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476章,守住自己的墙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476章,守住自己的墙

    两人都是被吓了一跳。

    视线不约而同的望过去,只见里面走出一道高大健硕的身影,霍长渊穿着黑色西裤和白衬衫,手里端着个果盘一身戾气的走出来。

    林宛白默默的抬手扶住额。

    她好后悔

    刚刚为什么不躺下,干脆睡个觉呢

    黎江南这头从香港过来的猪,表白也算了,非得在这个时候,简直要害死她

    林宛白没敢去看霍长渊的脸色,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此时跟包青天一样黑。

    脑袋垂下的眼角余光里,能看到霍长渊已经走到了病床前,两个男人面对面而站,空气中都能感觉到那股一触即发的紧绷感。

    林宛白无声的吞咽唾沫,他们两个不会打起来吧

    若是真打起来的话,指望她一个病号拉架是不可能了,视线瞄向旁边的呼叫铃,准备随时按响。

    就在她紧张到冷汗都要流下来时,她预想中的失控画面没有出现,像是不约而同的,两个男人很有默契的恍若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黎江南状似低头看了眼表,“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林小姐,我就先回去了”

    “好”林宛白呆滞的点头。

    “霍总,我走了”黎江南冲他点头。

    霍长渊皮笑肉不笑,“黎先生,慢走不送”

    病房门关上,只剩下他们两个,凝窒的气氛却没有丝毫减少,就像是看起来风平浪静的海面,其实蕴藏着惊涛骇浪,随时都有可能翻滚而来。

    黎江南离开以后,霍长渊大步走到柜子前,将手里的水果盘“砰”的一下就扔在了上面。

    林宛白后脊骨一紧。

    她舔了舔嘴唇,主动打破沉默,“霍长渊,你水果都洗完了”

    霍长渊没有回答她,而是径自的将挽起的衬衫袖子重新放下来,系着袖口的扣子,至于她的话,摆明的意思是在无声问她不会自己看

    “看起来洗的挺干净”林宛白讪笑的说。

    见他仍旧不理自己,把她当空气,像是雕塑一样摆着张扑克脸立身在那摆造型,她终于知道之前小包子那样爱摆pose是遗传谁了

    林宛白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咳,那个啥,刚刚他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哈”

    “不知道隔墙有耳这四个字”霍长渊冷笑了声。

    “”林宛白语结。

    她当然知道啊,谁成想黎江南会表白的这么突如其来,她也被惊呆了好么

    林宛白靠坐在病床上面,手背还插着针管,行动不便,只能抬手朝他晃了晃,引起注意后小心翼翼的问,“霍长渊,你不高兴啦”

    “我该高兴”霍长渊不阴不阳的反问了句。

    “我也没想到,黎先生今天会突然过来,还这么语出惊人”林宛白心里七上八下的,叫苦连连,“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跟他私相授受我在香港一共就和他见过两次面,加起来说的话也没有超过十句,更别提有什么猫腻,我也很惊讶,他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若是算上最后在机场的那次,倒是一共三面。

    只是这会儿,林宛白可不敢多纠正,否则就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霍长渊闻言冷哼了声,眸光幽幽,“是么,一共没见上两次面,就能千里迢迢从香港追过来,老的想让你当孙媳妇,小的隔天就跑来献殷勤表白”

    林宛白冤枉死了,感觉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真想看看窗外面等会儿会不会飘雪,她冲他比划着无名指上的钻戒,“刚才你都听见了,我的立场非常坚定,我还给他秀钻戒来着”

    霍长渊冷眼从她手上收回视线,面色不善。

    她的人生里有交际的男人其实并不多,燕风不算,始于暗恋最终没能开花结果,再就是叶修,虽然得知了对方的心意,但彼此都没有揭开那层薄薄的纱,这还是第一次除了他以外的男人如此直接的对自己表白。

    还没来得及窃喜和回味呢

    林宛白看向他黑臭的脸,默默叹气。

    哎,吃醋的男人不好哄

    她努力伸着另外一只手,终于够到了他的手臂,抓到一小部分衣角后,使了使劲,想要拉他过来。

    谁知,他脚底下像是长了钉子似的,愣是没有拉动。

    林宛白无计可施,眼珠转了转,闪过一丝狡黠,她收回手皱眉捂住了右胸的下方。

    “嘶”

    霍长渊大步过来,“怎么了”

    “刀口疼”林宛白呲牙咧嘴的说。

    霍长渊掩饰不住眉眼间的紧张,沉声问,“是不是不小心抻到了疼的很厉害吗,我去给你叫医生”

    “不用”林宛白牢牢抱住他的手臂,不给他挣脱的机会,仰起脸笑眯眯的撒娇,“不用叫医生来,你摸摸就不疼了”

    霍长渊见她笑脸,知道自己上当,顿时便要抽出自己的手臂。

    “喂,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啊”

    林宛白热脸贴了冷屁股有些急了,委屈巴巴的说,“天地良心,我就去了香港两天,而且还是为了你的事情,一心只想要说服黎老能撤诉,我哪知道这位黎公子会对我”

    霍长渊心情很郁闷。

    他哪里不知道跟她没关系呢,只是没想到为了自己的事情,倒是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情敌

    掀开她的病号服,检查了下刀口没有绷开的迹象后,霍长渊拉开椅子坐在病床边,脸色也缓和了不少,拿起洗好的大头梨用刀削皮。

    林宛白松了口气,见他削完以后又拿了个苹果继续,不禁问,“呃,你不去公司了”

    “撵我走”霍长渊眸光抬起。

    “我没”林宛白摇头。

    霍长渊将切好的苹果和大头梨一并递给她,郁闷的说,“我等会让江放把文件都送过来,直接在这里办公”

    谁知道他前脚走了,后脚会不会有锄头来撬墙脚

    他得留下来守住自己的墙

    见她视线往花瓶飘,霍长渊咬牙,“喜欢这花”

    “不喜欢”林宛白顿时将脑袋摇的像拨浪鼓,讨好的说,“我只喜欢玫瑰”

    霍长渊满意的勾唇,抬手将花瓶里的香水百合全部都拔出来扔在垃圾桶里,似乎觉得不够,又拿起直接从窗户扔了出去,很快楼下传来一声哀嚎,不知砸到了哪个倒霉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