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秘闻多 第240章,不仅仅是他一个儿子

时间:2017-12-02作者:北栀

    第240章,不仅仅是他一个儿子

    陆婧雪走到书桌前坐下,面上表情很是不解。

    阮正梅抬起头,并未多说,将手边的档案袋丢过去,“你先看看这个。”

    陆婧雪露出孤疑的神色,按照阮正梅说的,打开了档案袋,里面是一沓资料,很明显是找私家侦探调查出来的,她浏览起上面的内容。

    短短几分钟里,脸色已经变了几变。

    最后一页看完后,陆婧雪重重扣在上面,声音有些颤抖,“妈,爸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不知道!”阮正梅立即起身道。

    陆家的海外事业发展的很好,丈夫在柏林开展了很多项目,近几年更是常年住在那边,只有过年过节或者有重要事情才会回来,更何况,阮正梅也绝对不会告诉对方。

    陆婧雪再次看了眼桌上的资料,忽然重新拿起来,快速的撕碎,然后丢进垃圾桶里,“妈,我原本就是要嫁给长渊的,不会轻言放弃!现在,我更不可能放手了!”

    阮正梅走到女儿身边,拍她肩膀并点头,眼里掠过一丝狠厉的光亮。

    回到房间里,陆婧雪在落地窗前来回的踱步。

    眼睛里闪过什么,她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线路接通后,她柔柔的出声。

    “阿峥,是我。”

    陆婧雪叹了口气,停顿了几秒后,才低声问,“能陪我出来坐一会儿吗?”

    …………

    夜深,喧闹的酒吧。

    萧云峥开车赶过来的时候,进来一路都有人喊他云少,今晚没时间搭理,挨个卡台找过去,终于在某个角落里,找到了独自一个人捧着酒杯的陆婧雪。

    看到她长卷发披散着往杯里倒酒,他忙快步上前,“婧雪,你怎么一个人跑这种地方喝酒?”

    音乐声震耳欲聋的,陆婧雪像是没听见,径自的把酒往嘴里送。

    “婧雪,你不能再喝了!”萧云峥抢过她的酒杯。

    在萧云峥眼里,陆婧雪永远是那样的优雅有气质,出入的应该都是高档的宴会中,而不是这种人龙混杂的地方,完全是一种变相的糟蹋自己。

    陆婧雪似乎喝了不少,仰起头来,“阿峥,你来了?”

    “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萧云峥皱眉问,表情里掩饰不住的关心。

    “呵呵,我想喝酒!”

    “是因为霍长渊吧?”

    见陆婧雪沉默,萧云峥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叹了口气,“我就知道,除了他,没有人会让你失态成这样!婧雪,你不能再喝了,你前不久才刚进医院过,医生不是说了你的胃很脆弱!”

    “阿峥,我好难过,真的好难过啊!”陆婧雪趴在桌上,一声声的。

    萧云峥垂着的手握起,压抑的说,“婧雪,霍家不仅仅是他一个儿子,你为何不……”

    后面话还未说完,便被陆婧雪给打断了,“阿峥,你知道的,我有多喜欢长渊!我曾经跟你说过,就是十八岁的那年,在霍家的周年庆上,我和他跳了一支舞,就是那一支舞,让我从此对他一见钟情,后来当我得知陆家和霍家有婚约的时候,我有多么开心,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这么多年,我在国外,很努力的让自己变成更优秀的人,也能和他更加的般配,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们是天生一对!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等着嫁给他的那一天!可是,现在我回来了,他却跟我说抱歉,不能娶我了,还拒绝了霍伯父要为我们举行的订婚仪式!如果不能嫁给他,我宁愿终身孤独终老……”

    陆婧雪说到最后,已经哽咽的不行。

    萧云峥目光越发的复杂,千言万语也只剩下句,“婧雪,你别哭了,眼睛都已经哭肿了。”

    掏出手帕,很温柔的将她脸上的眼泪一点点擦干。

    “阿峥,还是你最好!你对我最好!”陆婧雪抓着他的手,泪眼朦胧的喃喃。

    萧云峥感觉心脏都在这一瞬间被攥紧了,可是更心疼她。

    陆婧雪的泪仍旧不停的往下流,沉浸在自己的伤痛当中,过了不知多久,她忽然抓紧他的手,“阿峥,你帮我一个忙好吗……”

    …………

    窗外,夕阳正一寸寸短去。

    霍长渊背身站在窗边打电话,瑰红色的光影笼罩在他宽厚的肩背上,让人看过去时都必须要眯着眼睛才行,那样的夺目。

    握着手机的中指上,有个纯银的戒指反着光。

    林宛白轻轻咬唇,是她在地摊上买的那枚。

    她其实当天也只是一时兴起,觉得挺好看的,就买了对,以为只是戴着玩玩的,没想到他戴上后就没摘下来过,实在和他身上的高级手工西装和腕上的名表不搭,可他却丝毫不觉。

    霍长渊打完了越洋电话,放下手机时,她也害羞的收回视线。

    将手里刚刚叠好的西裤,整齐的放在面前敞开的行李箱里,最后把洗漱袋放进去,她仔细的检查着,害怕会遗漏掉了什么。

    低头看了眼表,航班是晚上八点的,时间还很充裕。

    霍长渊下午时就给她打了电话,要动身去美国一趟,不过不单纯是出差那样简单。

    林宛白不由担心问,“霍长渊,姑妈那边的情况很严重吗?”

    “嗯。”霍长渊正掏出根烟,点燃的动作顿住,蹙眉说道,“很棘手,公司里出现了内鬼,把很多商业机密都泄露给了竞争公司,如果这次处理不好的话,姑妈的公司很有可能会面临破产。”

    “这么严重?”林宛白低呼。

    “嗯。”霍长渊点头。

    林宛白抿嘴,其实她也听到了些风声,自己现在所在的公司,之前就已经被有蓉给收购了,所以有些风水草动还是会泄露出来的,茶水间里有同事会议论。

    也难怪,他会这样紧急的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赶去纽约帮忙。

    霍长渊走过来,微屈起一条腿的在她面前,“所以,我必须得去帮姑妈度过这次难关。”

    “你可以的……”林宛白将手覆盖在他的上面。

    “这么相信我?”霍长渊挑眉。

    “嗯!”她想也不想的点头。

    霍长渊见状,勾唇笑了,将她抱起仍在了床上。
小说推荐