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250章,难道就不会做噩梦吗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250章,难道就不会做噩梦吗

    餐厅是港式的,每样菜肴端上来都很精致。

    林瑶瑶此时已经无暇顾及美味,刚刚接过坐在对面的陆婧雪递过来的数码产品后,又递过来一个很漂亮的盒子,上面印有着某大牌的英文标识。

    数码产品是最新型的只能手机,原因不用问也知道。

    她的手机前两天在机场的时候,不是被霍长渊给摔了么,很明显的,又买来一个新的补偿她,随便摆弄了两下,就将电话卡给安上了,笑容可爱的说了声,“sunny姐姐,谢谢你!”

    她知道,陆婧雪是她的长渊哥哥的未婚妻,但是对方私下里也曾经透露过,以后和霍长渊结了婚后,是不会太过问身边的女人问题,只要不是懂事的,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想到这里,林瑶瑶心中有自己的小算盘,笑的就更加情真意切了。

    此时再打开盒子后,看到里面静躺着的名牌包,顿时睁大了两只眼睛,掩饰不住的惊喜和雀跃,“sunny姐姐,这真的是给我的吗?”

    “嗯。”陆婧雪微笑,将她脸上藏不住的喜悦看在眼里,撩了一下长发,语气像是邻家大姐姐一样,“这款包听说现在已经绝版了,我是托国外的朋友高价弄到的,昨天才给我邮过来,我想你应该会喜欢,所以拿来送给你!”

    “喜欢,很喜欢!”林瑶瑶连连点头,眼睛已经都移不开,手抚在上面,声音都因为激动而有些微微发颤了,“sunny姐姐,你对我真好!”

    这款包她心仪很久了,只是价格太贵,又很难买得到!

    爱不释手的又连续抚摸了好几遍,林瑶瑶仍旧激动的不行。

    陆婧雪眼底闪过一丝不屑,笑着柔声说,“瑶瑶,我们赶快吃饭吧,不然等会才都凉了!”

    “好!”林瑶瑶忙点头,殷勤的拿着筷子给对面的陆婧雪夹菜,“sunny姐姐,你尝尝这个醉鸡,看起来特别好吃的样子!”

    餐厅外面,一辆挂军牌的吉普停在了路边。

    坐在驾驶席的燕风看了眼导航上的显示,侧头问身边的人,“小宛,就是这家吧?”

    “嗯……”林宛白点头。

    她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燕风早早就等在了接站处,看到她后,就大步的迎了上来,接过了她手里拎着的外婆遗物,所以跟着一起上了车。

    没有回家,直接开往林瑶瑶所说的餐厅。

    此时,林宛白扭头望着餐厅,皱起了眉,透过明亮的落地窗玻璃,她一眼就看到了笑成花骨朵的林瑶瑶。

    只是没想到,陆婧雪竟然也在……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再次给林瑶瑶打电话,

    只是林瑶瑶这次故意没接,给挂断了,林宛白解开安全带,对着燕风说,“燕风哥,你先在车里等我一下……”

    进了餐厅,林宛白直接奔向林瑶瑶的那一桌。

    因为此时正是饭口时间,顾客不少,而且陆婧雪也在,不是很方便说话,所以她走近以后,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努力压抑着情绪,“林瑶瑶,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情问你!”

    林瑶瑶被她声音弄得愣了愣,扭头看过去,不悦道,“干什么?”

    “你出来一下!”

    林瑶瑶哼了声,依旧往嘴里夹菜,很不屑的模样。

    对面的陆婧雪笑着出声,“瑶瑶,去吧!”

    林瑶瑶闻言,很勉强的放下了筷子,瞥了她一眼,对着陆婧雪讨好的说,“好的,sunny姐姐!那你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看到对方起身,林宛白也转身往外面走。

    她每往外走一步,双手都攥紧一分,似乎好久都没有过这样愤怒的感觉,感觉肺里面都在冒泡,每个泡里都喷着火星子,那些火星子渐渐都燃成了火苗,舔着她的五脏六腑。

    牙齿隐隐咬住舌头,恨的要命。

    在她身后,林瑶瑶双手抱着肩,很是不耐烦的,“林宛白,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

    林宛白蓦地回身扬起手。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

    林瑶瑶的脸已经侧向了一侧,左脸立刻红中出现一个五指印。

    像是不敢置信发生了什么事情,林瑶瑶许久才想起来捂住脸,见鬼一样的瞪向她,“林宛白,你敢打我?”

    从小到大,自己成为林家唯一受宠的千金小姐后,哪次林宛白回到林家要钱的时候,不都会被李惠扇两个嘴巴,煽风点火后再被林勇毅打一顿,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这个时候,她往往都是站在一旁看好戏的,所以,当被她打了后,简直震惊到不行。

    “林瑶瑶!”林宛白咬牙,宣泄一般的质问,“你是不是跑到乡下去找我外婆了!”

    正准备还手的林瑶瑶,面色滞了下,眼神闪躲,“什么乡下,什么外婆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还装蒜!明明就是你,跑去乡下找外婆大闹了一通,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林宛白用刚刚扬起的手指着对方,手指尖都因为激动而颤抖。

    她从小就是老实巴交的孩子,和人起冲突的机会可以说少之又少。

    恐怕追忆起来,唯一一次像现在这样愤怒,还是在八岁的时候,她在亲眼目睹了妈妈跳楼后,朝着人群中笑着的李惠疯了般冲过去……

    “我就是去了怎样!”林瑶瑶被她戳穿,立即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嘲讽的说,“谁让你老缠着长渊哥哥不放!那个死老太婆,管教不好你,难道还不允许我说两句?”

    林宛白明显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走,沸腾着,整个人都快要被吞噬了,眼前也开始发红。

    她大步上前,抓住林瑶瑶的肩膀,十根手指用力的想要嵌进对方的肩头里,“林瑶瑶,你怎么可以这么坏!我外婆已经那么大年纪了,始终拖着病身,好不容易才能出院,恢复的也一直都不错……可是你,林瑶瑶,是你!若不是你,跑去说里那些话刺激到她,外婆也不会犯病,不会突然离世!你睡的着吗,难道就不会做噩梦吗,不会因此良心不安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