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357章,你并不需要原谅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357章,你并不需要原谅

    林宛白忙关切的询问,“宝贝,怎么啦”

    “宛宛今晚对宝宝特别好”小包子抿着小嘴,脸上一副即将要失宠的忧伤表情,连声音都带着哭腔,“宛宛,你是不是以后都不会要宝宝了”

    今晚林宛白的确表现的很明显。

    可那是因为缺失了整整四年的母爱啊,她恨不得一股脑的全部掏出来。

    现在听到小包子的话,她也跟着慌乱了,“为什么这样说呢”

    小包子像是已经被主人遗弃的小狗般,可怜巴巴的望着她,皱着张小脸,“电视上演的,有个大姐姐忽然对大哥哥特别好,然后就不要他了”

    正在收吹风机线的李婶,心虚的飘过。

    应该是自己平时常看的韩剧吧

    林宛白搂紧怀里的小包子,“妈我不会不要你,也不会离开你”

    其实她今晚好几次,都险些脱口而出。

    只是小包子现在还太小,很多事情也需要个接受过程,毕竟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母子俩并不知道彼此,只是血缘上的天性让他们互相吸引。

    林宛白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和儿子分开。

    不,恨不得分分秒秒都黏在一起,腻在一起。

    “宛宛不飞了”小包子激动了。

    “不”林宛白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笑着点头,“我要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看着你长大”

    “真的吗”

    “真的”

    小包子埋进了她怀里,几秒后,又钻出来脑袋瓜,伸出白嫩的小手指,“宛宛,可不可以和宝宝拉钩”

    “好,拉钩”林宛白莞尔。

    两人的手指缠绕在一起,然后再盖个印章。

    小包子得到了保证,小脸笑的都像盛开的花骨朵,蹭在她怀里不停的撒娇。

    “十点了,该睡觉了”

    蓦地,一道沉静的嗓音幽幽响起。

    林宛白抬头,看到霍长渊正双手抱肩的站在卧室门口,上衣依旧是敞开的,虽然短发已经干了,而且也被手臂遮挡了不少,但腰间紧实的腹肌还很显眼。

    她舔了下嘴唇,“噢,知道了”

    霍长渊薄眯着眼眸,视线凝着他们母子,在看到儿子的整张脸都贴在她胸口的位置时,瞳孔顿时一紧,连带着唇边的肌肉也跟着绷紧了。

    突起的喉结上下翻动了下,他没好气的将灯给关了。

    隔天,朝阳升起。

    林宛白很早就起来了,洗漱完就到厨房里忙碌,以前一直给小包子做的都是面条和中餐,今早特意准备了些西式的早餐,没想到他也吃的特别香。

    李婶询问的声音响起,“先生,昨晚没睡好么”

    “嗯。”霍长渊扯了下唇角。

    他昨晚的确没有睡好,只隔了一堵墙壁,关灯后回到卧室里躺下,儿童房里却没有立即睡,不时传来女音轻轻柔柔念童话故事的声音,直往他心脏里面钻,扰的他根本无法入睡。

    林宛白闻声抬头,看到对面的椅子被拉开。

    很明显已经是洗漱完毕换了衣服,西装外套被搭在椅背上,还垂着条领带,不过刚毅的五官轮廓却似乎因为没有休息好略微憔悴,而且脸色也不太好的样子

    她忍不住问了一嘴,“呃,你又失眠了”

    “宛宛,宝宝要吃面包”小包子这时软软道。

    霍长渊视线从她脸上扫过,再瞥了眼儿子,冷哼了声。

    见他不愿搭理自己,林宛白也不自讨没趣,拿了吐司在上面抹上果酱,然后对折递给小包子。

    小包子早就等不及了,张开嘴哼哧哼哧的闷头吃。

    林宛白一边给儿子擦嘴,一边笑着问,“宝贝,这么好吃么”

    “只要是宛宛做的,宝宝都爱吃”小包子哪怕嘴里面塞得满满,也不阻碍他甜蜜蜜的表达。

    “你喜欢就好”林宛白弯起嘴角,“宝贝,那我晚上再给你做更好吃的,红烧牛肉和糖醋虾,再加个果仁菠菜吧,还有贝类汤”

    霍长渊和昨晚一样,面无表情的吃着早饭。

    林宛白目光转向对面,犹豫了下开口,“霍长渊,等会吃完早饭我想和你谈一谈”

    “嗯。”霍长渊扯唇。

    早饭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

    霍长渊率先走进去,到了窗边后转过身,向后靠在了窗框上,随即将手里拎着的西装随手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扔,“想要跟我谈什么”

    林宛白对上他的双眸,皱眉道,“有两件事,不过都是和豆豆有关”

    “说吧。”霍长渊双手插兜,并不感到意外。

    “我想要知道真相”林宛白一个字一个字道,然后挺了挺腰背,“首先,我并没有怀疑我和豆豆血缘的真实性,但是,四年前,我明明生下了死胎,而且是我亲眼所见,可为什么豆豆平安无事的在你身边长大霍长渊,我有权利知道”

    “对不起。”霍长渊蓦地说。

    “”林宛白一怔,被他毫无预兆的道歉。

    “这声道歉,我替我爸跟你说。”霍长渊喉结动了动,语气很低沉,“四年前,是他派人掌握了你的行踪,在你生产时买通了医生,进行了所谓的狸猫换太子,我当年出了车祸,之后的四年中记忆都是缺失的,这件事情我也是才得知。”

    林宛白现在细细回想,似乎当年怀孕期间,的确好几次觉得有人跟踪自己一般,只不过当时并没有太在意,觉得是孕妇期间太敏感而已,没想到

    双手紧握成拳,颧骨都因为激动而涨红,“他怎么可以这样,太过分了”

    骨肉分离整整四年的时间,更主要是,她这四年里饱受着丧子的痛苦

    “是。”霍长渊并没有推脱和辩解,眉心深深拧出个小疙瘩,眸色很黯,“所以,我向他跟你道歉,你并不需要原谅。”

    “”林宛白抿起嘴角。

    她知道,这件事情殃及不到他身上。

    因为当年他出了车祸,一直是失忆的,而且江放也曾告诉过自己,出车祸的时候他是在机场高速上,是在去找自己的路上

    林宛白闭了闭眼睛,让自己尽可能的冷静下来,“先不说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如何,霍长渊,我还是谢谢你,谢谢你告诉我真相,让我知道豆豆是我的孩子”

    这声道谢,霍长渊受的很心虚,毕竟自己是有所目的。

    他抬手抚了下下巴,轻而易举的转移话题,“另外一件事是什么”

    另外一件事

    林宛白轻咬嘴唇,然后缓缓说,“我想要照顾豆豆。”

    “怎么照顾”霍长渊挑眉。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每人可以轮流带,一三五你,二四六我这样,如果你不愿意,周天也归你”林宛白望向他,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说完了”霍长渊眯了眯眼。

    “说完了”林宛白点头。

    霍长渊蓦地站起来,一步步朝她走过去,直到拖鞋碰到了她的,才阴测测的开口,“林宛白,你这是打算去父留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