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499章,抢了自己妹妹未婚夫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499章,抢了自己妹妹未婚夫

    陆学林远远听见她们有疑似争吵声,脚步不由快了些,“婧雪,怎么了”

    郑初雨看了眼自己的大舅,没说什么,不怎么高兴的哼了声,便转身跑进别墅了。

    “没事,只是有点儿小误会”陆婧雪和父亲解释着说,脸上笑容和刚刚一样,而且露出的酒窝更深了一些,“爸,您先带她上楼去见爷爷吧我就不跟着一起了,你们一定有话要说,我在可能会不方便”

    “婧雪,你让爸感到很欣慰,你很懂事爸很感谢你”陆学林听了她的话,很是感动的说。

    “爸,您干嘛要这样说呢,女儿不都是贴心的小棉袄么”陆婧雪挽在他的手臂上,十分善解人意的说,“您也不要怪妈,她只是心里一时还没办法接受,希望您能理解她”

    “嗯,我理解”陆学林叹息的点头。

    这话也说的没有错,任何一个妻子应该都无法接受,有情绪也是在所难免的。

    陆学林转脸看向她,温声说,“宛白,跟我进去吧”

    林宛白这才出声,“嗯”

    待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陆婧雪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都是阴森的冷意,目光像是淬了毒的剑一样,只不过此时院内没有人,也不会被发现。

    林宛白跟着陆学林一路上了二楼,停在了间书房前。

    敲门推开后,映入眼帘的都是古香古色,成排的书架上都是古书,房间里点着袅袅的檀香,书桌正中央,立身站着一位白发老者,正低头专注在棋盘上。

    年纪比黎老看起来稍微要长几岁的模样,下巴留有几厘米的白色胡须,五官虽然和陆学林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却严谨许多,而且性格上似乎也不太一样,没有陆学林给人感觉那样的平易近人,反倒是有些像林宛白第一次见霍震的感觉。

    因为亲生父亲也是才认回来不久,她还是不太适应。

    “爸,我把宛白给您带来了”

    陆学林带她走到了书桌前,主动出声,三人中相比较来说他显得尤为激动,轻揽着她上前,催促着喊,“宛白,快叫人”

    林宛白在他殷切的目光下,只好犹豫的喊了一声,“爷爷”

    说实话,这两个字对她来说实在陌生,喊出来的那一瞬都觉得局促和不自在。

    陆老爷子听见了,却没有抬头的意思,而是依旧目光专注在棋盘上,直到将白色的棋子捡起来后,才慢悠悠的摘下老花镜抬头,目光落在她脸上。

    倒没有多犀利,似是只看看她长什么样子而起,但却让人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

    林宛白站的笔直了一些,没有躲闪。

    陆老爷子终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很落地有声,“你就是抢了自己妹妹未婚夫的另一个孙女”

    “”林宛白皱眉。

    她是陆学林的女儿,自然也和陆婧雪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虽然她们两人是同龄,但根据时间来推算,她的确是比陆婧雪要大的,也的确是她的妹妹

    但这话里的成见不少,她听得出来,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陆婧雪或者阮正梅母女俩谁将这些事情早就向老爷子提前报备过了,很有可能还添油加醋过。

    陆学林在一旁也跟着皱眉,替她解释说,“爸,年轻人的感情有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意愿”

    陆老爷子没再对这个问题继续多深究,打量了她几秒,试探的问,“这么多年你怎么没想过找亲生父亲,是不是知道了对方是陆学林,就又想要认父了”

    林宛白听后嘴角抿起。

    她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但如果要换位思考的话,她多少也能理解对方会有担忧自己认父的初衷,毕竟陆家属于豪门了,这么多年始终都不曾出现又突然的冒出来个人说是陆家的血脉。

    林宛白迎上陆老爷子的目光,不卑不亢的回答,“我以前并不知道自己不是林家的孩子,后来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我也并没有想要一定认父,只是当时情况紧急,做了亲体肝移植手术原因,才让我们父女相认。”

    她简单的阐述了自己的原因,在拿到亲子鉴定时,她的确已经打算不打扰陆学林的生活,若不是得知他病重住院,又没有合适的肝源一度很危险,否则她很有可能会一直怀揣着这个秘密。

    陆学林面上有所不悦,凝声对父亲说道,“爸,我这次突发病情能够平安脱险,全靠宛白愿意捐肝给我做手术”

    陆老爷子听后,倒是微微一愣。

    他是知道长子前些日子突发性肝坏死病重的事情,但只知道已经化险为夷,还不知其中的治疗过程,阮正梅母女俩在他面前提到这位私生女,说的都是原本和陆婧雪定下婚约的霍长渊,却被她出现横插一脚,不但解除了婚约,而现在还摇身一变成了陆学林的亲生女儿,却并没有提到肝移植的事情。

    陆老爷再开口,语气温和了些,“坐吧”

    祖孙三辈在书房里,又继续聊了半个多小时。

    从楼上下来后,听到下人的恭敬声,最先从客厅里迎出来的是陆婧雪,十分亲热的喊着,“爷爷”

    “婧雪,快过来”陆老爷子招了招手。

    “小雨不小心碰倒了花瓶,里面的水撒了一地,下人刚把地擦干净,不过还有些滑,您小心一点走,别摔倒了”陆婧雪已经主动上前搀扶,声音柔柔,“爷爷,我扶您到餐厅”

    陆老爷子笑着点头,很慈爱的拍在她手背上。

    林宛白随着陆学林跟在后面,看的出来,他们祖孙的关系很好,不过这也很正常,陆家只有一双儿女,老一辈骨子里总归是有重男轻女的观念在,郑初雨怎么说也毕竟是外姓,而陆婧雪从小是唯一的亲孙女,自然承欢膝下的。

    其实说是家宴,就他们几个人,都是真正的陆家人,没有一些旁支的亲戚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