄眼了两下就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时间相对无话,霍长渊只是俯身坐在了病床边上。

    见他掌心隔着衣服覆盖上来,表情和动作异常的赤诚,有惊无险后林宛白心里更多的是愧疚,“霍长渊,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说什么傻话”霍长渊叱了她一句,转而去摸她受伤的部位,“手臂上的擦伤疼不疼”

    林宛白摇了摇头。

    她没有逞强,是真的皮外伤不碍事,只要能保护住孩子,她甚至觉得,哪怕她当时摔断了胳膊或者骨折都没关系。

    “我今天真的是被吓得魂都丢了,从楼梯上摔下去的时候,感觉肚子疼,我都快差点死了好在孩子没有什么事,还好好的待在我的肚子里,它很坚强”重新抓着他的大手放在小腹上,林宛白发誓般的说,“霍长渊,你放心,以后我会保护好我们的孩子,一定不会让它有事的”

    “好。”霍长渊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林宛白低头看了眼,沉吟了片刻,嘀咕的问他,“你说它这么坚强,会不会是个小男孩啊”

    霍长渊原本就没怎么舒展开的眉心顿时蹙的更紧,薄唇抿了抿,沉声强调了句,“是女儿”

    林宛白噗嗤一乐,其实是故意逗他的,想让他神经放松一些。

    霍长渊抬手,将她轻揽入怀里,心情的确缓了不少,抬起的指腹点在她的鼻尖上,“你刚刚和郑初雨两个在密谋什么”

    林宛白神秘的冲他勾了勾手指。

    在他倾身过来后,趴在他耳边将计划没有隐瞒的告知。

    霍长渊眉尾渐渐挑高,“你和郑初雨打算将计就计,就装作这个孩子已经流掉了,让她以为自己得逞了,然后借此诱她上钩”

    “当然这也得需要你的配合”林宛白点头。

    如果想要让别人认为这个孩子没有保住,他在其中的表现最为关键。

    “这么阴”霍长渊勾唇。

    林宛白故意眨了眨眼睛,“都是跟你学的”

    霍长渊爱怜的用掌心抚在她的长发上,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慢慢薄眯起来,里面都是凌厉的光,“刚好,到时有些账也该和算一算了”

    “是不是那笔钱已经查的有眉目了”林宛白闻言不禁仰头问。

    霍长渊冷冷点头,“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