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285章,整张脸都在发烧发烫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285章,整张脸都在发烧发烫

    “喂,霍长渊……”

    林宛白下意识伸手扶住他,尽可能的用自己身体支撑住他的。

    两人此时的姿势有些过于亲密,她试图努力分开一些,尤其是她似乎感觉到,霍长渊贴的她很紧,甚至将全身重量都放在了她的上面,“别动,我头疼!”

    林宛白不敢乱动,有服务生看到后跑过来,似乎认出他身份不敢怠慢还惊动了经理。

    “霍总,您没事吧?”经理急忙上前询问着,“咱们会馆除了这四层的ktv,上面还有专门提供给客人休息的房间,霍总身体不舒服的话,需不需要我安排房间上去先躺一下?”

    “也好……”林宛白见他始终蹙着眉,点了点头。

    一阵手忙脚乱后,霍长渊躺靠在了房间里柔软的床垫上。

    服务生递来了杯温水,林宛白道声谢接过,连带着手里始终攥着的药片一同给了他,看着他喝完吞咽后,再将水杯放到了旁边的床头柜。

    她观察着他的神色,“霍长渊,你现在好点了吗?”

    “嗯。”霍长渊扯唇。

    不知是不是药效上来的很快,那种刺痛感已经感觉不到了,连带着那些零碎的画面和模糊的声音也都没了踪迹。

    林宛白不放心的又问,“呃,又是神经痛吗……你需不需要去医院?”

    “这么关心我?”霍长渊挑眉。

    “……”林宛白瞪大眼睛。

    房间里还有经理和服务生在,她脸有些不争气的红了。

    就在她准备反驳时,霍长渊却先一步掷出句,“不用,躺会儿就好。”

    随即高大的身躯往下滑,便直接躺在了枕头上,沉敛幽深的眼眸微阖。

    旁边站着的经理恭敬的说道,“霍总,那我们就先出去了,您若是不舒服就在这里睡一晚,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叫我们!”

    霍长渊从鼻子里发出声“嗯”来。

    话音刚落,便带着服务生匆匆离开了。

    房门关上后,只剩下了他们两个,林宛白始终都还在观察着他的脸色,似乎看起来好了不少,除了眉心还蹙着以外,没什么异样。

    感觉他呼吸渐渐匀长,林宛白见他应该是打算在这儿睡一晚了,也准备起身离开。

    只是才有所动作,垂着的手就被他给抓住。

    林宛白皱眉,“喂……”

    霍长渊像是已经睡熟了,并未有任何的反应。

    她低头,试图掰开他的大手解放自己的,可弄了半天却都无济于事,而他眉心还依旧蹙成个“川”字,想到他之前头疼的厉害,她也害怕动作太大会吵醒他。

    无奈之下,林宛白只好重新坐下来。

    手机在兜里震动起来,是周晨打过来的,应该是看她久久不回着急了。

    没敢接怕声音会影响到他,只好挂断后发了条信息过去,说自己临时有点事情,就先回去了。

    房间里越发的安静,只剩下两个人交错的呼吸声。

    林宛白离不开,不知不觉困意来袭,打了个哈欠后,她竟也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有晨光从她的眼角缝隙间钻进来,她才意识到天亮了。

    翻了个身,有温热的触感袭来。

    林宛白猛地睁开眼睛,刚毅的脸廓就放大在视线里,能看清楚他下巴长新长出来的青色胡茬,而她刚刚翻身时的一条腿就挂在他的身上,自己腰上也多出来了条有力的手臂。

    “……啊!”

    她惊呼了一声。

    慌里慌张的坐起来,挣扎的将还紧紧缠在腰上的手臂用力推开。

    旁边的霍长渊似乎被她给吵醒,眉心轻蹙,眉眼间都是惺忪之意,含糊了声,“唔。”

    “你……我……”林宛白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语无伦次极了,“霍长渊,你醒醒!我们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在你的床上……”

    她明明记得,自己撑不住睡意时一直是坐在床边的,怎么醒来后却跑到床上了呢!

    霍长渊也支撑了条手臂坐起来,眸底快速闪过一丝精光,慢悠悠的,“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林宛白咬唇。

    “我睡的好好的,难道不是你自己跑到床上的?”霍长渊睨着她,不紧不慢的反问。

    “……”林宛白继续咬唇。

    原本眼神里的指控渐渐有些动摇,不禁陷入了自我怀疑。

    难不成真的是她自己爬上床的?

    她记不清,也没有印象,但也无法排除那种可能,因为昨晚霍长渊身体不舒服先睡着的,或许是她自己睡的不太舒服,无意识的爬上去的,又或者说,四年没有再和异性有过亲密接触,她不受控制……

    之前在乡下那晚,林宛白虽然最后逃离开了,但她也无法忽略自己对他的触碰依旧有反应……

    脸上温度越发的攀升,她不敢再想下去。

    低头看了看自己,还好衣服除了有些皱巴以外,都还完好无损。

    “呃,可能是我睡迷糊了……”

    林宛白支支吾吾的说完,掀开被子跳下床,“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因为太过慌张,她下床时脚还勾住了被套,整个人是跌下去的。

    “咕咚——”

    不小的一声闷响,林宛白连滚带爬的起来。

    坐在床上的霍长渊,很好心的询问她,“没事吧?”

    “没事……”林宛白摇头,胡乱的把鞋子套在脚上,像是夹着尾巴一样就小跑出了房间。

    门关上,一口气跑到的电梯前,她才敢将穿窜的鞋子给换回来。

    一想到昨晚的同床共枕,林宛白整张脸都在发烧发烫。

    默默喘出口气,不知为何,她总感觉后背的小衣扣有些松,胸口也有点发涨。

    房间里,霍长渊并没有去追她,而是竖起枕头靠在床头,掏出烟盒拿出根很有雅兴的叼在嘴里,打火机甩动出“砰砰卡卡”的声音,吐出白色的烟雾。<ig src=/ia/171127/48902919ebp idth=90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