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436章,干嘛这样小气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436章,干嘛这样小气

    “林小姐但说无妨”陆学林笑着说。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馀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林宛白用平和的语气将这首诗词念完以后,顿了两秒,继续说,“我一直很喜欢这首诗词,刚刚听陆先生刚才喃念出来,应该也很偏爱才对只是我的字比较难看,陆先生这样有学识的人,字应该写的不错,能请您帮我把这首折桂令春情写下来吗”

    其实她这样没有缘由的请求挺冒然的,但好在陆学林并未多想,而且想着她把珍藏的书借给自己,理应不该拒绝才是,所以欣然点头,“当然可以”

    刚好李婶从楼上下来,她便吩咐拿纸笔过来。

    陆学林早年就在国外留学,虽然不经常练毛笔字,但写的一首好钢笔字,而且刚好,李婶拿下来的除了a4的白纸,还有霍长渊平时常用的钢笔。

    接过以后,便埋头在茶几桌上奋笔疾书。

    可见这首诗词陆学林也是烂背于心的,几乎不需要回忆,提笔便写,而且中间没有停顿,都是笔尖划在纸张上清脆的哗哗声。

    写完最后一句,陆学林将纸张递给她。

    “谢谢您”林宛白感激的说。

    “只是举手之劳,写几个字而已”陆学林笑着摆手,将钢笔盖好,随即从沙发上起身,“好了,书已经完璧归赵,我也就不多做打扰了还有,林小姐,谢谢你的咖啡”

    最后落在咖啡杯上的视线,颇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

    林宛白自是跟着一起站起来,“陆先生,我送您”

    陆学林微笑着点头。

    外面太阳不知觉已经西下,玫瑰色的晚霞漂亮的像是个梦,有司机一直等候在院子外面,看到陆学林从别墅里出来,就已经很有眼见的下来,替他拉开了后面的车门。

    林宛白站在原地,目送着那辆豪车离开后,才转身进了别墅。

    李婶已经进了厨房,开始为晚饭做准备,听到她脚步声回来,戴着围裙便迎了出来。

    和平常一样想要询问她晚上想要做些什么,因为自从她来到这个家里后,一般情况下都是亲自掌勺给他们父子做饭的,李婶就负责打下手和善后工作。

    只是今天问完以后,林宛白却没有回答,或者说没有听见,直接脚步匆匆的往楼上走去。

    林宛白直接进了卧室,走到了窗边的柜子前,拉开最下面的一个抽屉。

    这里面放的都是她的东西,她没有立即将手里的书放进去,而是用拇指和食指捻起了里面静躺着的一个书签。

    原本是夹在小说里面的,只是在借给陆学林之前,她顺手给拿了出来。

    和小说一样,也是时间很久的。

    哪怕外面被封上了层塑料膜,但边缘处都已经泛黄了,是很有传统古风意境的书签,只有几片枫叶的纯色装饰,但是右下方却有蓝黑色的字体写着一排正楷小字。

    林宛白清楚的记得,小时候这本小说就经常在妈妈枕边,她会每晚都的翻阅,有时还会对着书签发呆,用手一遍遍抚摸着上面的字迹。妈妈是教过自己写字的,所以能肯定不是她的字迹,而且笔触有力,更像是男人才有

    林宛白咽了口唾沫,拿起了旁边那张a4纸。

    一个字一个字对照下来,虽然笔墨的时间和深浅不同,但却惊人的相似。

    平生不会相思。

    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林宛白心跳有些快,她刚刚也不过只是一念之间。

    视线在书签和纸张上面来回的梭巡,掩饰不住内心的讶异。

    竟有这样的巧合吗

    失神间,肩膀上一暖。

    林宛白回头,看到穿着黑色西装的霍长渊,外套还没有脱,领带也一丝不苟的扎着,应该是刚到家的,对上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她眉眼弯弯。

    霍长渊进门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找她。

    李婶那会儿见她匆匆上楼,以为她是不舒服,所以自然跟他提了嘴,得知后他立即放下车钥匙便上楼,眸光在她脸上扫过,确定没有任何不对后,才放下心来。

    林宛白不知他的担心,笑着说,“霍长渊,你回来了”

    “嗯。”霍长渊扯唇。

    淡应了声后,他低眉瞥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

    “你怎么了”林宛白不解的皱眉,关切的询问,“呃,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事烦心”

    “不是。”霍长渊幽幽道,随即,冷哼了一声,“我听李婶说,趁我不在,陆叔下午跑家里来了”

    林宛白闻言,听出他原来是在吃味,哭笑不得的解释,“什么叫趁你不在,他就是来还书的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借他看过一本小说,今天过来还我而已”

    “他在家里待了多久”霍长渊蹙眉问。

    林宛白想了想,回答说,“也就一杯咖啡的功夫”

    “你还给他煮咖啡了”霍长渊瞪眼。

    “是啊”林宛白点头,看到他瞬间黑下来的脸色,好笑的伸手戳了戳他手臂,“干嘛这样小气”

    霍长渊眉眼紧绷着,语气也变得硬邦邦,“你的咖啡只能煮给我一个人”

    林宛白莞尔,他此时就宛若一个幼稚的小男孩,发挥着自己的占有欲。

    没办法,她只好像平常哄小包子那样,轻声慢语的给他顺毛,“好,只煮给你一个人我和豆豆谁都不能喝,这样总可以了吧”

    “嗯。”霍长渊勉强算是满意了。

    握着她肩膀的手微微用力,将她往自己怀里靠了些,沉声问,“刚才我进来的时候,你在这里发什么呆”

    “没什么啊”林宛白摇了摇头。

    霍长渊顺着她的视线,看到她正将小说往抽屉里放。

    小说的来历他很早就知道,低眉凝了她的脸,思索了两秒出声,“快到你妈妈忌日了吧”

    林宛白微微一怔。

    似乎还是四年前两人交易时候偶然得知过一次,没想到这样细节的事情,他竟然还记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