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264章,我们已经离婚了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网o,。第264章,我们已经离婚了

    “应该的,你帮助过豆豆。”霍长渊双手插兜,表情淡淡的,“林小姐,你如果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去霍氏找我,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我都会答应!”

    林宛白抿起嘴角,最终什么也没说。

    只是朝着酒店走了两步时,手指攥握成拳,还是没有忍住的重新转回身。

    “霍长渊,你……”

    高大的背影蓦地一僵。

    林宛白呼吸都好像被夜风给夺走了,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或许是被他淡漠又疏离、再到客气的语气,或者是左一句林小姐,右一句林小姐的关系,又或者是四年不见,应该要问上一句你最近好吗的……

    视线紧凝着他,看着他停住脚步后转过身。

    其实只有几秒的功夫,她却觉得过了好久,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一帧一帧的。

    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慢慢对上她的,在她屏息间,却听到了疑问的语气,“我们认识?”

    林宛白仿佛被什么狠狠敲了下脑袋。

    她猛地睁大眼睛看他,掩饰不住的惊诧和震惊,嘴角无意识的抿起,怀疑他其实是故意的,或者是自己听错了,可他眸底真实的疑惑却那样清楚。

    林宛白往后退了一步。

    “……”她木木的摇头,胸口好像被夜色给堵住了。

    回到酒店里,林宛白顺着窗户往下望,街上车水马龙的,那辆黑色的奔驰早就不见了。

    她耳朵里像是飞进了许多的小虫子,嗡嗡的都是他最后的那句疑问,眼前也好像恍惚了,浮现出来的是他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以及眸底的疑惑……

    林宛白闭上眼睛,片刻后,重新睁开时,她掏出了手机。

    线路很快接通,“喂,小鱼,是我……”

    说完这句后,林宛白就立即将手机拿远了一些。

    果然,下一秒话筒里就传来桑晓瑜的爆炸吼叫,哪怕没有开扩音,都震得耳膜嗡嗡响。

    …………

    第二天,外面还是蒙蒙的天色时林宛白就早早睁开眼睛了。

    心里面装着事情,让她一整晚根本没法入睡。

    躺在酒店舒适的大床上,她硬是熬着晨光从窗帘一点点透进来,才掀开被子,换上衣服进到浴室里面冲了个澡,洗漱出了门,先去了趟杂志总社。

    十点半的时候,林宛白来到了约定好的咖啡厅。

    推开玻璃门进去,就看到靠墙的位置上,桑晓瑜正翘首以盼的模样,时不时的伸长了脖子往外看。

    “小白!”

    一看到她,桑晓瑜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

    林宛白也快步过去,整整四年没有见,闺蜜俩都双双握紧了手,感情和思念不言而喻。

    她注意到,桑晓瑜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齐肩的短发已经长长了,非常柔顺的掖在了耳后,不过好像更瘦了些,感觉下巴有些尖尖的。

    听到她的话后,桑晓瑜立即道,“你才瘦好嘛!是不是国外的东西太难吃了,把你给苦成这样!”

    “我还好啊!”林宛白哭笑不得。

    “这么多年了,你可真狠心呐!我都差点以为你这辈子都可能再也不回来了!平时就知道发个安好的邮件,里面就那两句英文,知道你在国外了,了不起啊!我看你是一点不想我!”

    “哪能啊,我最想你了……”林宛白说的很真心实意。

    在加拿大生活的这四年,除了陌生的环境还有陌生的人群,虽然也有处得很好的朋友和同事,但总归感情不一样,两人有大学的同窗情谊,她总怀念一起的时光。

    “哼哼,这还差不多!”桑晓瑜也只是故意逗她,现在被顺了毛,顿时好多了,“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回国第一件事竟然不是找我,害得我这两天巴巴的始终在等你!你昨晚要再不给我打电话,我恐怕真的要一家一家酒店找过去了……”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桑晓瑜忽然止住了声音。

    视线越过了她的肩膀,脸上的表情都瞬间敛了起来。

    林宛白回过头,就看到穿了身白大褂脚步匆匆走进来的挺拔身影,里面露出绿色的手术服,很明显是没有来得及换,就从医院里出来了。

    似乎和桑晓瑜一样,她也觉得对方变了不少。

    还是那双看谁一眼都会觉得晕眩的桃花眼,五官也依旧英俊,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就是觉得哪里不一样了,或许是从进门后就始终皱着没松开的眉心。

    “秦医生!”

    林宛白微笑的喊了声。

    她昨天给桑晓瑜打电话,约了今天见面的不光是她们闺蜜俩叙旧,还让对方联系了一下秦思年,主要是有很多疑问弄不清楚,憋在心里她会持续睡不好觉。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秦思年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抱歉的说,“临时加了一台手术,刚完事,就忙赶过来了!林小姐,真是好久不见啊!”

    “是啊,好久不见……”林宛白也感叹。

    “不介意吧,我抽根烟?”秦思年从兜里掏出烟盒。

    林宛白看了眼身旁低头的桑晓瑜,摇了摇头,“不介意,你抽吧……”

    看着秦思年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烟的娴熟动作,她忽然就想起了霍长渊,以前的时候,他也经常习惯性的手指间夹根燃着的烟。

    “秦医生,我今天找你……”

    “长渊的事情吧?”秦思年却一笑,似乎早就猜到她想问什么,只是面上表情敛起了些,就连身旁的桑晓瑜亦是,

    顿了两秒,才说,“四年前,长渊出了车祸。”

    “……车祸?”林宛白愣愣。

    “嗯。”秦思年语气凝重。

    “所以……”林宛白咬唇,喘了口气,才问,“他不记得我了?”

    一开始重逢时,她以为他是故作冷漠的,将自己视为陌路人,毕竟他们早就分的干干净净,只是那疑问的我们认识,让她震惊不已,如果真是失忆的话,那绝对是最荒诞的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最荒诞剧情。

    秦思年没有回答,但表情是默认的。

    “当时车祸我并不在场,是后来才得知的消息,霍家封锁的很好,估计是怕霍氏内部出现问题,所以压下了媒体始终没人敢报道,不过……”秦思年说到这里忽然顿住,面上露出明显困惑的表情,“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奇怪!长渊的车祸其实并不严重,虽然是在高速上,但那辆失灵的车冲上来的时候,车速并没有破表,而且长渊的路虎是被撞到了路牌上,并没有直接翻车!”

    “除了身体上很多地方骨折错位以外,脑袋其实受伤程度并不是很严重,只是中度的脑震荡,我也看过了ct和核磁的片子,脑袋里没有血块压迫到神经,就连医生也说,应该不会导致失忆,所以也很匪夷所思……”

    林宛白听后没说什么,只是确定了一点。

    他现在不记得自己了。

    其实也好,两人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没有了缘分,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谈了恋爱后就都能走完一辈子,有时候失忆忘掉了或许是一件好事。

    既然心中疑问已经解答,林宛白就不再想多问什么了,虽然胸口好像始终还被昨晚的夜色堵着。

    视线不经意垂落时,她不由愣了愣,虽然也记得秦思年抽烟,但很少见他抽的这么凶。

    或者说,很少见有人能抽的这么凶。

    从他坐下也没多久的时间,旁边烟缸里就已经有了一小堆的烟头,而且还有越堆越高的趋势。

    林宛白看了眼表,又看了眼始终低垂着头看不清楚表情的桑晓瑜,笑着和对面秦思年说,“呃,秦医生,我看隔壁就是家餐厅,这个时间也马上中午了,不如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秦思年闻言,桃花眼却是看向的桑晓瑜。

    将她握紧咖啡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脸上表情紧绷,将手里的烟给掐了,从位置上站起来,“不用了,我院里还有手术!”

    说完,便像一阵风般的走出咖啡厅,白大褂飞扬。

    之前可能没有太注意,但秦思年的拂袖离去就再明显不过了,桑晓瑜能一个电话就联系到秦思年,说明两人之间也是始终纠缠在一起的。

    林宛白轻轻碰了碰闺蜜的手,“小鱼,你和秦医生怎么了?”

    桑晓瑜低头,将手里的咖啡勺放下,脸色似乎微微有些白。

    “小鱼,你……还好吧?”林宛白不禁关切起来。

    桑晓瑜静默了两秒后,才抬起头看向她,“我们结婚了,四年前。”

    “……你、你和秦医生?”林宛白震惊到磕巴。

    怪不得那时总觉得桑晓瑜每次都低垂着眼睛,遮遮掩掩的。

    “对不起小白,这件事情我当年就瞒了你。”桑晓瑜握住她的手,嘴角牵了牵,声音却很涩,“我不是故意想瞒,只是我们两个的婚姻不同,我不知道怎么和你提,所以就……”

    “……”

    虽然知道秦思年早就走没影了,但林宛白还是望了眼门口的方向,吞咽了着唾沫,还没有消化掉。

    只是,她还没从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中回过神来,就又紧接着又来了一个。

    桑晓瑜也和她一样,抬眼望向了刚刚秦思年离开的方向,笑了笑,忽然轻声又说了句,“不过我们已经离婚了,四天前。”

    o,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